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08章第五百八十四章 准备报复(上)!

    第五百八十四章 准备报复(上)

    王胜站起身来,小心的从六个年轻道士身边绕过,走到了凌虚老道身边。

    老道拍了拍王胜,然后给六位掌教打了个手势,六位掌教齐齐的点头,然后老道拉着王胜,直接进了通道。

    本以为会在这里吃点东西,结果老道一路拉着他进了水里,沿着水下的通道走了出去。经由辘轳那边吊上去,从通道里走出了那个小破道观。

    “这次几天了?”出了道观,往老君观方向赶的时候,王胜才问了一句。

    “三天三夜。”凌虚老道没好气的回答道。听老道的语气,貌似有点很不爽的样子。

    “老道,为什么生气?”王胜满脸疑惑的问道,难道在自己给六个年轻道士充当桥梁的时候,外面又发生了别的事情?

    “祖师爷传承大好的机会,你居然不想着感悟我道家法门,反倒是琢磨着修行?”让老道不爽的地方就在这里,冲着王胜一阵痛骂:“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

    “咦?老道,我接受传承的时候想了什么,你们也能看到?”王胜很惊讶,老道是怎么知道自己修行了?

    “别人接受传承,都是心平气和的坐着,唯有你头发都快要炸起来了,不是修行在干什么?”老道十分不满,冲着王胜又是一通责骂:“连几个小孩子都不如,入宝山而空回,没见过你这么笨的!”

    连小孩子都不如,显然是在说王胜不如那六个年轻道士了。不过王胜也没打算和老道争辩什么,自己的心思本来就不在道门传承上,也从没打算出世修道,能有机会见识一下道门传承已经很满足了,何况还有两次巨大的收获,再要不满足,那可真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了。

    在老道眼中,道门道法的传承肯定是比什么修行更重要的,这个无可厚非。老道虽然看似离经叛道,实际上他只是堪破了那一重境界,才会看起来放浪形骸而已。骨子里,老道还是一个大德高道。

    骂了王胜几句,老道也知道王胜的本心,所以适可而止的没有继续,转而问他的收获。

    “六字诀了。”王胜简单的几个字,就让凌虚老道眼前一亮。

    王胜就算是修行,也是选择了九字真言这个道门的法门,这让老道很满意。特别是王胜借助道门传承阵法将自己的九字真言修行到了六字诀的地步,让老道更是惊喜。

    “试试看!”老道迫不及待的让王胜展示给自己看。

    老道有兴致,王胜当然不会拒绝,就在回老君观的路上,王胜给凌虚老道演示了一番兵字诀者字诀为主的六字诀,保养护持自己的身体,同时也让凌虚老道感受了一番强悍的身体恢复效果。

    “临字诀试试。”感受着前所未有的九字真言的效果,老道迫不及待的让王胜演示一下临字诀的镇定心神的效果。

    王胜二话不说,马上给自己和老道分别施展了一个临字诀。老道的双眼越来越亮,简直快要变成两个小灯笼了。

    “行了!”感受过之后,老道大大剌剌的很畅快的说了一句:“回去找日子和媚儿成亲吧!至少在媚儿传奇巅峰之前,你不用担心什么了。只要媚儿的心思还在你身上,还在生意上,就不用担心她短时间内出问题。”

    “那你的致虚守静心法呢?”王胜也是大喜过望,但依旧还是没忘记问起老道道门的守静心法。

    “这次接受了道门传承,我已经有了方向了,不过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准备,时候到了,我闭关一次,应该能拿出来。”老道很开心,不光是王胜的进境,连带的致虚守静心法也有了方向,等他闭关出来,这又是一门可以和太极拳相媲美的道门绝学,还是诞生在老道自己身上,怎不让老道开心?

    “要做什么准备?需要什么安排?”王胜也是大喜过望,至少很长一段时间不用担心媚儿出问题,心情立刻好了许多:“你说,要什么东西要什么环境,我帮你安排!”

    人逢喜事精神爽,修为有提升,老道有好消息,媚儿也暂时不用担心,王胜立刻表露出了财大气粗的本色,连三天三夜没吃没喝肚子又饿又渴都忘记了,哪怕老道让他马上用金币给他建一座藏经楼,王胜也会毫不犹豫的照办。不就是点金币吗?只要能解决媚儿的问题,那算什么?

    “不用你准备什么。”凌虚老道笑了笑,很平静的说道:“等大观主他们好了,我出去杀一趟人,杀完人回来,也就准备的差不多了。”

    “不会吧!”王胜一惊,大声的反问道:“你要钻研致虚守静心法,做准备就是出去大杀特杀?这是要致虚极守静笃还是要血洗天下啊?杀人能守静?”

    “杀人当然不能守静。”老道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慢条斯理的说道:“不过,人杀的差不多了,胸中的那股暴戾之气宣泄出去了,自然就能守静了。”

    王胜愣住了。还有这样的解释?忍不住冲着老道苦笑道:“老道你是大德高道啊!你要是这么说,别人还以为你是杀人狂魔呢!”

    “狗屁!”凌虚老道一句经典的口头禅骂出,紧接着冲着王胜骂道:“亏你还是太极拳的发明人,难道你不明白,这世上的东西本就是一阴一阳,一正一反的?光有静没有动,哪来的太极?杀够了人了,宣泄出足够的暴戾之气,自然就能心静,这不是典型的阳极阴生阴极阳生吗?你自己说的负阴抱阳,难道是玩笑?”

    这下王胜彻底的无语了,因为王胜发现,自己竟然一时之间无法反驳凌虚老道的话。

    “你什么时候见过使劲的要心静,把所有的邪火压制起来就能真正的心静下来?”老道的话语如同醍醐灌顶一般的传进了王胜的耳中,让王胜心中不停的翻涌着:“使劲压制的后果,就是有一天压不住的时候突然更大规模的爆发,比正常宣泄的时候威力更大不知道多少倍,这就是你想要的?”

    “堵不如疏?”王胜下意识的接口说了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