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94章第五百七十七章 真正的传承之地(上)!

    第五百七十七章 真正的传承之地(上)

    这个问题,别说凌虚老道,在场所有人都无法回答。

    本来通明掌教他们那一宗,修的同样也是道门的大道,只不过是在教义上有些许的差别,原本也算是堂堂正正道门一宗。

    可刚刚那些山越高手们疯狂自爆的情形,让人现在想想都不寒而栗。他们临死前疯狂的目光,显然是被洗脑到了极致才会有的,这绝不可能是宝庆馀堂朱兴生能想到的法子,只能说道门这一宗,也在其中起了不小的作用。

    想要知道究竟,恐怕只能从那个通明身上找答案了。所幸的,是在凌虚老道最后的护持下,那个家伙并没有死,只是一开始被两块碎骨头在身上开了两个洞。到了现在,他就更不能死了,这些事情没个交代,通明想死都难。

    这边的动静这么大,哪怕隔着十里地,那些在传承之地附近守护的道士们也都听到了。没多长时间,就赶过来数十个老道。

    站在山头上,一看到山谷整个被鲜血染红,赶到的道士们全吓了一大跳。总算是他们修行有成,感受着下方的气息,他们熟悉的都还在,而且没乱,这才稍稍的放心。

    下到山谷下方,众人兀自还在惊骇之中。反倒是在谷中的众人可能时间长,已经习惯了,并不觉得如何。受伤的有条不紊的裹伤,掌教们聚在一起不知道说些什么,另外几个清字辈老道则是在清理山谷中的碎骨血肉。

    见到援军赶到,大观主直接下令,把已经在老君观当中的几个通明的师兄弟接过来。本来大观主已经计划好,在一个微妙的时机由通明的几个师兄弟发起对通明的弹劾,然后借着众人都在,证据确凿之下,将通明的掌教罢免。现在不用那么麻烦了,通明自己把一个天大的把柄送到了众人眼前,做什么事情都名正言顺了。

    说是收拾,但几个老道也只是清洗了一下身上的血迹而已,并没有多做处理。这里的一切,都是最好的证据,也是给通明的那几个师兄弟最好的支持。

    天色虽然已经慢慢黑了下来,但在场的众人却没有一个人想要离开。大家就在这里,慢慢的等着。

    王胜和老道也在水潭温泉里洗了洗手脸。水潭温度虽然高,但绝对伤不到他们两个。

    一夜闹哄哄,有人来了,有人走了,有人在痛骂,有人在庆幸,不一而足。

    通明的师兄弟连夜赶了过来。他们早已经在老君观住了好几天,正等着时机一到就对通明发起致命一击的,现在不用了。通明已经在几个掌教面前,把他最恶劣的一面显现了出来,这几个师兄弟只要来这里做个证,回去能安抚那一宗的人就行,不用背着质疑掌教的名声,这更让那几个师兄弟满意。

    受伤的通明已经被安然的救下,伤口也被包扎好,人也醒了过来。他的修为已经被废,就算是想反抗都没办法反抗。至于说自杀,更加没有了这个能力。

    勾结山越国,暗算道门数位掌教,这个铁证如山,跑不掉的。不光有满山谷的碎尸,九头飞行妖兽的尸体很完整,除了山越国之外,还有哪里能有飞行妖兽?

    此外,通明身上纳戒中带着的毒物,召唤山越国高手的东西,以及另外的一些和山越国有关的书信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甚至于几种毒物当中,有一种是真的可以造成当年通惠死的那种恶疾,现在被连带挖出来,通明可以说是再没有翻盘的可能了。

    对此王胜很是有些不以为然,这些搞阴谋搞事情的家伙,怎么动不动都要保留着来往的书信,这种证据留着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吗?非得要被人翻出来成为自己办坏事的铁证,这样很爽吗?

    当然,不管这个通明是精明还是愚蠢,他都死定了。现在还能活着,不过是差一个定罪的仪式而已,难道道门还真的会容这样的一个叛门的家伙活着?别说他,恐怕宝庆馀堂的那些家伙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道门平常是不问世事,是不关心外面的争权夺利,但并不意味着道门就好欺负,可以随意算计。

    一晚上加上一上午的时间,已经足够道门的几位掌教做很多事情了。通明的几位师兄弟在第二天下午,马上星夜兼程赶回他们的那一宗,之前就已经说好了,他们那一宗会并入老君观,现在他们回去安抚弟子,然后就会马上宣布。

    王胜和凌虚老道在大观主和几位掌教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如同两个局外人一般。两人都不会理会道门当中的这些事情,正如老道很早之前认识王胜的时候就说过,这些其实都是一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对老道来说,完全没有意义。

    只不过,因为这些事情,道门的传承之地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寻找传承阵法的事情也被稍稍的拖后。可用大观主的话来说,值得!至少一个安定团结的道门,比有些心怀叵测的家伙混进来还要有资格接受道门传承好很多。

    如果传承阵法找到的话,以通明那时候掌教的身份,势必是有机会参与接受传承的。让王胜把辛辛苦苦找到的传承阵法让这种人接受传承,王胜绝对不乐意。

    这样也好,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地球上常先生都说过,攘外必先安内嘛!

    旁人在忙碌,王胜和老道其实也在忙碌,只不过忙碌的方向不一致而已。王胜忙碌的,还是寻找传承阵法。

    “他为什么那么着急发动?”凌虚老道对此是有想法的,和王胜商量的时候也问了出来:“是不是看到你注意潭水,而这个深潭并没有表面上的出水口,所以觉得找到了传承阵法的秘密?”

    “也许吧!”王胜不置可否的回答道。这个问题,只能问通明自己了,谁知道他当时怎么想的?

    “那这下面是不是传承阵法?”老道紧接着追问道。

    “很显然!”王胜飞速的给了凌虚老道一个出乎意料的回答:“并不是!”

    ps:昨天的第三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