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1章第五百五十五章 毛遂自荐的钱老(下)!

    第五百五十五章 毛遂自荐的钱老(下)

    有意思的人!

    “冲您老这话,我送您一件小玩意,把玩着比这个应景。”王胜一听,肃然起敬,冲着钱老笑道:“还请钱老千万别推辞。”

    这个钱酸丁,看起来猥琐,但只这一句话就能听出来人品不错。大家关系好,所以蹭吃蹭喝,可是平常鲁大师他们制作出来售卖的作品,他却绝对不会白拿,宁可倾家荡产从乾生元买,也不会从鲁大师铁老他们手中讨要。有原则的人,王胜还是很佩服的。

    “早就听说常胜公生性豪迈,果然名不虚传。”钱老哈哈一笑道:“公爷美意,老朽自是笑纳,知道公爷你财大气粗,老朽就不客气了。”

    蔷薇一直在跟前伺候着,听着王胜的话,上下扫了钱老几眼,然后匆匆离开。

    王胜笑着请铁老钱老入座,直接就是在招待铁老他们那个小院中,院子里头摆了一桌,三人坐下来,王胜亲自给两位老人斟上酒,这才请两人品尝。

    五粮液喝到酣畅之处,铁老主动开了口:“公爷,听夫人说起要找一位鉴定师,老汉却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称呼,不知道公爷这鉴定师到底是做什么的?”

    话是铁老再问,但听的可是钱老。王胜也明白,铁老这是怕钱老和王胜不熟不好问,才替钱老问的。

    “铁老,钱老,其实这鉴定师啊,说起来也简单。”王胜陪两人喝了一小杯之后,才开口解释道:“就是一个见多识广的,眼力还上佳的人,拿出一样东西,他能给断代,能给说明来龙去脉,能给指出来什么特点,能给请教的人解惑,能最后定出来价值,这基本上就差不多了。”

    王胜说的笼统,但意思却表达的也差不多,基本上就是这么个工作。至于详细的,王胜一边喝酒,一边拿古董来做例子,给两人详细说明了一番。

    不光如此,王胜还又拿钱老手上的那个笔掭说了一遍。比如,这是谁的手艺,用了什么材料,出自哪里,什么年代,上面有什么标记,期间还有什么人收藏品鉴,有什么艺术特征等等,给铁老和钱老分析了一通。

    说着说着,就转到了书画上。当然,王胜不忘记把书画暂时还不能称其为古董的原因说了出来,但如何鉴定,靠着纸质,笔墨,笔锋,手法等等特征来鉴定属于哪个书画高人的作品,这也是鉴定的一种。

    两人听的很仔细,听王胜讲完,铁老没说话,目光转向了钱老这边。

    王胜知道钱老这边肯定有什么心思,不然也不会和铁老一起过来,所以也是一边陪两人喝酒,一边静静的等着。

    钱老仔细的琢磨王胜的话,好一会之后才有些踯躅的问道:“公爷,如果按照您说的,鉴定师这一职位,有没有可能成就大宗师?”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王胜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别说鉴定师,今日在我府里,我托个大,狂妄一点的说,我这个人修为虽然还不怎么样,但我可以肯定,我绝对是一个美食大宗师,同时也是一个音乐品鉴大宗师。”

    “行行出状元?”钱老正在咀嚼着王胜刚刚的话语,听起来似乎深有触动。

    “没错!”王胜大概明白了钱老来找自己的原因,很是认真的回答道:“说实话,现在越来越多的分工,原先的划分已经无法满足现在的要求了。比如说鲁师,他原先是石料雕刻大宗师,但从他开始雕琢砚台文具之后,其实就已经精细到了石雕砚台这个小分类里面,他老人家依旧还是大宗师。”

    “再拿铁老来说。”王胜举完鲁大师的例子,紧接着又说铁老:“以往铁老是铁匠大宗师,但现在,我估计应该有个细分,铁老应该是精细打造当中的大宗师,而不仅仅是一个铁匠大宗师了。”

    听王胜说到自己,铁老也有些意外,但听着王胜的话,却深感有道理。这些年铁老已经很少打造什么兵器之类的东西,完全就是帮助王胜制作一些精密的零件和机械,比如重狙弩,比如车床,比如缝纫机等等,完全不像是以前那个需要站在炉火旁叮叮当当的老铁匠了。

    可你要说铁老不是铁匠大宗师,那是绝不可能的。正如王胜所说,这里面有个行业细分的原因。

    “以前估计也没有音乐阵法师这个大宗师吧?”王胜再次拿一个成熟的例子说了起来:“现在你们也知道,雅韵坐镇的那位,再没有人敢说在音乐相关的阵法上比他老人家还要厉害的。你说他不是音乐阵法大宗师?”

    “公爷,如果老夫想要试一试……”钱老终于不再有什么别的想法,直接冲王胜问道。

    只不过,他刚问出来这句,铁老就打断了钱老的话:“钱酸丁,说你酸你还越发的酸上了。我替你说了,公爷,钱酸丁想做这个鉴定师,你看看够不够格?我们的朋友当中,也就是他看起来什么都懂,偏偏什么都不精,而且读书读的只剩下一股酸味了,如果能在这个鉴定师上走出一条大宗师的路来,也算是他的机会。公爷你看成不成?”

    “成与不成,不是看我。”王胜笑了起来,铁老这些朋友真是有意思,这位钱老也当真是有些文绉绉,在铁老等人眼中,就是酸丁的表现。

    “钱老能拿出真才实学,把一件件的东西讲的头头是道,那才是走上大宗师之路的开始。”王胜接着说道:“您二位说是不是?”

    “对!对!”铁老一阵点头:“成与不成,得拿出真本事来。公爷,要不,您那些东西,让老钱试试?”

    “没问题!”王胜二话不说答应道。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冲着门外的王管事吩咐了一声,让他准备东西。

    那边王管事还没回来,刚刚离开的蔷薇却已经捧着一个托盘回来了。

    “钱老,刚刚让几位大师帮忙赶了一件新袍子,您看合身不合身?”蔷薇捧着托盘,上面是一件叠的整整齐齐的崭新的袍服:“几位大师一听是给您做,都是放下手里的活给您赶出来的,您先试试?”

    ps:昨天第二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