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31章第五百九十五章 动手(下)!

    第五百九十五章 动手(下)

    管家老哥是带着疑惑离开的。他是研究过朱兴生的情报的,按照现在掌握的情报来看,王胜想要杀朱兴生,恐怕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朱兴生其实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就住在宁越城,这座从夏国手中出其不意夺下来的城市,简直是出乎意料的好。

    首先,宁越城原先就是作为第二国都建设的,一切都是从优。特别是这里囤积了大量的物资,根本就是作为夏国国都一旦被攻占之后,就启用宁越城当成是国都并且提供足够战争资源的。

    光是夺取宁越城,就至少让山越国省下五年的发展时间。物资之充沛可想而知。(兑换码:jy68f6)

    另外,宁越城是出了名的易守难攻,本身占据了周围一带的最高地形,居高临下,正常攻击的话,没有五倍于守城高手的数量,绝不可能攻占。山越国还是借助了飞行妖兽的出其不意,更加的居高临下,突然袭击,才艰难攻占的。

    攻占之后,朱兴生对宁越城进行了一番更加强大的改造,现在的宁越城,用固若金汤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如果有凌虚老道参与,也许,杀朱兴生可能还有那么一丝机会。不过,必须是在朱兴生毫不知情之下一击必杀,否则的话,一旦惊动了朱兴生,他有飞行坐骑,随时可以骑上逃之夭夭。

    地面上的人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追上。当然,王胜有数里之外杀人的重狙弩,也许能够奏效,可除非是准确的得知朱兴生在哪一头飞行坐骑上,否则的话,十几头飞行坐骑一起飞,谁知道朱兴生的位置?

    另外,在地面上狙击也不可能。并不是说没有狙击的合适时机,恰恰相反,时机很多。

    朱兴生最近因为独掌大权,所以每过十天,都会在宁越城最高处的平台上祭天。十天一次,雷打不动,以便虔诚的证明自己是神使。

    但是,即便在数里之外,也不可能狙杀到朱兴生。因为那个祭天的平台,足足有三十丈长,三十丈宽,本身就是宁越城周围百里之内的最高点。如果朱兴生站在祭台中央的话,方圆百里之内,除了站在祭台上,否则没有任何一个方位任何一个角度能够看到朱兴生的人影。

    连人影都看不到,就算是有百里之外杀人的手段,那又如何?重狙弩归根到底,还是一支弩,而不是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飞剑。

    虽然不看好王胜,但管家老哥可什么话都没说。王胜这个人屡屡能够做出一些无法想象的奇迹,这也让他不敢果断的下论断。说不定王胜就成功了呢?

    最后,还是管家老哥带着王胜的目的回报城主大人,让城主大人定夺。

    王胜并没有在无忧城多呆,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研究管家老哥送过来的情报之后,王胜基本上心中就已经确立了一个方案,然后就和阿七道别。

    因为没有通过杀手大厅,除了城主大人和管家老哥,也没人知道王胜的目标是什么。王胜从千绝地方向静悄悄的来,然后又静悄悄的走,让无数有心打探的人徒呼奈何。

    宁越城,朱兴生最近已经膨胀的不行。神使的身份让他在蛮族的部落之中一呼百应,虽然没有国王的称号,但根本就是国王的权力。连下夏家几城之后,朱兴生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夏家恐怕很快就要不存在了。

    可惜,戴家果断的划清界限,然后夏家突然冒出来的高手,让朱兴生的计划落了空。如同当头一棒,让狂热的朱兴生冷静了下来。

    戴家的这一举动,可以说是让山越国彻底站在了八大诸侯的对立面。朱兴生也明白,哪怕有着飞行妖兽的优势,恐怕也无法对抗八家合力的攻击。别说只是经营了百年的山越之地,连天子都乖乖的缩在京城里当他的土皇帝,自己要和八大诸侯对抗,简直就是作死。

    现在再想收手,已经一切都来不及。朱兴生在等着,等着雷霆打击的到来。他已经给自己的儿子和最心腹的手下安排好了后路,一旦自己出事,朱少东和那几个心腹属下就会果断的离开,带着大批的财宝到某个偏僻之处做富家翁,从此隐姓埋名。

    没有了后顾之忧,朱兴生也被各方隐隐带来的压力激起了斗志。真以为山越国就是好欺负的?虽然最后的结果很难说如何,可是朱兴生却有信心,山越国落不了好,各大诸侯也得各自出一身血。

    就如同戴家和夏家一般,哪怕不用担心灭国,可他们的隐藏力量也被迫全部都暴露出来。

    各方都在观望,等着有人当出头鸟,发出第一道攻击,可谁都知道山越国不好惹,一旦被疯狂咬住,恐怕怎么也要损失惨重。没人愿意当这个探路先锋,局势居然奇迹一般的稳定下来。

    朱兴生习惯性的起床,修行,巨大的压力之下,他一个年过六旬的生意人,也被迫开始注重修行起来。还好,周围伺候的全都是蛮族,他们将朱兴生当成了无所不能的神使大人,伺候的十分的周到,完全不用担心他们背叛。

    今天又是祭天的日子,朱兴生在几个蛮族侍女的服侍下穿好了神使的服装,看着太阳升到了合适的位置,在一群跪拜着的蛮族排列成的通道中走过,迈步上了最高的祭台。

    祭台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供桌,上面摆着数颗处理好的人头,同时还有几颗妖兽的头颅,这就是贡品。蛮族祭天,从来都不是那么平和的。只不过人头不是自己人的人头而已。

    好几头飞行妖兽开始巡逻周围,确保神使大人在祭天的时候不被人打扰。

    三万米的高空,没人看得见的地方,王胜正乘坐在大雪的背上,六字诀不停的发出,和大雪进行着无声的交流。

    大雪静悄悄的下降,无声无息的降到了云层之下,紧贴着云层滑翔。王胜拿出了瞄准镜,开始观察起来。

    朱兴生祭天应该就在这个时间,当王胜在瞄准镜中看到朱兴生的人出现在祭台上之后,王胜知道,动手的时机到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