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27章第五百九十三章 最想杀的人(下)!

    第五百九十三章 最想杀的人(下)

    以往只要是大宗师们的演奏会,最短的一次也是一天一夜,最长曾经达到过四天出头不到五天的样子。可这一次,总共才只有五个小时,两个半时辰。

    没有灵气淬体,没有大灵气团,没有所有人集体共享修行经验,有的只是每个人跟着音乐对自身修为的巩固,纯粹的巩固。

    等到散场的时候,各方有秩序的退场。媚儿和宋嫣还是没有见面,错开了离开的时候,两人并没有过任何的商量,却都有着共同的默契。

    各方盯着的人本以为要几天之后才能看到音乐会散场,结果还没等他们准备好过去盯梢,这边音乐会就已经结束散场,人都离开了。

    这下,各方的心情好了许多。看来,这一次的确是新曲试听,有些曲子可能并不适合修行,所以这一次没有一个人晋级也就正常了。

    幸亏各方没有派人参加,否则的话,没有晋级,却要掏出每张门票十万金币的代价,那也未免太亏了。

    演奏会之后,王胜再次去宋嫣那里呆了一天,两人抵死缠绵,等到晚上的时候,王胜再次被赶了出去。

    回到常胜公府,王胜以为还会面对不开心的媚儿,结果却看到了艳光四射,正在笑着等待王胜的媚儿。

    哪怕王胜的身上还带着和宋嫣欢好过的味道,可这次媚儿竟然什么都没说,和蔷薇一起,殷勤的伺候王胜沐浴,陪着王胜吃饭,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不光如此,连每天晚上都要伺候王胜的蔷薇,今天晚上也没有主动伺候,只是躺在王胜身边静静的安睡,却没有再让王胜享受鱼水之欢。

    第二天一早,王胜才知道了答案。

    宋嫣在昨天把王胜赶走之后,连夜带着自己的护卫离开了京城,连一夜都没有多停留。偏偏媚儿在宋嫣离开之前似乎就知道了这些,所以才会有那么好的态度对待王胜。

    女人,真是一种神奇而又神秘的生物。

    本来王胜打算昭告天下,和媚儿成婚的,毕竟大观主已经看好了日子,却被媚儿自己给阻止了。

    “妾身打算在那一天把自己交给公爷。”媚儿的理由很强大,让王胜都有些不能理解:“但妾身没打算让所有人知道公爷成亲了。”

    “为什么?”王胜不解的问道:“你不愿意吗?”

    “我做梦都在想着那一天。”媚儿依偎在王胜的怀中,让王胜舒服的抱着,伸出一只手抚摸着王胜的脸,目光幸福而又迷离的说道:“可我还不想就这么嫁给你,我还想要等等。”

    “你在等什么?”王胜依旧还是不接的问道。

    “我在等你把你心中的那个人忘掉。”媚儿的双眼,仿佛都有些泛红,可依旧还是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我知道你可能永远也忘不掉,但我还想要试试,还想等等看。”

    王胜的手不由的紧了紧,让媚儿感觉到了一些不舒服。王胜及时的察觉,赶忙松开了一些。

    尽管不答应成婚,可媚儿依旧还是欢天喜地的准备着,看她的样子,分明是把那个日子当成婚期准备的。除了没有大发喜帖,没有招待四方之外,新婚该有的一切东西媚儿都在准备,而且十分开心的在准备。

    看着媚儿这样,王胜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梦中女孩王胜能放弃寻找吗?如果能放弃的话,王胜也就不是王胜了。

    媚儿和蔷薇越发的温柔,对王胜越好,王胜就越是有一股邪火憋在心中,想要发泄一下。

    “你最近状态不对啊!”老道一直忍到现在才问出来这个早已经憋了很久的问题:“到底是怎么了?祖师爷的传承那边,到底让你获得了什么?”

    从接受了道门祖师爷的传承之后,王胜的表现就有些不对了。老道除了知道王胜五字诀提升成了六字诀之外,其他的收获一无所知。

    而王胜的变化也很明显,那段时间,王胜十分的放纵。白天和宋嫣,晚上和蔷薇,好像不加节制一般。

    不过,王胜和宋嫣早就偷情过,同样也是老道帮着看门。和蔷薇更是欢好过许多次,看起来这很正常,没什么问题。

    如果是别人,肯定是以为王胜疲于应付两边,都想讨好,所以才会如此的“鞠躬尽瘁”,可老道知道并不是。

    王胜绝不是一个不知节制的人,可这段时间王胜显然在女人身上花的时间太长了,这不正常。想来想去,唯一的问题恐怕就是道门祖师爷的传承那边,王胜有别的领悟。

    “自然之道,阴阳平衡。”王胜对老道说了两个词,然后接着坦白道:“祖师爷传承让我的元魂已经达到了升级的条件,但我还想再压一压。这次元魂的变化有些强烈,总有忍不住要出手的冲动。”

    这一次元魂变化是睚眦变,睚眦是最擅长战斗的龙子,杀戮简直就是睚眦的本能。所以王胜在戴国王宫杀了那么多人,却依旧还是压不下自己心中的杀意。

    “在戴国王宫还没有杀够?”老道皱了皱眉头,忍不住问道。

    “不是够和不够的问题。”王胜摇了摇头:“不管我杀多少人,可我最想杀的那个还没杀掉。那个人不死,我心不安。”说到这里,王胜也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用了一个地球上网络小说的名次形容道:“念头不够通达,所以不爽。”

    “那就去杀!”老道才不管王胜最想要杀谁,二话不说直接皱眉道:“去杀了他,让你的念头通达!莫非你就想这样和媚儿成就好事?现在就去!”

    “好!”王胜点点头,站起身来:“你和媚儿说一声,我去了!”

    说完,王胜头也不会的直接出了府门,连和媚儿蔷薇道别都不顾了。

    “丫头,你知道那小子最想杀的人是谁吗?”老道找到媚儿,把王胜的话复述了一遍之后,冲着媚儿问道。

    “大概知道吧!”媚儿想了想,抬起头回答道。

    “是谁?”老道好奇的问道。

    “你肯定想不到。”媚儿笑着回答道:“是宝庆馀堂的朱兴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