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27章第五百四十三章 军方搏杀术(下)!

    第五百四十三章 军方搏杀术(下)

    在地球上王胜刚刚加入了特种部队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军方搏杀术。当时王胜还有一个小趣闻,让王胜记忆犹新。

    当教官要教授大家搏杀术的时候,王胜还很有幽默感的问了一句:“教官,这个搏杀术有没有一个类似九天十地菩萨摇头怕怕霹雳神光雷电掌之类的高大上的名字?”

    教官当时被王胜问的一脸懵逼,哭笑不得,要不是王胜各项训练成绩优秀绝对会给王胜一次深刻的教训。不过,念在王胜只是问个名字,还没到那个地步,才轻飘飘放过王胜。

    “没有,没有那么高大上的名字。”这是教官的回答。

    “总该有一个吧?”王胜还是不死心的问道:“难道就叫高级军体拳?”

    “就叫军方搏杀术吧!”教官一锤定音,给了一个官方的不能再官方的说法。

    从此,王胜等人就学到了正统的军方搏杀术。

    这个名字,也曾经在王胜和梦中女孩梦中交流的时候传递给梦中女孩,甚至于连其中的技巧王胜也教授过。

    看到这个名字,王胜刹那间就联系到了梦中女孩的头上。

    在这个元魂世界,军方可从来不是什么强者的称呼,甚至于有没有军方这个称呼,都未可知。连朝廷都只能政令约束在京城,所谓的军方指的是哪家?更何况,这可是五百年前的卷轴,前朝大家族的力量更加可怕,军方是个什么东西?

    所以,这个军方搏杀术,只能是王胜在梦中教给梦中女孩的。

    再一看负责整理的老道对这个军方搏杀术的摘要和总结,王胜越发的肯定了。在老道们眼中,这是一门十分歹毒的杀人技法,不讲究美观,不讲究人性,完全的用来杀人的异常高效的杀人技法。

    其中还分为徒手和匕首两种不同的方式。当看到这里的时候,王胜已经完全确定,这就是自己教给梦中女孩的东西。所谓的匕首,肯定指的是军刀。

    “这个卷轴,我要看看。”王胜毫不客气的指着军方搏杀术的名字,冲着老道说道。

    老道瞥了一眼,不动声色的冲着某个角落招呼了一声:“丙十七。”然后就静静的等着。

    丙十七是那个卷轴在目录上的编号,这也是王胜指点过的,有一个明确的编号和位置,找起来十分的方便。

    大观主倒是十分好奇。王胜看了半天,就选了这么一个战技卷轴,让他很是有些意外。什么样的战技能让王胜如此感兴趣?从王胜接过目录册子一看,心中顿时了然。

    “杀人的事情,还是少做点为好。”军方搏杀术上写的评语是十分歹毒,这让大观主略有些不喜。反感倒还谈不上,但是身为道门领袖,总觉得有违天和。

    “狗屁!”大观主的话音一落,旁边的凌虚老道就一句狗屁骂了出来:“你没杀过人?”

    “老祖,我当然杀过。”大观主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虽然身为大观主,有的是人替他做这种事情,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年轻的时候大观主就没杀过人。

    “你自己都杀人,还管别人杀不杀人?”老道眼睛一瞪,直接就给了大观主一句。

    “弟子只是觉得长老就算是杀人,也不用什么歹毒手法杀人。”大观主满心的无可奈何,可还是不得不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

    “狗屁!”凌虚老道又是一句狗屁脱口而出,他是老君观辈分最大的老祖,而且还不是王胜这种俗家长老,那可是真正的论起辈分字号都比大观主高好几个字的老祖,别说骂他句狗屁,就算是伸手抽他耳光,大观主恐怕也得老老实实的受着。

    “一看你就还没悟透。”老道也不是那种只骂不讲道理的人,骂完了之后,还是要给大观主说透道理的:“你杀人用剑,他杀人用刀用弓弩,一样的杀,有什么区别?”

    军方搏杀术老道是看过的,不过在他眼中,这种杀人手法相当低级,还需要近身搏杀,老道可看不上。但上面负责抄写的人的评语他看了,对此也只是微微摇头,无非就是高效的杀人手法而已,一刀毙命,能比和人对打砍人几十刀再要命更歹毒?

    老道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当年和王胜结识的时候,为了给王胜演示他学到的太极拳的精髓,一掌把人拍到墙上,拍成一张肉画的时候,那杀人场面可比一刀毙命要恐怖不知道多少倍。

    王胜听着最后那句话,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此刻想到的,却是《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驳斥灭绝师太的弟子的话语:“他(青翼蝠王)用牙齿杀人,尊师用倚天剑杀人,一般的杀,有何善恶之分?”

    老道,是真看的明白啊!

    大观主虽然已经晋级到了十重境,但很显然,有些心境上的小细节,他还是没能看得开。当然,这个和性格有关,也和环境有关,毕竟是道门领袖,心中没有那么多的杀伐之气。

    已经有小道童捧着丙十七的卷轴送了过来,老道拿在手中,挥挥手让小道童离开。这才伸手将卷轴递了过去。不过,不是递给王胜,而是递给大观主。

    大观主愣了愣,赶忙双手接过,也不端什么架子,打开卷轴,仔细的看了起来。只看了开头的一部分,他就明白过来,这不过就是一种高效的杀人手法而已,要说歹毒还真算不上,反倒是一击毙命,对死者来说,简直没什么痛苦。

    “你啊!”老道的话语声已经缓和了下来,冲着大观主指点道:“心中还有善恶不是坏事,可偏偏要以自己的善恶看人,修行不足啊!”

    “多谢老祖指点!”大观主当然明白老祖什么意思,赶忙道谢。同时马上转向王胜,开口致歉,不过不等他开口,王胜已经主动表示了谢意。从出发点来说,大观主并没有恶意,反倒是为他考虑,这是王胜要感谢的。

    “唉!你也就是陪我们喝酒的时候顺眼。”老道再次长叹一声,然后不再说话。

    大观主讪笑了一声,伸手将卷轴递给了王胜,乖乖的拿起酒杯,和凌虚老道碰了一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