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99章第五百七十九章 寻找传承阵法续二!

    第五百七十九章 寻找传承阵法续二

    还有一个方向?众人莫名其妙,看向王胜,再沿着王胜的目光看下去的时候,终于恍然大悟。

    地面!所有人都在注意前后左右,却没有一个人会注意到地面。

    这是人们普遍的思维误区,都觉得既然是路,那肯定是前后左右,却没人想到,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上下也是可以变通的。

    从道观那个狭窄的入口走过来,一路斜向下,但大家感觉都是往前走的,从来没有想到过,到了这个地方,其实是要往下走。

    脾气直的那个掌教,动作也快,手里抓着刻刀和大锤,直接就蹲在地上开始凿了起来。叮叮当当的一阵响,地面上很快多了一堆碎石块。

    几个掌教也不等他凿穿,相继上前捡起那些碎石块开始观察起来。一会之后,众人的脸色都有些怪异起来。

    已经从地上凿出来的这些石块,和刚刚墙壁上凿下来的并无二致,完全就是同样的石头同样的材质,分明就是一整块巨石上的部分。

    既然是一整块的,那就说明墙壁和地面是连成一体的,那从地下走找到传承阵法岂不是成了笑话?

    正在开凿地面的那个掌教也停了下来,找了块石头看着,脸色一阵变化。

    众人的目光,再次看向了王胜。虽然谁也没有说话,但他们目光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要王胜一个解释。

    “唉!”王胜叹了口气,还没等他说话,凌虚老道已经替王胜开了口:“这么大的地面,难道全都是通道不成?”

    众人顿时间恍然。的确,通道只要能够通过一两个人就行,可这个地面足足有十几丈长,几丈宽,不可能处处都是通道。

    接下来,众人再次开始寻找起来,从刚刚进来的地方,一直到最远处的墙角,几个掌教动作很快,几乎把整片地面都凿了个遍。

    可是,结果却很是让人沮丧。不管哪一个地方,他们凿出来的结果都表明,地板上也是完整的一块,和墙壁完全是一个整体,不可分割。

    怀疑的目光再次看向了王胜,有两个掌教的目光中已经带上了不客气。还好,其他人的目光中信任还是多过怀疑,让王胜感觉很欣慰,也很奇怪。

    大观主和凌虚老道和王胜很熟悉,信任王胜无可厚非。另外三个掌教怎么会对王胜也同样信任呢?这是王胜不明白的地方。

    “长老,你确定是地下?”拿着锤子凿了半天的那个脾气直的掌教直接心直口快的问了出来。

    王胜很肯定的点了点头,但是依旧没有解释。

    “可是我们已经凿遍了地下所有的位置了。”那位掌教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事实上,并没有!”王胜笑了笑:“还有一处没有凿过。”

    众人全都疑惑起来,还有一处?明明地面上所有的部分都已经凿过了,怎么会还有一处呢?

    猛然间,最年老的那位忽然反应过来,看着王胜满脸的惊骇。他这一动,众人忽然间就全明白过来了。

    地面上,的确是还有一处众人没有凿过。别说凿了,就连碰都没有碰过一下。

    老君坐像!那个孤零零的矗立在正中间的老君坐像!这是祖师爷的雕像,哪怕众人再想要找到通往传承阵法的地方,也没有一个人对着老君坐像挥动过一次刻刀。

    这是道门弟子对于祖师爷的尊重,哪怕只是石像,也是十分认真的对待,该行礼行礼,该膜拜膜拜,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可是,现在王胜竟然说还有一处没有凿过,显然指的就是这尊老君坐像。

    天哪!几个掌教心中大叫了起来,完全无法接受王胜这如此疯狂的念头。凿开老君坐像?是王胜疯了还是他们自己疯了?

    “如果你们觉得,传承之真谛就是祖师爷的雕像不能动一下,我觉得,你们还是不用找传承阵法为妙。”王胜低沉的声音缓缓的响起,不带丝毫的情绪,只是那么平静的说出来。

    众人全都安静了下来,都在思索着王胜的话语。谁也不知道王胜说的到底是对还是错,就连大观主和凌虚老道也说不上来。

    “我们从周围凿下去,把祖师爷的石像周围的石块都凿开,再把祖师爷挪开,不行吗?”拿着锤子凿子的直脾气掌教忽的说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让众人顿时间眼睛一亮。

    对啊,从地面往下,不破坏老君坐像,把老君坐像下面的石料凿开,老君坐像移开不久达到目的了吗?这样也不损坏老君坐像,还能找到向下的通路,一举两得!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动这个脑筋。”众人还没来得及喝彩和行动,王胜就已经开了口:“你可以不动,但别用这种取巧的法子。相信我,你们真觉得,祖师爷留下的传承,就是让你们对祖师爷的教导完全不敢有半点违逆,不敢有半点质疑,死板教条墨守成规吗?如果是这样,那要不要这个传承,对你们来说有什么区别?”

    众人尽皆沉默,都在琢磨王胜这番话。

    “老道,你不是自诩离经叛道吗?”王胜忽的冲着凌虚老道问道:“藏经楼喝酒吃肉都干过,砸老君像,敢不敢?”

    凌虚老道抬起头来,看着王胜的目光。王胜的目光纯净无比,没有丝毫的动荡,忽然之间,凌虚老道就想通了,哈哈大笑一声:“说的也是,既然喝酒吃肉都破戒了,砸个老君像算是什么?”

    “祖师爷在天有灵,一定不会希望看到我们被一个祖师爷的石像给困在这里。”大观主紧随凌虚老道想通,同样也是哈哈一笑:“祖师爷肯定期待我们这些后辈弟子能够超过他老人家,而不是一直唯唯诺诺的追随他老人家,我明白了!”

    五个掌教能成为掌教,自然都不是庸人。凌虚老道和大观主的话,如同醍醐灌顶一般,让五人瞬间感悟。互相看了几眼,忽然间全都苦笑起来。不过,虽然是苦笑,但大家全都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事实上,你们并没有注意到老君坐像的几个不同部位上有着和外面石壁上相同的圆圈吧?”王胜的声音,再次轻松的响起,提醒了众人一句。

    ps:昨天第二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