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3章第五百五十六章 试试看(下)!

    第五百五十六章 试试看(下)

    铁老本来只是过来引见一下钱老的,可现在听到王胜要去看一批兵器,正好是他的长项,王胜一邀请,铁老就点头跟着一起过去。

    那批五百年前的武器,专门有一个院子保存。本来王胜打算近期就送到乾生元的,还没等送,钱老就上门了,正好让他看看。

    院子有专门的护卫看守,见王胜和蔷薇带着铁老和另一个猥琐的老头子过来,几个护卫什么话也没说,打开了门。

    进门众人就看到了分门别类摆了一地的兵器。铁老一看到这么多兵器,眼神立刻就闪现出了一股兴奋。至于钱老,同样眼冒金光,但只看了一会,就忍不住大骂道:“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

    “怎么了?”王胜很不解,赶忙问道。

    “怎么了?”钱老也不管这里是谁的地盘,破口大骂道:“这么多好东西你就给露天放着?也不说弄几个保护的阵法?”

    “钱老您给说说,这些东西好在哪里?”王胜一点都不觉的被骂有些没面子,笑着反问道。

    能和铁老等人做朋友的,肯定是有些真本事的,他们这批大宗师,个顶个的脾气大,和他们臭味相投的肯定都是一样的臭脾气,王胜丝毫不意外。

    “你看看这个!”钱老随手从地下捡起来一把破破烂烂的长刀,冲着王胜指着长刀说了起来:“这把刀,材料绝对是几百年前的翘楚,最顶级的健钢,虽然比现在还差点,但当年绝对是最厉害的兵器了。”

    王胜听着不停的点头,连铁老也被吸引了过来:“这是健钢?手法不是已经失传了吗?”

    “就是健钢。”钱老把长刀递给了铁老,让他用手指试试锋刃,感受一下这种合金钢独特的触感:“不过拿到现在也没什么意义,失传就失传了吧!但真想要研究那段历史的,还是很有用处的。”

    铁老抚摸着有了缺口的刀刃,不时的伸手在刀锋上弹一弹,听着发出的声音,似乎沉浸在对金属的研究之中。

    “那个刀把的样式,是当年北方宋国那边的样式。”钱老接着说道:“他们那一系的攻击手法,注重劈砍,所以刀把稍微短一些,上面还有几个按照手型打造出来的沟槽,能让人紧紧抓住刀柄,方便攻击。”

    “这些兵器,之前应该都是放在保护阵法之中的,所以完全没有锈蚀。”钱老指了指现在满地的兵器,忍不住摇头道:“如果继续这么放着,恐怕用不了几个月,就会生锈了。”

    “这里只是临时存放,等到运到乾生元,会有专门的存放阵法。”王胜点了点头,钱老说的在理,他当然不是无法采纳意见的人,赶忙解释道。

    “存放的时间很长,应该是长时间不见天日的。”钱老抽了抽鼻子,似乎在闻着上面的金属和其他的味道:“当年收拾的也很仓促,你看,这上面的血迹都没有清洗,这么长时间,恐怕已经沁入进刀锋之中了。”

    “正好,这才显得这些兵器是真的沙场上厮杀过的。”王胜点了点头,笑着解释道。

    “打造的手法,是普通的三叠锻钢手法。”钱老从铁老手上拿回来,指着上面的锋刃部分说道:“开锋的时候用的是宋国境内滹沱河中游的河底石,那种石头略有些粗,但具备油性,开出来的锋刃正是这种带着斜纹的光亮。”

    王胜并不知道这些到底对不对,所以看向了铁老那边。铁老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在点头,显然钱老说的都差不多。

    “公爷想必是打算出手这些兵器,我也听说了。”钱老看完之后转向王胜这边:“这把刀,不要修复,就留着这些疤痕,我建议用鹿皮加上至少四星级以上的蛇油精细的擦洗出来,光亮会越发的内敛沉稳,配上仿古的狼皮鞘,用鸡翅木做底,效果会更好。可惜,要是有些老一些的皮子就好了。”

    “那个,钱老,老一些的皮子,我这里倒是有不少。”王胜摸了摸鼻子,冲着钱老说道:“仿古的刀鞘什么样式,恐怕还要钱老你帮忙想想。”

    “没问题。”钱老二话不说答应下来。正要继续看,却被王胜阻止。

    “这边来。”王胜带着铁老钱老离开那个小院,又到了旁边的一个小院当中。

    第二个小院里,却是满满当当的首饰宝石之类的。这次,钱老没说什么暴殄天物之类的话,知道王胜只是临时存放一下,还要往乾生元搬,这里存放的地方差了一点,也就没再说什么。

    “厉害!”进门钱老就看到了一个玉石珠串,拿起来放在手上端详了一会之后,直接长出一口气:“这可是当年林家的样式。”

    “你看这个结。”钱老指着珠串上打的结:“这是典型的林家手法,千穿百结,一般人都打不出来这个扣。”

    一口叫破是当年林家的珠串,王胜一点都不意外,如果钱老看不出来,王胜才会觉得他徒有虚名呢。

    “玉珠的打磨手法是当年翠玉堂刘千手的手法,打出来的珠子不是正圆,而是椭圆。”钱老拿着一颗一颗的给王胜看过来:“玉也是好玉,这是出自藏山的万年温玉,你摸摸看,还是温的。”

    “这珠串,最适合那些气血两亏的女子,特别是产后的女子,戴上之后对身体有百利而无一害。”一说起来来,钱老就有些滔滔不绝,收不住口了。

    王胜和铁老一直等待钱老说完,这才互相看了一眼,笑了出来。铁老是真的替这个老朋友高兴,看来,他是真的找到了适合他的职业了。这一切,貌似都要感谢常胜公王胜。

    “钱老,走,再去看看书画。”王胜也想要知道,钱老到底还有什么不知道的,所以刚刚就已经叮嘱了媚儿去准备一些书画,现在应该已经准备的差不多,只等钱老过去看看了。

    “书画?”钱老一怔,随即点了点头:“行,过去看看。也看看哪个人的功底深,让他帮忙画个扇面,题写几个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