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99章第五百二十九章 梦中领悟(下)!

    第五百二十九章 梦中领悟(下)

    再次做了一小锅粥慢慢喝掉之后,王胜和凌虚老道相对苦笑。

    之前哪一次进来不是该吃吃该喝喝,什么都不用操心的?这次居然六天六夜一人喝了两碗粥,还不敢多吃多喝,这叫什么事?

    也幸亏三层冰屋将罡风和严寒都挡在了外面,即便火堆灭了,依旧还能维持一定的温度。否则的话,两人说不定会在感悟中被冻僵,然后成为两个冰人。

    “你不是说要进来修行吗?”老道忽的想起了王胜说过的要进来的目的,忍不住问道:“修行的怎么样了?”

    老道不说,王胜差点就忘记了。赶忙集中精神,意识进入了元魂空间中,仔细一看,顿时间傻了眼。

    战斗意识小人似乎还没有完全消化那些吸收的气息,正抱元守一,端坐在元魂空间一角修行。

    王胜也不干扰战斗意识小人,只管往大池子那边看去。一看过去才发现,这几天沉迷于女子梳头,沉迷于理顺自己的拳意,并没有刻意的去修行。可是现在那个大池子的冰面,已经隐隐的超出了池子边缘,不但满了,还有溢出来。

    意外惊喜啊!王胜都不知道该说自己是运气好还是差了。像之前那种无念无想的修行状态,其实是许多高手毕生的追求。在那种状态之下,潜意识自发修行的效果,才是最让人无法想象的高效。

    现在看起来,王胜就是在那种状态之中,不自觉的修行,被女子的动作带动,才成就了现在的结果,元魂晋级条件超额完成。

    “完成了,随时可以晋级。”王胜意识回到现实,冲着老道说道:“养上一天,就在这里晋级。”

    老道当然没意见。事实上,当他发现阻止不了王胜这么干,而且自信能够保护王胜周全之后,老道自己也有些好奇,在这里面晋级会是什么感受。那种比外面浓郁几十倍的灵气灌注到了体内,是什么感觉。

    晋级也不是什么时候晋级都好,总要养精蓄锐才行。虚弱不堪的时候晋级,到时候灵气是充足了,可是人都撑不住,绝对功亏一篑。

    王胜和老道连着两个三天水米不进,身体本来就虚。这时候再来晋级突破,灵气淬体的时间王胜一向很长,真的现在晋级,恐怕王胜都未必能支撑到灵气淬体完成就会晕倒。那可就不是在晋级提升,而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了。

    不过,并不是说休养的这段时间内两人就没事干了。王胜理顺了太极拳理,老道琢磨透了道藏心法,两人正好可以交流一下,互补。

    太极拳理不是那么好描述的,但是王胜知道凌虚老道领悟力惊人,所以也不多废话,把冰屋中间清理了一下,就在冰屋中间开始打起了自己领悟的太极拳。

    本身太极拳练习的时候就不需要多少空间,最简单的,前后左右三乘三步的空间,一个小九宫格就足够了。

    凌虚老道目不转睛的看着王胜的动作,同时自己心中也在琢磨着,理顺着。到了他这个地步,连王胜拳风打出来的气息都能准确的感知到,辨别王胜有了哪些改变简直轻而易举。

    王胜只是在幻境中在梦中琢磨过拳理,现实中还是第一次。一开始身体跟不上想象,总有些许的磕绊,但当王胜从第二遍开始,拳意就开始行云流水起来。

    举手投足之间,王胜似柔实刚,如封似闭,圆润协调,只感觉全身上下都如同泡在液体营养液当中,没有哪一块肌肉会刻意的紧张,该松的松,该紧的紧,一套拳下来,简直就是泡了个热水澡,浑身舒畅。

    不过王胜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第三遍的循环。练拳不是练习一遍就可以的,王胜要把这种感觉多次的练习,一直练习到自己的肌肉记忆。当王胜突然遭到袭击也能下意识的打出来的时候,就算是初步达到目的了。

    本身王胜的力量就极大,再打太极这种以柔克刚的拳法,之前就显得有些不怎么协调,总有点用力过度的感觉。王胜自己有这种感觉,老道也有同样的感觉。当然,两人都清楚,这是因为王胜依旧还无法完美的做到阴阳平衡所致。阳刚之气太浓,阴柔不足,才会有这样的缺陷。

    可现在,那种别扭的感觉再也没有。不管是攻还是守,不管是拳掌还是身体其他部位,处处顺心,处处顺意,处处趁手,那种感觉简直让王胜打拳的时候都能开心的笑出来。

    连打了十遍,王胜的动作已经越来越顺,越来越自然,越来越轻松。老道也看的是心痒难耐。等王胜打完,老道二话不说,上前站到了王胜对面,伸手双手,就要和王胜推手。

    光是看不动手是无法领悟精妙之处的,最方便的莫过于在看过王胜的表现之后再和王胜推手,直接上手感受。当然,也就是老道,换个人王胜都懒得和他推手,你倒是想学,有那个资格吗?就算是有资格,可能接下王胜的一推?

    王胜经历过赑屃变之后,身体就力大无穷,现在越发理顺了太极拳理,随手轻轻一推,哪怕只是用意不用力,恐怕也是几万斤的力道。别说没学过太极的那些人,就算是老君观里清字辈的那些老道士,也未必能和王胜真正的来推上几下。

    也就是凌虚老道,修为高绝不说,自身对于太极拳理的认知并不比王胜低多少,才能和王胜推个旗鼓相当半斤八两。

    饶是强悍无比的老道,在一上手和王胜推了一下之后,也不由的失声赞道:“好!”

    两人一推一收,一承一接,只是来回的十几下,就已经配合的无比的默契,你来我往,你进我收,来回来去之间,感受着自己的力量,感受着对方的力量,自己发力,化解对方的力道,如同演练了几十年。

    如果有外人看到的话,此刻两人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个人一般,就连两个人的气息都恍如融合在了一起,无分彼此。令人赞叹不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