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82章第五百七十一章 甘家哭了(上)!

    第五百七十一章 甘家哭了(上)

    京城的人今天是注定要被震撼到了。

    从来都是不显山不露水,不怎么关注世事,也不怎么好勇斗狠的老君观,今天突然之间有数十个道士,带着数十具尸体进了京城,然后直奔甘家会馆。

    在京城驻扎的那位甘长老,根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道士们送来的尸体给吓到了。那几十具尸体当中,他认识的就有十几个,剩下的有二十多个不是不认识,而是脑袋爆了,一时之间看不出来身份,没见过的只有那么几个。

    看到这些熟悉的人的尸体的时候,甘长老脑子里嗡的一声,直接就炸了。第一反应就是甘家是不是遭受了什么灭顶之灾,怎么可能连这种级数的高手都会身殒?等到脑子冷静下来之后,才意识到问题,为什么这些尸体是老君观的道士送过来的?

    负责送尸体过来的领头的老道士,同样也是清字辈的,也不知道是王胜的示意,还是自己本身脾气就足够暴躁,让人把尸体往甘家会馆里一摆,看着甘长老出来,直接就冷笑了起来。

    “甘长老,这些人在我凌虚老祖和王长老回老君观的路上埋伏动手,想要行刺。”老道士一脸的冷笑说出了这番话:“不过他们运气不好,刚动手,我们老君观过去外出迎接的队伍也到了。王长老心善,说甘长老你肯定不知道这事,所以让我们把尸首给送回来,另外,让您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再给我老君观和常胜公府上一个交代。”

    丢下这句话,老道士转身就走,跟着来的一批道士,都是利落的转身离开。

    走出去一段之后,老道士才好像想起什么一般,冲着甘长老提醒道:“问清楚了,就去常胜公府上找媚夫人谈谈怎么交代。”

    老道士并没有完全说实话,比如本来是两个人出手的,现在变成了老君观的大队人马出手。比如那些尸体身上的伤口,都在路上做了进一步的加工,看不出来是只有两个人动的手。

    这属于示敌以弱,不让敌人知道自己人真正的实力。事实上,老道士自己在路上检查过这些尸体之后也是忍不住的发抖。全都是传奇高手啊!其中不乏传奇巅峰,竟然就被王胜和老祖两个人杀的干干净净。

    从听到爆炸声看到黑烟到他们赶过去,二十里路对于他们这些高手来说也就是一刻钟的时间。一刻钟,两人不但杀了四十多个高手,还搜刮的干干净净,尸体都摆的整整齐齐,这是什么概念?

    四十多个高手在两人面前连五分钟恐怕都没坚持下来。王胜肯定是七八重境,不太可能这么强悍,那只能说明。凌虚老祖已经是他们完全无法想象的恐怖高手了。对此,老君观的人十分的骄傲。

    老君观的道士们来得快,也去得快,可是看热闹的人却是里三层外三层,从城门外就有人跟着一直跟到了这里,大家都等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然,刚刚老道士的话语中已经说明了很多,至少周围的人们已经听出来,这些人想要在路上埋伏暗算王胜和凌虚老祖,结果运气不好赶上了老君观的大队人马出来接应,遇上全军覆没。

    暂时来说大家知道的就是这些,这些人的身份应该是甘家人,但具体是哪个大家还没来得及分辨。至于老君观那边的伤亡如何,大家也不知道,只知道老君观这是被逼急了找上门了。

    外面的人在各怀心思看热闹,不乏有其他势力的人看在眼中,飞快的把消息放出去。

    甘长老总算是反应过来了,现在他已经顾不得考虑什么交代不交代的,先把局面镇住再说。甘长老一声令下,甘家会馆暂时闭馆不会客,已有的客人全都被礼貌的强硬的请了出去,那些尸体也马上都被抬到了后院中。

    这些高手是去做什么了,甘长老知道的一清二楚。甚至于王胜和凌虚老道出城的消息还是从甘长老这里用讯鸟传书送出去的。

    原本这批高手就是在甘国和京城的交界处,千绝地的边缘隐藏的,等着随时给下一个进出千绝地的势力来一记狠的。反正现在时局这么乱,只要做的干净,谁也不知道是谁家做的,被袭击的只能吃个哑巴亏。

    四十五个高手,其中二十多个传奇巅峰,二十多个传奇中后期,全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这样的力量,袭击暗算同级别的二十多人的队伍都足够了,可是甘家谨慎起见,为了生擒王胜击杀凌虚老祖,用了四十五个高手对付两个人。

    结果,现在四十五具尸体一个不少的摆在甘家会馆的后院中,甘长老都不知道该怎么哭了。哭这些高手们运气不好,埋伏的时机选的不好,竟然被老君观的大队人马赶上?还是该哭自己的消息送的不是时候,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起了动王胜和凌虚老祖的心思?

    不管怎么样,甘家这一次损失大了!四十五个传奇中后期传奇巅峰的高手,光是这个损失,就能让国主都直接哭出来。这还没算上之后要给老君观和常胜公府的交代。

    甘家比较强硬,所以不交代?开玩笑吗?甘家日后还想不想进千绝地核心了?还想不想要音乐会门票了?现在常胜公府把持着这两个关键的地方,甘家就算是再不爽,也得低头。

    可是,真的要面对常胜公府的媚夫人吗?那是一般人能面对的?不看邱家夏家唐家前几天是怎么一副家里死了人的表情?夏家不知道得到了什么,整个夏国都被迫变卖家当了,那是能轻易面对的?

    王胜已经有一个外号叫“死要钱”了,家里那些人难道不知道,现在常胜公府的媚夫人,还有个外号叫“要死钱”?能把人敲骨吸髓的榨出金币的主,这一趟交代没有两亿金币,都出不了常胜公府。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本来甘长老只是送了个消息出去,决定的人不是他。甘长老也只能把消息送回去,让家主和其他长老们头疼了。哭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