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20章第五百九十章 怜惜(上)!

    第五百九十章 怜惜(上)

    宋嫣来京城做什么?她不在宋国暗中控制庞大的诸侯国,跑到京城来参加这个法会,难道不怕宋弘德在宋国夺权吗?那些高手可都是宋弘德培养出来的!

    带着这股疑惑,王胜在媚儿殷勤的伺候下,洗完了这个完美的热水澡。浑身上下神清气爽,果然还是回家舒服啊!

    晚上自然是和老道还有媚儿蔷薇一起吃一顿丰盛的晚餐。不过,在餐桌上,王胜发现,蔷薇似乎身体有些变化,满脸都是压抑的春情,修为也有不少提升。

    要不是充当道门传承的桥梁带来王胜的第六感提升,王胜恐怕还发现不了蔷薇这样的变化。

    吃饭时间,王胜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晚上和媚儿蔷薇回到卧室的时候,王胜才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公爷你看出来了?”蔷薇很惊讶,掩住小口的模样充满了那种熟透了的诱惑。

    “正要和公爷你说呢!”旁边媚儿开了口:“最近大观园里的姐妹们,修为又有提升,这段时间蔷薇一个人要让姐妹们都放纵一下,所以……”

    说到这里的时候,媚儿已经有点不好意思说不下去了。毕竟她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但王胜却是秒懂,原来如此。

    之前就有过一次,不过那时候蔷薇被阴阳不平衡整的差点就要挂了,还好王胜用乾坤倒转的手法把蔷薇救治过来,但代价是王胜的一身修为废掉不得不重新修行。

    这次看起来没那么严重,应该是已经经历过一次之后的习惯,同时加上蔷薇修行的提高,但架不住大观园姐妹们人多,蔷薇还是不可避免的呈现出了一些阴气太盛导致的纯情勃发,毕竟蔷薇也是女子。

    “晚上公爷你好好的陪着蔷薇姐姐!”媚儿笑吟吟的给王胜下命令:“不许拒绝,你现在不过是给蔷薇姐姐治病的药而已。”说完,媚儿伸手一推,把偷偷羞涩的蔷薇推到了王胜怀中,自己却转身离开了。

    媚儿这丫头,对一个几乎很长时间见不到的宋嫣拈酸吃醋的不行,却对身边这个随时随地能爬上王胜床的蔷薇却丝毫没有吃醋的行为,真不知道她是怎样的想法,居然还主动的让蔷薇侍寝。

    蔷薇显得很主动,她没让王胜稍稍劳累哪怕那么一点点,全程都是悉心的照顾王胜的感觉,将王胜伺候的无比愉悦的同时,自己也得以畅快的发泄。

    “最近怎么这么辛苦?”完事之后,蔷薇乖巧的靠在王胜身边,香汗淋漓的休息。王胜不解的问道:“就算是修行,也要循序渐进啊!”

    “姐妹们想要早点有战斗力,就算是不能为公爷排忧解难,至少也要让公爷不用分心照顾。”蔷薇幽幽的说道。

    “最近有什么麻烦吗?”蔷薇一向是对自己百依百顺的那种,不像是媚儿这种还有自己的事业,在自己的领域内乾纲独断的性格,蔷薇比较温顺,可连蔷薇都说出来这样的话,很显然是有什么给了她压力。

    “前几天无忧城的人找过妾身。”蔷薇对王胜不会隐瞒,飞快的说道:“夫人也知道。是无忧城杀手大厅的主管,他说帮忙带了城主大人的话,说是城主大人对公爷表示歉意,之前是他没有管教好无忧城的人。以后不会再出那样的事情了。”

    “无忧城主,也感觉到压力了吗?”王胜随口笑道。兴中却也开始重新审视自己拥有的优势。

    老君观这一次显露肌肉,显然是出乎了所有势力的意料的。各大诸侯紧张的同时,连无忧城主也明确的表达了是他没有管教好黎叔,看来最近是城主大人占据了上风。

    “这不是好事吗?”王胜在蔷薇的脸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将她脸上那颗差点就要流到眼中的汗水抹去,笑着说道。

    “公爷,如果连无忧城主都开始道歉的话,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啊!”蔷薇苦笑着说道:“我们都明白,知道公爷只是想一个人扛下所有的压力,我们很感激公爷的厚爱。只是希望公爷知道,姐妹们效忠的人,今后也只会有公爷一个,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帮助公爷对付公爷的敌人。”

    “那也不用急功近利。”王胜笑了笑:“放心吧,该怎么修行怎么修行,不用着急。我喜欢姐妹们独立自主的性格,也欣赏姐妹们集天地灵秀于一身的美丽,你们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尽情的展现你们的美丽,展现你们各方面的能力,给自己打造一个美妙的未来。一切有我!”

    “恩!”这句一切有我,简直就是对所有女子的最大的杀器,只要听到这句,就没有女子不动情的。蔷薇也是一样,娇媚无比的嗯了一声,靠在王胜的身边,幸福的如同一个蜷缩在鸡妈妈翅膀下的小鸡崽。

    两人没有继续多说什么,但蔷薇也好,王胜也好,都知道,众女其实都已经感受到了危险的临近。

    王胜忽的想到了红楼梦。现在王胜的情形,和宁国府荣国府何其的相像?老君观也亮出了肌肉,声望如日中天。常胜公府正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风光时刻,天子几乎是不顾一切的恩宠,各方诸侯都要想办法用上亿金币的订单来讨好,可繁华过后,宁荣两府却是落了一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难道王胜的未来也如是吗?

    说到底,还是王胜来到这个世界时间太短,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建立起一个对王胜完全忠心耿耿的庞大势力。现在有钱有势,能够招揽到一些高手,但这些高手却没有那种可以为王胜效死的忠诚。

    真正庞大的是天子,是老君观,但不是王胜。除非王胜愿意以后在天子或者老君观的庇佑之下生活,可这很显然是不可能的。

    蔷薇刚刚的一番话,其实却是代表大观园的姐妹们再次向王胜表明誓死追随的决心。真要说忠诚,也许只有媚儿和一直跟随媚儿的一批老人,加上蔷薇以及大观园中的姐妹,这些人才是王胜真正可以放心的班底。

    “蔷薇,让大家准备准备,等到老君观的法会之后,再辛苦那些大宗师们一趟,给大家演奏一次音乐。”王胜搂着蔷薇,叹了口气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