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23章第五百九十一章 心服口服(下)!

    第五百九十一章 心服口服(下)

    法会的仪式很长,大观主以下,所有的道士们都穿着隆重的法衣,各自有各自的位置,规规矩矩一丝不苟的按照法会的步骤行事。该拜老君的时候拜老君,该站位的时候站位,该上香的时候上香,异常的认真。

    各大诸侯和皇家的代表,作为被邀请观礼的贵宾,安排在大殿外的贵宾席上。距离很近,能看的清清楚楚。

    说是老君观的法会,其实是整个道门的法会。道门六宗的掌教全都在,拜老君的时候,六位掌教一字排开,也没有分什么前后,站成一排,齐齐的参拜。

    这个法会对于道门内部来说,根本就是因为继承了祖师爷的传承之后,大小道士们举办的拜谢祖师爷的仪式。当然,也借着这个机会,让各方的继承人亮相,同时,也对天下表明道门的立场。

    各方势力真正关心的,其实就是最后的这个。都想要知道道门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过现在,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道门祖师爷老君像前面供桌上的两个祭品上。那是两颗保存完好的人头。

    只要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都知道这两颗人头的来历,就算是不认识没见过,也能猜的出来。何况,来了这里的人,谁是那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真要是不知道,会来这里参加法会吗?

    戴国国主和戴国大长老的人头,此刻现在就在老君观法会上道门祖师爷的供桌上摆着充当贡品,看到这一幕的人,心中全在倒吸冷气。

    当然,也有不吸冷气的,戴笑就没有。他只是看着那两颗人头心中暗暗的流泪流血,已经死去的戴国国主,是戴笑的父亲,亲生父亲!新任大长老虽然和他的关系没那么近,不是那么嫡亲,可毕竟大长老对戴笑也是照顾有加。

    现在,戴笑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亲生父亲和大长老的脑袋摆在供桌上,可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

    至于说夺下两颗首级带回去的想法,戴笑连想都不敢想。戴国王宫护卫重重之下,凌虚老祖还不是说摘首级就摘首级,所有护卫死了个干干净净。这里可是道门重地,敢起这个心思,这边动手,那边自己的脑袋就会被摆到桌子上父亲脑袋的旁边。

    所以,当轮到观礼嘉宾给道门祖师爷行礼的时候,戴笑就比其他诸侯国的那些大人物们格外的虔诚,跪下去的时间都比其他人要长一倍。

    周围人异样的目光,戴笑都忍了。现在戴国经不起太强的风浪,只能当缩头乌龟。但要是其他诸侯觉得戴国就是一块软柿子可以捏了,戴笑也不介意让他们知道一下戴国的隐藏实力。

    多亏了道门的这个法会,吸引了其他诸侯国的目光。也许在其他诸侯眼中,戴国已经是待宰的羔羊,只等他们找个合适的姿势来下刀子了。可惜,他们错过了最好的消灭戴国的机会,这短短的半个月时间,给了戴国把以前隐藏的力量都收回国内的机会。

    戴国在各方关说的长老们紧急赶回戴国,千绝地,山越之地的戴国高手也同样如此,事发之后的第五天,戴国国内就多了上千年轻高手,全都是以前隐姓埋名号称散修在各地修行的戴家新一代高手。

    尽管这些高手整体实力没有原先王宫那批高手强悍,但是单从传奇境界高手的数量上来说,已经不比王宫当中的少。更让人欣慰的是,他们更年轻,更有潜力,日后的成就可能会更大。

    戴国的长老们,这次同仇敌忾,并没有在家主的位置上如何的争抢。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好位置,坐上去恐怕意味着巨大的凶险和责任,以及难以想象的屈辱。互相推让了一番之后,众长老理所应当的选了之前家主活着的时候已经指定的继承人戴笑作为新国主和新家主。

    新家主上台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亲自赶到老君观这边来赔礼道歉。这种屈辱的事情,换成以前的戴家,那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可现在,戴笑就只能乖乖的过来,一句拒绝的话都不敢有。

    法会的仪式终于完成了,众人心中都是长吸一口气,等着老君观开牌。

    大观主代表道门六宗,用一句话,就让各方诸侯们的心放到了肚子里。

    “我道门六宗,无意在俗世和各位争什么。”大观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现场明显的听到了无数人长出气的声音。

    “我道门,还是原来的道门,从来没有改变。”大观主的声音很清晰,很让人心安:“未来除了在追寻祖师爷传下的天道中探寻修道修行的本质中可能会有修道方式的改变之外,不会给各位带来任何影响。诸位大可不必担心。”

    能不担心吗?各方心中腹诽着。幸亏这次大观主当着这许多人的面公开这么说,这表明道门不会改变自己的态度,好事一桩。

    道门不会改变吗?也许会,也许不会,但至少眼前不会。改变的只是各方对道门的态度而已,正如大观主所言,道门还是那个道门,没有变过。

    凌虚老祖不是突然间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以前就有,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也会有。可大家以前对道门不也一直不重视吗?凌虚老祖变了吗?没变!他只是比以前多做了一件事而已,只是人家以前就有的能力,众人自己以前不知道,怪的谁来?

    “戴国侯!”大观主忽的招呼了一声。

    戴笑不敢怠慢,赶忙齐声应答,走到了前面,乖乖的冲着大观主跪地行礼,脸上的表情和身体的动作,完全不敢有一丝的不满。

    “此事因你戴国主使山越国高手攻击我道门六宗宗主,并试图窃取我道门传承,干扰我道门传承大典在先。”大观主一点都不客气的问道:“这结果,你戴国可服?”

    “此事的确是我戴国有错在先。”戴笑果然不愧是能屈能伸的主,跪在地上,冲着大观主磕头道:“我戴国心服口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