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70章第五百六十五章 王胜的解释(上)!

    第五百六十五章 王胜的解释(上)

    唐长老就这么直接的问了出来,夏长老和邱长老似乎对此也很感兴趣,都摆出一副看戏一样的表情等着王胜回答。

    “说起来,这个其实很简单。”王胜看着唐长老,笑着回答道:“唐长老想必是知道我和朱兴生是怎么结的仇吧?”

    “知道!”唐长老点头道:“因为宝庆馀堂的朱少东。朱兴生认为朱少东的死,是因为公爷您,所以这是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和邱家大概也是同样的原因吧?”王胜笑着向邱长老问道:“因为在通兴城御宝斋的接位大典上的事情,对吧?”

    邱长老点了点头,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没什么好隐瞒的。当年还是邱家迫于各方的压力主动承认了指使朱少东刁难王胜的事实,当时决策的长老走了一步臭棋,明明可以不用阴谋手段的,结果反遭到了王胜的不满,足足花了两亿金币才摆平。

    “按道理说,这杀子之仇,号称不共戴天的。”王胜说到这里实在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唐长老,如果是您要报仇的话,是杀我身边人或者我自己,还是杀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村子里的人?”

    唐长老也苦笑了起来,宝庆馀堂朱兴生在京城郊外屠戮了一个村子,这事情在他们看起来的确是有些儿戏。

    对王胜来说,别说杀这么一个村子的人,杀上十个百个那又如何?又不是王胜的领地又不是王胜的领民,说来说去,这巴掌其实是糊到了天子的脸上。换成是唐长老自己,山越国的人杀几个京郊给自己干活的村民,自己会在乎?

    正是因为这一招臭棋,才导致后来山越国想要奏请天子请分封诸侯的时候,被天子毫不留情的拒绝。杀了我的人,还要我分封你爵位?你朱兴生的脸得有多大?

    “若是我动手,说不得集中高手,等公爷你出城的时候雷霆一击。”唐长老也不怕王胜生气,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成功不成功另说,总好过找几个无足轻重的小卒子撒气。”

    “着啊!”王胜一拍手,当即赞道:“不就应该这么做吗?可是你们看看,朱兴生做了什么?恩,就权当是朱兴生做的吧!”

    三人一愣,这莫非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不是朱兴生做的?莫非是戴家人?

    “就是因为杀光了这个村子的村民,所以天子和我才一起调查,然后发现了飞行坐骑的秘密。”王胜把当时的经过讲了出来,另外毫不犹豫的再次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当时就靠着我的嗅觉,发现了不属于这里的东西。”

    原来还有这秘辛,当时没在场的三人肯定是不知道的,当下对于王胜的嗅觉就再次加强了信心。

    “然后大家才发现各处宝庆馀堂的人一两天内全部都走了个干净。”王胜紧接着说道:“后来追查之下,才发现夏家有位长老帮着宝庆馀堂运输财货,对吧,夏长老?”

    “确有其事。”夏三长老不得不硬着头皮点头,这事情当年其实十分的窝火,但王胜说出来,他还不能不承认,也就是大家把决策失误推到了那个长老头上,其实是夏国高层整体的失误。

    “夏国就这么被牵扯了进来。”王胜仿佛没看到夏三长老赤红的面孔一般,接着说道:“杀了几个村民是小,但是却因此让宝庆馀堂不得不仓促撤离,导致后来在山越之地内都没能完全的准备好,我带着凌虚老祖和阿七进去的时候,如入无人之境。”

    王胜说自己如入无人之境,三家人却都是脸红。他们的人全都陷进去没出来,特别是夏家,二百多个高手被留在了山越之地。

    “相信我,这绝不是为了奚落你们。”王胜微微摇头道:“只是告诉你们一个事实,如果当时宝庆馀堂准备充分的话,恐怕我们进去也是一头栽进陷阱里。”

    “仔细想想。”王胜也不等三人仔细捉摸过来是不是在奚落他们,飞快的说道:“宝庆馀堂的朱兴生既然能在几年的时间里把山越之地经营的如此铁桶一般,计划周详,外人竟然连一丝风声都没有听过,却会在离开京城的时候做出一个这么傻的对我本人毫无影响的决定来暴露自己,你们相信朱兴生是突然之间傻了吗?这样的一个能忍气吞声好几年只为布置周全的人,会莫名其妙的因为仇恨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

    三人被王胜的话语吸引,此刻同时的摇头。正如王胜所说,几年来忍气吞声暗度陈仓把山越之地经营成这般光景,会在离开京城的时候犯这种愚蠢的错误?

    看着三家的长老都露出了思索的表情,王胜并没有马上继续,笑了笑,慢慢的喝茶,等着他们自己琢磨过来。

    “事实上,在山越之地内,他们还犯了一次错误。”王胜等三人琢磨的差不多了,继续说道:“我就不说是什么错误了,总之,极其愚蠢,让我和凌虚老祖以及阿七能够轻而易举的离开山越之地进了唐国。”

    “朱兴生得要怎样的脑子抽抽了,才能连续的犯下这样的两个错误?”王胜笑着反问了三家长老一个问题,等他们考虑了一会,王胜才接着说道:“除非,犯错误的人根本就不是朱兴生本人。”

    “那么,有什么人能代替朱兴生做出决定,即便犯下这么愚蠢的错误也不会被剥夺指挥权呢?”王胜紧接着就又抛出了一个问题。

    三人其实心中都有了答案,但这个推论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让三人都不好直接开口。

    “都说朱兴生杀了自己的宝贝儿子朱少东。”王胜知道他们的心思,自己主动的说了出来:“只是,这都是传说,有谁看到了?”

    三人一回想,似乎还真的是没人看到,消息都是从宝庆馀堂的人口中得到的,大家只是对宝庆馀堂以往的商业信誉表示理解,所以没质疑而已。

    “要是我猜的不错,朱少东没死的话……”王胜转向了唐长老,笑嘻嘻的问道:“这是不是就能解释唐长老刚刚的疑问了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