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32章第五百九十六章 匪夷所思的刺杀(上)!

    第五百九十六章 匪夷所思的刺杀(上)

    确定好方向,王胜用六字诀通知大雪升高。一直飞到三万米左右,王胜才再次确定好方向和距离,在大雪背上做最后的准备。

    “你相信不相信,我也能飞?”王胜和大雪通过六字诀默契的交流着。

    “不信?”王胜如同自言自语一般:“那就给你看看,我是怎么飞的。”

    说完这句,王胜冲着大雪“呜呼”大喊一声,然后直接从大雪的背上跳下。大雪也叫了一声,随着王胜的身体,一头扎了下去。

    人在空中,王胜始终保持着身体笔直,手臂双腿都没有打开,头下脚上,疯狂的下落着。

    三万米高空跳伞,王胜和老道已经不知道玩过多少次,每一次都能够突破音速。以王胜现在的修为,哪怕不用任何防护,也能够抵抗这个高度上的严寒和缺氧。突破音障时的震爆,简直就是给王胜在按摩。

    飞速下降到一万米左右的高度,空气浓密了许多,王胜的速度才降低下来。而这个时候是自由落体,因为风阻的关系,王胜的下降速度甚至比大雪还要快上几分,大雪不得不多拍打了几下翅膀,这才追上王胜。

    一直到穿出云层,王胜才伸展开身体。双臂打开,双腿张开,整个人的下降速度顿时间锐减,只用了十几秒的时间,整个人就平稳的滑翔起来。

    王胜的身上,此刻穿着的,是王胜用八重境妖兽皮制作的“滑翔衣”,也就是俗称的“飞鼠服”。

    滑翔衣这是地球上一项远比跳伞和滑翔翼更加危险的极限运动,普通状况下,只有二点五比一的滑翔比,超过一百三十公里的速度,一路从空中往地面冲刺的滑翔,让它只会成为少数极限爱好者挑战自己的游戏!

    而王胜现在,速度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一百三十公里,按照王胜的估计,至少有四百公里,早已经超出音速。而刚刚没有减速的时候,速度更快,恐怕至少有八百公里以上。

    也幸亏王胜的飞鼠服是用八重境妖兽皮制作的,强韧无比,才能够承受得起这种速度下的减速力道。

    王胜戴着护目镜,视力已经调到了最强,眼睛只盯着前方数千米的宁越城。一路的调整着方向,越来越低,速度却始终保持在四百公里以上。

    这个速度,依旧还是超过了音速,甚至连大雪都已经追不上。不过,在王胜降落到了云层之下后,大雪就已经不再下降,而是在云层之上继续往前飞。

    朱兴生在祭天,但是,除了那些负责警戒的高手之外,其他的蛮族都是跪拜在地上,根本就看不到天空的情形。

    周围倒是不乏有巡逻警戒的飞行妖兽和高手,但他们的注意力也是集中在地面上。防的是地面来攻击的敌人,根本没想到过天上。

    这满天下,除了山越国有飞行妖兽之外,还有就是几个小诸侯国有那么三头飞行坐骑,以他们的国力,根本不敢轻易的挑衅山越国。所以,空中完全没有威胁。

    王胜就是在山越国的人普遍这种心态中,从空中飞速的接近祭台中。而飞鼠服也是经过王胜特殊设计的,下方是淡蓝色,从下往上看,如果不注意的话,很容易会和天空混为一体,根本不会发现。

    至于声音,王胜根本就不用担心自己飞行的声音会被敌人听到,因为王胜现在飞的比声音快。在山越国的高手们听到声音之前,王胜就已经赶到了。

    控制着飞鼠服,王胜轻松无比的调整着方向,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个如同米粒大小的人形。

    朱兴生还在十分恭敬的跪拜,起身,连续的一套动作看起来十分的熟稔,也不知道做了多少遍了。看他做的时候那个虔诚无比的态度,估计是做的多了,自己也信了一般。

    一头飞行妖兽正好在王胜飞过来的这个方向上,不过,上面的骑士明显没注意自己的斜上方正有一个人飞过来,三个骑士还正在低着头,小心的审视着地面上的动静,只要发现略有不对,他们就会发出警讯。

    正在控制飞行妖兽的驯兽师,似乎觉得不知道哪里不对。妖兽背上的两个传奇高手之一,似乎也察觉到了一股杀意侵袭,难道是下面有刺客?两个人齐齐的把脑袋探的更出,试图要看清楚地面上的动静。

    就在这个时候,头顶上一阵强风掠过,两人只觉得脖子里一凉,还没等反应过来,两人的脑袋就已经冲天飞起。

    剩下的一个人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在努力的注意着另一个方向,忽然发现身边的同伴身体一直往自己身上靠,而且一股血腥味,身上好像还黏腻腻的。

    怎么回事?扭回头来一看,两个同伴已经变成了两具无头的尸体。这一幕,让仅剩的那个巡逻高手如同见了鬼一般。人在空中,周围什么都没有,两个同伴的脑袋是怎么丢的?简直匪夷所思!

    还好,高手见惯了生死,两个同伴的死,让他惊讶,但还不足以让他害怕。想都不想的,这个巡逻的高手马上抬手发出了警讯。

    警讯使用烟花信号的,从他伸手拿出烟花,拉绳点燃,烟花在他手中爆发冲上天空,然后在空中爆开,前后至少也经历了至少七八秒的时间。这还没算上他发现同伴不对惊讶的那几秒钟。

    事实上,这头飞行妖兽境界的范围,距离祭台也就是十几里。烟花的爆发燃起的彩色光芒还算是比较醒目,祭台上的众人并没有听到烟花爆开的声音,但下面负责警戒的护卫却已经有那么一两个看到了光芒。

    护卫的反应极快,看到光芒之后,马上大声的冲着祭台上的朱兴生示警。朱兴生惊愕了那么一两秒,看着烟花的方向,似乎有些惊讶。但他毕竟是身在上位许久,觉得自己有必要保持镇定的风度。

    很平静的站起身来,朱兴生毫不惊慌不急不缓的往下祭台的台阶处走去,同时不忘记吩咐跪拜的众人起身。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看一眼烟花的方向。

    不过,让朱兴生疑惑的是,视野中那个似乎越来越大的小黑点是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