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13章第五百八十六章 老道出手(下)!

    第五百八十六章 老道出手(下)

    可以想象,现在的戴国国都肯定是戒备森严,高手众多,哪怕蚊子都未必能飞进去。

    同时被其他七国加上皇家觊觎,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高层急的头发都要白了。杯弓蛇影,风声鹤唳。整个国都,增加了近三倍的人手,就怕有人潜入。

    总算是飞行妖兽只有山越国掌握,别家就算有,加起来也才三只,成不了什么气候。好歹在国都不用担心被人从天而降的突袭,只要防住周围,就能提前知道敌人会不会袭击,让大家能安睡一场。

    只不过,戴家的这个如意算盘,很明显的拨错了子。这世上,有飞行坐骑的,并不是只有戴家掌握的那几个。

    当然,非要严格的追究是不是坐骑,那肯定是没错的。可这并不意味着,不是飞行坐骑,就不能是飞行妖兽的朋友。

    除了王胜和凌虚老道,谁也没办法想象的是,两人还真的有一头实力强悍的飞行妖兽朋友,千绝地核心内圈的大雪。

    五字诀的时候,王胜无法控制大雪,但能和大雪变成朋友。现在王胜已经达到了六字诀的境界,依旧还是不能控制大雪,但已经能让大雪明白自己的意思,并能够恳求大雪按照自己的要求飞一趟。

    对王胜和凌虚老道这两个肯陪着他玩,而且有能力陪着他玩的好伙伴,大雪再次见到,很开心。兴奋无比的再次玩了一把高空跳伞之后,王胜用六字诀冲着大雪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大雪丝毫没有犹豫,巨大的翅膀一扇,直奔戴国的方向而去。

    有王胜这个精通侦察定位和引导的资深王牌狙击手在,根本就不用担心飞错方向。从千绝地核心内圈到戴国国都,数千里的距离,大雪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飞到了地头。

    山越之地的飞行坐骑,飞的再高,也只能在极限五六千米左右的高度飞行。可大雪,直接就是从三万米高空过去的,别说人眼根本看不到这个高度,就算是坐在飞行妖兽的背上,也不可能发现头顶上几万米的地方有人。

    王胜和老道骑着大雪赶到戴国国都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天色只差一丝就要黑了。

    不过,戴国国都的王宫之内,却还是灯火通明。现在这个时候,戴国的国主和大长老,全都坐镇在王宫,时刻等着各方的消息反馈,汇聚之后做出决断。

    最近这段时间,戴国高层简直可以说是焦头烂额。那些高手暴露的原因他们也从别的地方打听到了,谁也没想到,竟然是失误在匆匆忙忙从山越之地调过去的高手身上沾染的气味。

    这简直就是天降灾祸啊!谁知道王胜的鼻子能有那么灵?谁知道那些高手匆匆忙忙赶过去,竟然连个彻底的澡都没有洗过?谁知道本来安排的好好的去听演奏会的高手,怎么就在史国出了事?

    一个接一个的意外,让戴国的人手最终暴露,这一连串的连锁反应,谁又能知道只是王胜在三大供奉刚刚突破十重境之后突发兴起,让他们骚扰一下各方而已呢?一饮一啄,仿佛天定。

    山越国的确是戴家在背后谋划的,可不仅仅只是谋划了几年,而是上百年。为此,光是戴家死在山越之地的高手,就不下数百。总算是在暗中和宝庆馀堂达成了合作协议之后,用了数十年的时间,从物质到精神,一点一点的侵蚀,才算是把山越之地控制着在手中。

    说是控制,实际上还是合作。谁让那个道门的通玄掌教好死不死的把朱兴生给捧成了神使,那些蛮族的高手只听神使的话呢?

    好在朱兴生还比较听话,让他全力攻打夏国就攻打夏国,一点都不打折扣。要不是有朱兴生那边分担压力,现在戴国肯定已经是四面楚歌八面埋伏了。

    就这,戴国的国主和大长老一点都不敢怠慢,生怕哪方的消息判断失误,导致不可挽回的后果。这不,即便是天都黑了,两人都不敢放松,一直在王宫等着各方的消息,随时处置。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大长老和家主从那一堆重要的不重要的各地返回的消息中抬起头来,两人全都是疲惫不堪。

    忙乱了好几天了,连吃饭都不规律了。这时候大长老的肚子一阵咕噜响,两人才想起来,今天只吃了个早饭,中午饭都没顾上吃,这就已经天黑了。

    “大长老,吃点东西吧!”戴家家主长叹一声,招呼了大长老一声。

    “好!”大长老站起身来,也不和家主客气。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客气的,不是讲究那些繁文琐节礼仪的时候。

    “只要撑过这段时间,等到笑笑的元魂突破传奇境界,到时候,这天下还有谁敢对我戴家不敬?”戴家家主这段时间也是憋屈的狠了,脸上也露出了一丝阴狠的神色:“等到了那一天,再慢慢和他们算账!”

    “恩!”大长老也点了点头,对家主的这番话极其赞同:“我们在山越之地和千绝地秘密训练的那些年轻高手,最近也快能派上用场了。过了这段日子,把朱兴生慢慢的干掉,山越国的高手也都带到我戴国来,看谁敢动我们铁打的江山!”

    两人都是同仇敌忾,一起幻想着未来扬眉吐气的日子。只是,两人都很清楚,眼前这一关,着实的艰难,现在这个形式,恐怕是真的要大出血,来安抚各国了。

    “出血就出血。”家主咬着牙道:“总有那么一天,他们得把从我们这里吸的血,加倍加十倍的奉还!”

    “恩!”大长老也是同样的心思,伸了个懒腰,冲着家主道:“走,到外面透透风,一天了。”

    两人从王宫的议事大殿中走出来,走到大殿门口那个宽阔的广场上,呼吸一点新鲜的空气。

    猛然间,一声几乎可以覆盖国都全城的声音,在戴国国都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贫道凌虚!”声音震的无数人耳朵嗡嗡作响:“不请自来,还请国主和大长老见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