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81章第五百七十章 致虚守静(下)!

    第五百七十章 致虚守静(下)

    领头的老道士一怔,看了看凌虚老道,老道什么话也没说,老道士见状赶忙答应一声,一挥手,跟着过来的道士们急忙过去找些工具将那些尸体抬起来。

    “千万记得向甘家要一笔收殓和超度的费用。”王胜不忘记叮嘱老道士一声:“敢埋伏暗算老祖,不能便宜了他们。”

    一听这些家伙居然是埋伏暗算凌虚老祖的,领头的老道士脸色顿时间变了,冲着王胜狠狠一点头:“放心,长老,少不得他们也要给我们老君观一个交代的。”

    “去吧!去吧!”王胜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记得下刀子狠点,要不这些家伙好了伤疤忘了疼,让他们一次疼到以后再想起来都要抽抽,就知道再敢这么干是什么下场了。你们要是不擅长砍价,就让媚儿谈。”

    领头老道士顿时间心领神会,冲着王胜道谢一声,然后带着一群道士,将尸体运往京城之中。

    “今天甘家肯定会特别热闹,信不信,老道?”王胜和老道目送着老君观的这群道士往京城赶去,笑问老道。

    “我管他们去死!”老道直接给了一句很有老道自己特色的态度之后,才手一背,继续沿着官道往老君观赶去。

    王胜也慢慢的跟上来,和老道走了个并排。

    “你之前说的东西,继续说说。”老道语气很平静,好像刚刚杀了那么多人不过就是去洗了个手那么简单:“说说看,我道门的守静功法,也的确是需要改良一番了。”

    ……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视而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其上不徼,其下不昧,绳绳兮不可名,复归于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

    ……

    “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

    王胜很干脆,直接将《道德经》的第十章到第十六章给背了出来。不过,王胜自己觉得,十三,十四,十六章才算是和修行有关的东西。

    从王胜背出来之后,老道就再没说过话,一路背着手慢慢的行走,一脸的凝重,有时候还会停下来,一看就是在非常用心的琢磨。

    在道门理论的理解上,一百个王胜加起来拍马也追不上凌虚老道一个人,所以,王胜也不敢轻易的打扰老道,就这么静静的陪着老道,耗费了比平常多几倍的时间赶到了老君观。

    老君观这边早就得到了消息,总等不到人来,大观主差点就要着急的出去沿路搜索了。总算是知道凌虚老道修为比他高得多得多,所以才没有这么做。听到王胜和老道一路慢慢吞吞的走回来,已经到了老君观,这才松了口气。

    “观主,安排一个静室,只我们三人。”一见到大观主,凌虚老道甚至都没理会大观主的见礼,直接就冲着大观主吩咐了一句。

    大观主是何等察言观色的人,一看到凌虚老祖的状态就知道,肯定有大事发生,而且还是了不得的大事。二话不说,亲自带路,直奔藏经楼。

    在大观主安排下,藏经楼的院子被数十个清字辈的老道团团围住,当真是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藏经楼里的小道童也都被换成了清字辈老道,大观主带着王胜和凌虚老道直奔藏经楼第四层,打开了一个尘封的房间,略微打扫了一番,连着几个阵石被开启,这个房间里的任何动静估计都传不出去,三人这才进去。

    房间里已经准备好纸笔,都是乾生元的极品。老道看也不看,直接和王胜提了一句:“把你背的下来!”

    王胜答应一声,上前安静的用楷书工工整整的把自己给凌虚老道背的那几章写了下来。

    大观主看了一章之后,也慎重了起来,直到看到最后的第十六章,同样也如同凌虚老道一般,若有所思。

    “师弟说,想要让我改良一下道门的守静功法。”老道指了指王胜写下来的这几章,冲着大观主说道:“我觉得大有可为,不过,还需要一点帮助。”

    “老祖需要什么样的帮助,尽管提。”大观主二话不说,直接问道:“弟子能做到的,万死不辞。”

    “现在传承之事,还有人争吗?”老道沉默了片刻,忽的冲着大观主问道:“别告诉我你修为大进之后,还有疑虑。”

    “长老这些年做了这么多事情,大家都看在眼中的。”大长老完全没有谈自己的修为,却是口风一转只说王胜:“如果现在提出来,反对的声音肯定不会太大了。”

    几年前凌虚老道就提过想让王胜帮忙解开传承阵法,不过当时老君观也好,道门也罢,反对的声音太多,事情才不了了之。原因很多,争权夺利有之,不信任王胜也有之。

    不过现在局面不同,王胜帮老君观争取了多少东西,给了老君观多少看的见摸得着的好处,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另有一点,大观主现在地位已经牢不可破,再没有人能够威胁到,这个时候再提道门传承的事情,阻力自然小了许多。

    “如果可能的话,看看能不能打开传承之地。”凌虚老道冲着大观主说道:“有我道门的守静功法,有这些,加上我道门传承的感悟,说不定我真能改良出一种《致虚守静》的大成心法,对我道门大有助益。”

    “弟子这就安排!”大观主平静的说道:“如果再有人跳出来阻挠大势,那就怪不得我们老君观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