正文 第1154章第六百零七章 皇后的身份(上)!

    第六百零七章 皇后的身份(上)

    早上王胜出门之前,就已经和蔷薇说过这个事情了。皇后娘娘对媚儿实在是太宠溺了,让人不得不怀疑这是皇家在动什么心眼。

    让蔷薇陪着媚儿过去见皇后娘娘,一方面是给蔷薇提升地位,另一方面,也是让蔷薇多帮媚儿注意一下,毕竟有时候这种亲人般的关怀是最难抵挡的糖衣炮弹。

    现在媚儿蔷薇还在后堂和皇后娘娘见面,有没有什么别的现在王胜也不知道,但天子主动提了出来,却是让王胜好奇心增加了不少。

    “皇家的故事你听过吗?”天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个问题:“主要是关于我二十年前的故事。”

    “听过。”王胜点点头,面对天子没什么不能承认的。真要说没听过,少不得让天子笑话,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吗?

    “那你一定知道,我原先最宠爱的妃子被皇后和宗室那帮人逼迫至死,后来我灭了那些宗室之后,废了皇后,灭了他们全族。”天子缓缓的把自己的经历一部分说了出来。

    “恩,这部分我知道。”王胜依旧还是点头。天子想要倾诉,那就配合他一下,反正要给王胜解释皇后对媚儿的独特情感,想知道就要让天子心情愉快点。

    “后来我从民间再次找了一个天生媚骨的女子入宫,纳为妃子。”天子接着说道:“最后还把她扶成了皇后,也就是现在的皇后。这个你知道吧?”

    “这个也知道。”王胜点了点头。不管是民间传说还是老君观的记载,都有这部分,内容大同小异,总体来说没什么区别。

    “那你会不会认为,我是沉溺于天生媚骨女子的女色,无法自拔?”天子忽的苦笑着冲王胜问道。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是这么想的。”王胜点了点头,端起酒杯和天子碰了一杯:“你个沉溺女色的昏君。”

    “那现在呢?”天子并没有因为王胜骂自己昏君而着恼,反倒是饶有兴味的冲着王胜反问道:“现在什么感觉?”

    “你居然还有问鼎天下的雄心壮志,当真是了不起。”王胜竖起了大拇指:“守静心法修行上,你绝对是天才。现在至少也是第二阶段了吧?”

    看到王胜的大拇指,听到王胜的称赞,天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才是真正开心的笑,毕竟王胜自己也是识货之人,也修行过守静心法,知道守静心法修行起来有多难。

    不过,要是让天子知道凌虚老道短短几十分钟时间内就直接修行到了守静心法第二阶段,他还能不能笑出来。

    “那你觉得,我为什么还非要找一个同样是天生媚骨的女子呢?”天子笑完之后,略带骄傲的冲着王胜问道。

    “恩,你莫非是想睹物思人?”王胜说出这句话,立刻觉得不妥:“不对,皇后娘娘也不是物件,反正就是想要追思一下已经死去的那位爱妃?”

    “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天子再次笑了起来,这次直接笑出了声:“换成是你,你会不会找一个天生媚骨的女子,来追忆媚儿?”

    这话说的很不好听,什么叫追忆媚儿,这不是在诅咒媚儿出事吗?但天子是媚儿的亲生父亲,肯定不会有这种心思的,那么,就一定有别的原因。

    王胜忽的心中一动,联想起皇后娘娘那种对媚儿宠溺的有点过分的举动,张口问道:“当年负责杀死那位宠妃的太监,是不是无忧城的影子?”

    天子的目光中,顿时间多了一股欣赏:“你能瞬间就想到这个问题,了不起。”夸了一句之后,直接点头承认道:“没错,就是他。”

    瞬间王胜就全明白了,这个皇后娘娘,其实就是当年号称被杀了的宠妃。如果王胜没猜错的话,影子当年修行不足,所以宠妃和媚儿就只能保护一个,不得已之下才把媚儿送了人,自己独立保护着那位宠妃逃命。

    这也是为什么影子哪怕丢了媚儿公主,依旧还是能够得到皇家和天子信任的缘故。原来他拼死命救下了当年的那位宠妃。这件秘辛,就连老君观都不知道,天子肯定也一直瞒着所有人。

    什么后来为了追思那位宠妃所以特意在民间纳了一个天生媚骨的女子,根本就是掩人耳目的幌子。真相肯定就是现在的皇后娘娘改头换面了一下重新出现在天子身边而已。至于宫中的知情人,肯定早已经死的差不多了。

    “亲妈?”王胜虽然想到了这一点,但依旧出口问了一句。

    “亲妈!”天子知道王胜在问什么,飞速的点头。

    旁边的周管事低垂着目光,什么话都没有讲,也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显然,周管事也是知情人。

    怪不得皇后娘娘对媚儿简直宠溺的不像话,在王胜看来就算是亲妈都未必能做到那样。现在王胜是彻底明白了,那就是皇后娘娘的真情流露,这么多年没能照顾好媚儿,让媚儿吃了那么多的苦头,这是母亲天性想要给自己的女儿最好的一切。

    亏得王胜以为这又是皇家的什么阴谋,想要通过亲情来拉拢媚儿的,原来是王胜想多了。好尴尬!

    怪不得皇后娘娘有时候看自己的目光有点丈母娘看女婿一般的感觉,原来她真的是在看女婿啊!

    “嘿!你们两口子可真不地道。”王胜想明白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冲着天子抱怨起来:“自己亲亲的闺女的生意,你们居然也要抢去一半,过分!”

    天子本来还想看着王胜被自己夫妇死死压一头的感觉,结果就等来了王胜的这句抱怨,直接把天子气的差点吐血。血没吐出来,刚喝进去的一杯酒却是直接喷了出来。这不,天子连下巴上还流淌着的酒渍都来不及擦,指着王胜,手指一个劲的哆嗦,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算了,看在你们的确是帮着媚儿解决了不少麻烦的份上,一半就一半吧!”王胜一副宽容大度的表情,让天子看着真想给王胜狠狠一拳。但这一拳却始终没打出去,因为王胜问了一个问题。

    “你们不打算告诉媚儿吗?”

    ps:昨天第三更。

    微信公众号:renyuangongzhonghao任怨公众号的拼音,有空请关注一下,谢谢大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