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53章第六百零六章 认亲(下)!

    第六百零六章 认亲(下)

    “这么多年,我不是看着她过的一直很不错吗?”天子笑眯眯的回答道:“但你现在欺负了她,所以我这个做父亲的,就不得不站出来了。”

    “欺负?”王胜简直都要气的笑出来了:“几年之内我给了媚儿几十亿金币的家产,你管这个叫欺负?要不,你也用几十亿金币来欺负我一下?”

    周管事在旁边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马上意识到自己这是君前失仪,赶忙捂住了嘴巴,但双肩一抽一抽的,显然还是没能全部忍住。

    王胜这话里的歧义太多了,以至于让人不由自主的会想歪。天子说的欺负肯定指的是王胜和媚儿圆房这件事,而王胜说的却是砸钱,可偏偏周管事会想到王胜说的欺负也是天子说的那个意思,这就太有意思了。

    天子自己都连着咳嗽了好几声,被王胜呛到了。一手指着王胜,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王胜自己当然明白自己的话里有歧义,但天子这家伙狡猾狡猾的,这时候突然拿着王胜和媚儿圆房说事,说不定有什么图谋,不管他想说什么,先给他堵回去再说。

    “有话就好好说,有事就好好商量。”王胜才不管天子指着自己说不出话来有多严重,还是用往常的语调说道:“别拿这个当筹码,莫非你还想用老丈人的身份来和我谈事情?”

    “我是你老丈人,这是事实吧!”天子又被王胜堵了一句,气的忍不住问道。

    “看你最近这段时间对媚儿还算是照顾,勉强算是吧!”王胜点了点头,丝毫没在意天子的身份:“不过,最多也只是算小半个,她真正困难的时候,你在哪里?她被人追杀的时候,是我在她身边,不是你。”

    “这是我欠她的。”王胜都说到这里了,天子也不掩饰自己的心情,略有些伤感的说道:“你也知道,那个时候,我也身不由己,等到我执掌皇室了,却已经找不到她了。”

    “那就以后好好的弥补。以后再也别让别人欺负她。”王胜也不是那种死抓住天子这件事不放的人,那个时候天子的确是有苦衷,媚儿能活下来,已经是影子当年足够忠心了。说完这句,王胜紧接着又追加了一句:“当然,我例外。”

    “防的就是你!”天子顿时间又被王胜最后一句话给气乐了,指着王胜恶狠狠的骂道:“以后你给我好好的对待媚儿,但凡让我知道她受了一点点的委屈,我就让三大供奉打上门去!”

    “放心吧!”王胜直接给了天子一个保证,就在天子以为这是让自己放心的时候,王胜的后半句话说了出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凌虚老祖肯定是住在我府上的。三大供奉打不过他。”

    周管事差点又要喷了,总算是及时的忍住了。可天子和王胜的目光却同时落到了他的身上,让周管事好不尴尬。

    正要告罪,王胜却忽的开了口:“老周你也别怕,凌虚老祖虽然你们打不过,但我会和他说好,只会小小的教训一下你们,不会让你们受重伤的。”

    这一下,连天子都说不出什么话来了。周管事更是心中暗暗的感谢了一下王胜,王胜一句话,就让他刚刚的又一次君前失仪消弭于无形。

    “你是一定要和我做对是吧?”天子被气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之前想要的一系列的说辞,到了现在完全派不上用场,好不难受。

    “怎么能是做对呢?”王胜端起了酒杯,示意周管事赶紧给天子满上。

    天子气呼呼的拿起酒杯,也不理会王胜伸出来和他碰杯的姿势,自顾自的一口闷掉,啪一声把就被拍在了桌上:“这不是做对是什么?”

    “喂,你是天子啊!应该喜怒不形于色,山崩于眼前而不变色的。”王胜直接就给回了一句:“你作为媚儿的父亲,肯定是希望她过的好。恰好,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但是,你可别在我们这种相对友好的关系中非要增加一些其他的东西,不值得!”

    一句话说完,王胜慢慢的喝掉了自己的杯中酒。

    天子则被王胜说的有点脸红,事实上,他怎么可能没有想法。正想着用媚儿的身份好好的做一番交易的,结果被王胜一开始用那种方法拒绝,现在又用这种方法说破,好不尴尬。

    呆坐了好一会,期间周管事也好,王胜也好,都没有做声,只是两人默默的喝酒,等着天子自己琢磨过来。

    好一会之后,天子似乎已经想通了,长出了一口气,冲着王胜拿起了酒杯:“是我想太多了,我的错。”

    天子居然道歉了?周管事看着这一幕,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或许,天子这样性格的人,恐怕只有在王胜面前,才会有这样的表现。当然,这也是因为王胜之前给天子出的一系列的主意全都卓有成效,才让天子如此低头吧?

    周管事绝对不会承认,王胜很早以前说过的那个挟天子以令诸侯还能对天子有极大的威胁。现在天子肯道歉,那是天子圣明,能听得进去好赖话。

    “既然你们都圆房了,那是不是该给媚儿一个体面的婚礼了呢?”天子道歉之后,马上换了个话题:“我也想好了,马上认亲,恢复媚儿公主的封号,一定要把婚礼办的风风光光的。”

    “媚儿不乐意。”王胜一句话,就让天子无话可说了。多好的机会可以把王胜彻底拉上自己的战车,居然是自己的女儿不愿意。

    婚礼什么的,认亲什么的,都是天子想要进一步拉拢王胜的手段,但这是阳谋,王胜无法拒绝。可媚儿不乐意,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天子肯定不可能逼迫媚儿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

    “既然媚儿不愿意,那就算了。”天子再一次的妥协,今天已经好几次了。

    “对了,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皇后一直对媚儿那么好?”天子话题一转,把目标转移到了皇后的身上。

    “为什么?”王胜的确好奇,飞快的问了出来。

    ps:昨天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