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63章第五百六十一章 出事了(下)!

    第五百六十一章 出事了(下)

    唐国不是夏国,更不是邱国,在所有诸侯国当中,唐国的地盘是最大的,高手也是最多的。

    不过,唐国似乎很满意现在的局面,从来不主动招惹是非,和周围的诸侯国也相处的不错。看起来就是个老好人的模样。

    可谁都知道,这个老好人不能惹,一旦招惹了唐国,凯旋国的前车之鉴就是榜样。唐国的高手可能不显山不露水,可一旦露出峥嵘,绝对是对手的噩梦。

    现在好了,山越国的朱兴生脑子秀逗,竟然派人袭击了唐国,邱国和夏国知道消息之后,两国国主当即就在王宫内摆了酒宴歌舞庆祝,弹冠相庆啊!

    宝庆馀堂在整个王国经营了那么长的时间,不可能不知道唐国不好惹,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别的隐情。

    所有人都觉得恐怕这是个意外,最大的可能,就是一头飞行妖兽载着几个高手准备攻击夏国或者邱国的时候飞错了方向,或者是夜间找错了目标。当然,极有可能是攻击邱国的时候,因为飞去邱国就要经过唐国的地盘,黑灯瞎火的,半夜里找错了目标。

    甚至于还有另一种猜测,就是山越国的飞行坐骑在唐国这边降落休息的时候,被唐国高手发现,想要掠夺一头,于是双方发生了战斗。山越国高手仗着有飞行坐骑,所以劫掠了唐国的一座城市。

    可是,不管是山越国故意的,还是意外,事实已经铸就。山越国攻打了唐国的城市是事实,唐国的子弟伤亡惨重是事实,这就足够了。就算是意外,也是实打实的发生了,山越国,再也不可能回头。

    消息传回京城的时候,就连天子都高兴的喝了几杯。牵扯的越大,各方要付出的代价就越大,拼的越惨烈,各方的损失就会越大,这对皇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王胜在常胜公府听到消息,开心的同时,也忍不住对于皇家三大供奉的手法佩服万分。总共就这么点时间,难得他们还能找到一个山越国的高手砍下胳膊嫁祸给山越国,当真厉害。

    只是,这一趟外出,三大供奉回来之后恐怕要结结实实的休养几个月。连续五天多的时间水米未进,然后又急匆匆的跑了这么一趟,损耗绝对大。从这点上,也能看出三大供奉对皇家当真是忠心耿耿,天子好运气,居然还能有这么三个忠诚的手下。

    下一次的演出被推后了十天,除了史国不怎么乐意之外,其他国家都欣然点头。不过,史国再怎么不乐意,也不可能找到王胜头上冲他撒野,一肚子火气被憋着,只能冲着戴国发了。

    这一下多出来十天,足够那些大宗师们恢复精力了。王胜也可以更加从容的安排。

    正当王胜在府中一个人拿着刻刀雕琢一个简单的玉球的时候,王管事匆匆跑进来禀报,神威狱的一位长老前来拜访。

    上一次神威狱的人来王胜府上的时候,是来杀王胜的。他们是杀手组织,杀人才是本职工作。杀手世尊带着传奇杀手血刀,世尊牵制着其他高手,血刀动手,结果被王胜活生生的给炸死。后来世尊还追着王胜追到了千绝地,追问王胜血刀的死因。

    说起来,王胜和神威狱的关系,并不是很融洽。尽管没有最初的直接仇恨,可毕竟王胜杀了神威狱的传奇杀手。

    对方找上门来,王胜也没有拒绝,就在客堂去会见了这位很正式的投贴拜门的神威狱长老。

    “拜见公爷!”见到王胜出来,这位神威狱的长老直接起身,冲着王胜躬身施礼。

    王胜还礼之后,请对方坐好,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人们一听到名字就颤抖的神威狱的老杀手。

    看起来,这个神威狱的长老一点都不起眼。王胜坚信,如果把他扔到人堆里面,绝对是泯然众人,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一个超级杀手。可越是这样的人,王胜深知才越可怕,因为你根本无法防备。

    杀手的风格比较直接,所以这位长老也没有多废话,直入主题。

    “上次世尊和血刀出手攻击公爷,并非是我神威狱的本意。”老杀手一上来就是解释:“神威狱欠了一个人很大的人情,不得不帮忙出手,还请公爷见谅。”

    “我能知道,你们神威狱是欠了谁的人情吗?”王胜不动声色的问道,也没表态自己是谅解还是不谅解,只是反过来问道。

    “这时候倒是没什么不能说的。”老杀手笑了笑回答道:“是宝庆馀堂的朱老东主。”

    是宝庆馀堂的朱兴生,那就不意外了。只是王胜没想到的是,从那个时候朱兴生就对自己产生了杀意了?不应该呀!

    想想朱兴生对那个朱少东的宠溺,王胜也就释然了。不是朱兴生的意思,说不定是朱少东的要求,朱兴生对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几乎是有求必应,那家伙看自己不顺眼,朱兴生马上让神威狱的传奇杀手动手,也就可以理解了。

    那会宝庆馀堂生意遍天下,神威狱会欠下朱兴生一个人情,也不足为奇。杀手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有消费,会欠下宝庆馀堂的人情不足为奇。

    不过,王胜可以理解,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原谅。对方毕竟是出动过传奇杀手杀自己,这口气要是不出,王胜可不会善罢甘休。

    “那么,老先生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王胜很随意的问道。

    老杀手多年的老狐狸了,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王胜心中的不高兴?不过这次他们有求于王胜,自然是态度摆的很正,丝毫不敢有什么不满。

    “恳请公爷能匀出来几张演奏会的门票。”老杀手陪着笑,冲着王胜说道:“神威狱上下感激不尽。”

    无忧城现在每次都能从王胜这里拿到门票,神威狱却拿不到。长此以往,神威狱岂不是要被远远的抛在后面?

    “只是几张门票吗?”王胜笑了笑:“多大个事情,好说,你们要几张?我给你们留出来。”

    老杀手似乎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本以为还会被刁难一番的,现在却一下子愣住了。

    “不知道你们神威狱,生意上的信誉怎么样?”老杀手错愕的时候,王胜忽的又问了一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