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86章第五百七十三章 开门(上)!

    第五百七十三章 开门(上)

    果然,再沿着几个古怪的山势走下去,王胜看到的老道也越来越多。这些道士们见到王胜和凌虚老道,也都是冲他们稽首行礼,很恭敬。

    “不会吧!”当一路走来,看到那个荒山上孤零零的小道观的时候,王胜忍不住发出了惊疑的声音。

    这么简陋?那道观也不知道多少年光景了,根本就没有修整过,破破烂烂的样子,摇摇欲坠,感觉风要是稍微大一点就能把道观吹散架。

    道观真的是很小,小到只有一排三间房,连个院子都没有。要不是看到门口一个大香炉,王胜都不敢肯定这是个道观。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么荒凉的地方一个小破道观,竟然还有道士常驻。看那香炉一点没有生锈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有人天天打理的。

    这个破道观,就在老君山上,只要来往的人,都能够看到。虽然偏僻了一点,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从来没有遮遮掩掩,从山脚往道观走,还能看出来明显的一条人踩出来的小路。

    果然是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最安全。老君山从来没有禁止过任何人进来,更加没有限制过任何人来这边。而且这里的地势并不是最高,虽然路难走了一点,但从周围的几个高山上看过来,这里的地形简直是一览无余,道观没有丝毫遮掩之处。

    “这就是传承之地?”王胜冲着凌虚老道问了一句。

    老道似乎很享受王胜这种诧异的模样,微笑着点了点头。

    既然是传承之地,你倒是好好的打扫整理好啊!可这破道观倒好,到现在为止,都是一副破败的样子。要不是周围那么多老道士,王胜简直都要怀疑凌虚老道是带着他来消遣了。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这里的确是出乎了王胜的意料之外。连王胜这种久经训练的不会放过任何细节的王牌狙击手都一时之间没想到这里就是传承之地,估计一般人也不会想到。

    一路沿着那条崎岖的小路往道观爬去,越是接近道观,王胜越是觉得奇怪。不是说传承之地应该有强大的传承阵法保护的吗?怎么这里一点阵法波动的气息都没有?

    老道看样子是不打算解释了,但王胜怀疑,老道也不知道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三间破房中间的那一间里面有一个同样破破烂烂的老君像,泥胎已经有不少地方掉色,有些地方还有破损。很显然,这里就算是有香火也不怎样。干净倒是干净,可掩饰不住外面的那种岁月的痕迹。

    跟着老道一起,王胜和老道在门口冲着老君像行礼。不是不想进去,而是里面太小,实在没地方了。

    行礼之后,王胜跟着老道往左边的那个一看就是厨房的房间里走去。进去之后,就看到了一个眼熟的清字辈老道。

    老道冲着他们躬身行礼,然后指了指灶台的旁边。一个半人多高的黑乎乎的洞口就在那里,还有几个台阶,一看就是通往下方。

    恩,上面一个道观掩饰,传承之地藏在道观下方的山腹之内,还算是勉强说得过去。

    王胜也没让凌虚老道打头,自己先一步弓着腰进去。进去的时候王胜不由得呲牙咧嘴一番,无他,因为洞口有点太窄,王胜的块头大,只能勉强侧着身子挤进去。

    还好,进去之后下了几层台阶就宽松了起来。至少王胜可以站起来,两边也宽了不少,王胜就算是自如的摆臂也不会碰到两边。

    往下走了大概几十米的样子,王胜看到了光亮,也看到了一群人。

    说是一群,其实也就是十几个,其中有一半是王胜眼熟的老君观的老道士,不熟悉的只有六个,全都是看起来修为不错,年纪也不轻的老道士。各自的服色和老君观这边略有区别,但大体相同。

    “凌虚见过几位掌教!”和老道一起下去之后,老道很礼貌的冲六个陌生的老道行礼。王胜也跟着一起,自报家门,冲对方行礼。这可是道门传承的大事,礼仪上决不能小觑,事关媚儿以后的安全,王胜可不想因为一点点细节上的不周到而毁于一旦。

    “不敢!见过老祖!”凌虚一行礼,几个掌教赶忙还礼。凌虚老道可不止是老君观辈分最大的那个,放在整个道门都是首屈一指的老人了,这些老道虽然都是掌教,可哪一个敢对凌虚老道无礼?

    “见过常胜公!”冲老道行礼之后,这几个掌教齐齐转向王胜这边,冲着王胜行礼。不过,他们并没有称呼王胜长老,而是称呼常胜公。

    “人都来齐了,那就开始吧!”六个掌教之中,有一个看起来好像并不是特别情愿的样子,直接催促起来。

    其他五个却似乎很平静,尽管王胜已经能从他们的目光中看出来有兴奋有激动,但行为举止还保持着修道高人的沉稳。

    “我道门的传承之地,只有我老君观知道地点。”大观主站了出来,冲着六个掌教说道:“现在地方也到了,还请几位检查之后开门。”

    六个掌教老道这时候也没有什么客套,齐齐的上前,走到对面光滑的石壁前方。

    从大观主刚刚的话语中王胜就知道,老君观应该是掌握了地点,但是不掌握开门的钥匙。几个掌教老道掌握这开门的钥匙,但他们不知道地点。估计也是道门老祖对于道门不同派别的一个平衡吧!

    甚至于王胜相信,那个不耐烦的人应该就是之前不怎么同意王胜参与的家伙。但不知道大观主用了什么方法,才让他点头的。可既便如此,他似乎也要在众人面前表现一番他的不情愿。典型的口服心不服。

    光秃秃的石壁上没什么东西,在火把的照耀下,一眼就能看全。可既便如此,六个掌教老道还是仔仔细细的将整块石壁都检查了一番,边边角角都没有错过。好一会之后才陆续点头道:“这道门没有打开过的痕迹。”

    “还请几位掌教开门!”大观主笑了笑,胸有成竹的冲着六位掌教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