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4章第五百五十七章 鉴定师(上)!

    第五百五十七章 鉴定师(上)

    “钱老,这可是兽皮,不是上好宣纸。”王胜笑着提醒了一句。兽皮扇面主要是为了考虑坚韧和阵法的需要,现在的纸还不足以到扇面的地步。

    “知道!”钱老现在边走边拿着折扇呼扇,爱不释手,听到王胜的提醒,飞快的回了一句:“兽皮也能写,大不了隔上几年就重写重画一次,反正又不会坏!”

    王胜无语,人家就拿兽皮当可擦写的纸,你能怎的?

    再次来到另一个独立院落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准备好了十几张卷着的书画,堂屋正中央一张大桌子,上面正摊开着一副精美无比的春景图。

    “钱老,请!”王胜冲着钱老伸手道。

    钱老也不推辞,直接走到了桌子正中央,开始仔细的观察起那副图。

    “纸是乾生元的玉版宣,这就不说了。”钱老上来只是一眼,就认出了这幅春景图的纸张,不过还是加了一句:“两年前的。”

    “墨是李墨,味道还很新。这画画了差不多不到一年的时间。”钱老直接通过墨香的味道,就闻出了画了多长时间。

    说实话,王胜的鼻子比钱老更灵,他也能闻出上面墨香的不同,但是要让王胜说出这种香味是多长时间的,那王胜可没这个本事。

    “春景图,嫩柳碧丝,山水写意,浓淡相宜。”钱老摇头晃脑的评价一番之后,这才慢慢的判断道:“看这笔锋,再看这有点夸张的墨柳,这肯定是京城秦大学士的手笔,也只有他才会把这河边垂柳画的这么骚动,那就是个春心不死的老来俏。”

    画的一角,是有一个印章的,不过这块印章现在正被几张纸盖着,没有显现出来,钱老也没有掀开来看过。得出结论之后,这才伸手慢慢的掀开盖着的印章签名。

    果不其然,方形的印章和签名都显示出,这是秦大学士的手笔。

    王胜直接冲着钱老伸出了大拇指。厉害!旁边的铁老对这些书画什么的根本不感兴趣,但也能从王胜和钱老的交流中知道,这次钱酸丁又判断对了。

    蔷薇笑着又展开一副画卷,不过留了一部分签名的地方,依旧还是让钱老鉴定。

    这一次,钱老依旧还是如前一卷一般,把画面的特点,手法,颜料的品牌说的清清楚楚,然后才说出作者的名字。最后打开来印章签名部分一看,果然是那一位。

    连着三张画,都是同样的结果,钱老简直对京城里这些读书人的特点,掌握的一清二楚。不能不说,这家伙真的是怪胎。要知道,之前没有玉版宣的时候,谁会在意画出来的东西有什么特点?

    可以说,钱老天生就是一个鉴定师。

    看过三幅画之后,蔷薇笑着展开的,是一幅字。大字,很让王胜意外的是,居然是楷体的大字。

    楷体这才流行了没几年的时间,现在但凡天下做学问的,都喜欢这种方正的楷体字,人人都以自己的字为楷模,几年的时间,已经涌现出一批书法高手了。

    “恩,这几个字有点意思。”钱老看着展开的四个字,摇头晃脑的开始欣赏起来,一边欣赏一边的点评:“比划架构还是很工整的,字里风骨也在,可惜,稍有点生疏啊!最后这一捺收的有点不是那么一气呵成,但总体也已经是大师手笔了。”

    “这个,应该是韩学士的字吧!”钱老说出了自己的判断:“也就是他敢在有一笔败笔的情形之下,给常胜公府题字,贻笑大方啊!”

    “大学士亲笔手书,那可是求都求不来的好东西。”蔷薇却是笑着解释了一声,然后打开了后面的印章落款,果然是韩大学士。

    收起这幅字,蔷薇转眼间又打开一幅,这个是个方形的卷轴,上面只有一个字,是一个“静”字。

    “恩!这个字还算是有些看头。”钱老看着这一个静字,夸赞了一声之后,直接用执笔的手法拿扇子,然后在空中点划起来。一笔一划的将静字在空中写了一遍之后,才长出了一口气。

    这时候蔷薇才注意到,刚刚钱老虚空写这个字的时候是屏着呼吸的。一直到写完才出气。

    “一气呵成,一气呵成。静心静气,却又隐含天下大势。”钱老总算是看得入眼一个字,显得十分的开心,十分的舒坦:“这一个字里面,没有三年苦功是绝不可能的。这个字,据我所知,恐怕只有一个人能写,也只有常胜公府,才能留下这幅字。”

    摇头晃脑评判半天之后,钱老才说道:“这是天子的字,没错吧?”

    蔷薇看着钱老,忍不住学着王胜一般,冲他伸出了大拇指。这眼光,简直没谁了。

    这个静字,还真是天子写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媚儿搜刮回来的,王胜都不知道。

    可钱老居然能从一个静字当中看出来隐含天下大势,这就是本事了,由不得众人不佩服。

    紧接着,蔷薇又拿出了一幅字,展开来,让钱老鉴赏。这幅字同样也是一个字,上面什么落款都没有,就只有孤零零的一个字,一个工工整整的“永”字。

    看着这个字,钱老的目光忽的无比的认真,双眼中仿佛要冒出光芒来,整个人差点就趴在桌子上,简直可以说是一寸一寸的在看。

    蔷薇注意到了,从钱老开始从第一笔看的时候,他就再没有呼吸过,一直屏着呼吸憋着气,手指虚按在字体上方,一分一分的在挪动着。

    终于钱老从头看到了尾,呼,一口气钱老差点吐了半分钟,然后闭上眼睛,如同在回味一般,手执折扇,空中开始临摹,那感觉,仿佛大热天喝下一大瓶冰镇啤酒,从里爽到外。

    “这才是堪称楷模的字啊!”良久之后,钱老才睁开眼睛,看着那个永字,简直如同放进眼里拔不出来一般。

    “能写成这般的,老夫知道的,绝无仅有。”钱老转过身来,看着王胜,很是兴奋的说道:“我见过三清观那三副楹联,那些字还不够圆满,但这个字,简直是集楷书书法之大成。公爷,这是公爷你的字,对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