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25章第五百四十二章 卷轴(下)!

    第五百四十二章 卷轴(下)

    “这次提前场都是自己人,没外人,观主把需要调养的那些人也带上。”王胜把自己提前场的目的说了出来:“本来就是给自己人方便的,他们要调养,这个最合适了。”

    大观主本来就是靠着大宗师音乐会才突破的,当然比任何人的感触都要深。这些好处都不用王胜再强调,他就自己心里有数。

    “对了,给了点天子面子,让皇家加进一百人来。”王胜不忘记和大观主提一句皇家的事情:“王府里的女子六百个左右,府中的护卫一百人,剩下的全都是咱们老君观的人。”

    说是只有二百个,其实加上那些护卫算起来,远超过这个数了。

    “应该的,在人家地盘上,总要给足够的面子的。”大观主可是待人接物的好手,人情事理比普通的讲究人还要清楚,闻言只是微微颔首,一点都没有因为王胜把本该属于老君观的位置给了天子而不满。

    “走,去藏经楼。”大观主知道王胜想知道那批卷轴的情况,也不拖延时间,起身冲着王胜说了一句,两人直奔藏经楼。

    “你们可真敢要。”凌虚老祖回来,肯定是和大观主说过那批卷轴是怎么回事了,所以路上大观主才对王胜感叹道:“人家祖上传下来的,挖了一年多时间,你只过去指了个地方就敢要人家两成五,当真是冒险啊!”

    “也就是懒得和他们再磨。”王胜对此到不觉得有什么:“再磨一磨的话,三成也能磨下来。不过人也不能那么贪,最好的东西拿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总要给人家留点。”

    金钗和长剑,凌虚老祖早就说过会和大观主提一句。不过也只限于大观主,不会再有其他,所以王胜并不奇怪大观主知道这些。

    当时那批清字辈老道连夜赶回老君观,可把大观主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千绝地里面的基地发生了什么事故呢?

    结果老道们把随身带的纳戒一拿出来,大观主看了几个,就立刻傻了眼。这批东西,简直烫手啊!

    仔细一问,才知道了其中的详情。对此,大观主也是佩服万分。王胜和凌虚老祖居然影视从人家两家祖传的绝世藏珍当中挖出了两成五的好东西。黄金什么的不用说,光是这两成五的卷轴,就足以让大观主喜出望外了。

    装着黄金皮毛首饰兵器的纳戒,大观主一开始只是扫了几眼,后来连看都懒得看了,直接让人第二天送到常胜公府上,交给媚儿。倒是那批卷轴,大观主亲自组织了一批清字辈的老道,将藏经楼封了起来,挨个的妥善处置。

    毕竟是五百年前的东西了,在千绝地核心内圈那个地方放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材质什么的会不会有影响,打开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奇怪的变化。所以,大观主也发了狠,找了一批手快的老道,从纳戒中拿出来一个打开,然后马上抄写,不管会不会有变化,先把内容记下来再说。

    不管里面是什么内容,哪怕是账本,那些老道也是一笔一划的飞快记下来。别人可能觉得拿着账本没用,但大观主掌管了老君观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账本里能记载多少别人不清楚的事情呢?

    这应该是当年天下第一高手林家的账本,从里面一定可以找到一些当年的没能流传下来的记载,简直就是绝世珍宝。

    连普通的账本都是如此,更不用说那些记载着武学的秘籍。哪怕不适合老君观的人修行,也先记下来再说。

    按照几个老道的说法,可能最强大的功法应该是已经被史家或者甘家人挑走了。不过这没关系,哪家的修行功法也都有个脉络可言,不可能上来就修行最强大的功法。就如同老君观,正统的修行一路修行上来,最后才是道藏心法。就算学不到道藏心法,可前面的一脉相承的功法研究一番,也能知道一些道门功法的奥妙。

    林家的秘籍也一样会如此。每一个卷轴的内容全都重新抄写一遍,就算是有图,也会照样绘制一遍。

    王胜和凌虚老道在千绝地内圈陪着大雪玩耍的时候,老君观这里简直是戒备森严,一群白胡子老道不分白天黑夜的在抄书。

    庆幸的是,这些卷轴即使放了五百年,即使在千绝地内圈被熏陶了五百年,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变化,打开也没有变成飞灰。但既便如此,大观主也不敢稍有放松,全都抄写了一遍之后这才放心。

    “全部重新抄写了一遍,原先的卷轴原本都封存到了纳戒之中。”大观主亲自带着王胜,这两个人进来根本不会有人阻拦,直接进了藏经阁,上到了二楼。

    “来了?”远远的王胜就已经听到了凌虚老道的心跳和呼吸,上来之后,老道抬眼看了王胜一眼,打了声招呼,然后继续埋头在那堆卷轴之中。

    “来了!”王胜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到了老道对面,伸手就拿出来三瓶五粮液。

    老道手臂一晃,一瓶五粮液就到了他手中,打开了盖子,直接仰头往口里就是一倒。旁边的大观主却很斯文,一边平静的坐到桌子边,一边还顺手拿出来两个酒杯。

    当着大观主,王胜当然不能学老道那种样子,和大观主倒了两杯,慢慢的小饮着。大观主早已经在王胜当初的启发下喝过美酒,现在自己不会主动喝酒,但王胜和老道要喝,他也会很随和的陪两人几杯。

    “这么多年,你也就是喝酒的时候才最中看。”老道对大观主其实心中已经十分满意,可嘴上却始终不饶人。喝酒这种犯戒的事情,在老道看来才是真正看破世情学到道门精髓的表现。

    “公爷想知道这些卷轴的情况。”大观主陪着两人喝了几杯之后,才笑着说出王胜的来意。

    “什么公爷?长老!”老道很不满意大观主对王胜的称呼,纠正了一番之后,这才拿出来一本线装的纸册子,扔到了王胜的面前:“这些是他们整理出来的目录,你先看看,哪些感兴趣再找原本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