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85章第五百二十二章 要不要翻脸(下)!

    第五百二十二章 要不要翻脸(下)

    “还按照我们的协议分。”王胜直接给分赃的原则定了调子:“我拿四分之一,你们平分剩下的。”

    这原则两位大长老当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但问题是,这些卷轴上记载的东西也没看,怎么区分?

    如果一个卷轴是超级功法,一个只是一个普通丹方,那谁分到丹方,估计也会觉得不平衡。这方面想要让各方满意,可以说,根本就不可能。

    就算是同一种功法,三家可能都想要,又怎么可能分配的平均?

    “卷轴种类怎么算?”史家大长老笑吟吟的问道,似乎完全看不到自家子弟已经戒备起来的模样。

    “不好算啊!”甘家大长老同样也笑了起来,似乎也在头疼这个问题。

    两家的子弟都看着自家的大长老,就等大长老一声令下,马上翻脸。只是,看起来战意高昂的样子,可大家的心里其实都是打鼓的。

    刚刚王胜的两只雪鼠突然跑出外面,那是一个信号。谁要是真的相信那是出去找食物那就是二傻子。最大的可能,是雪鼠出去给王胜早已埋伏好的妖兽发信号了。

    也就是说,一旦翻脸,就算是两家的高手众多,彻底将老君观的人镇压,可他们也未必就能有机会活着离开这个洞窟,外面绝对有成群的恐怖妖兽在等着他们。结局其实都可以想象,最好的结果,就是大家能把老君观的人和王胜都拼死,然后大家一起死,再不可能有更好。

    要翻脸吗?两个大长老都在忐忑,也都期待着王胜能给出一个能完美解决三家分赃不均的办法来,至少让他们来想的话,一时半会还真不好说。

    这问题很棘手,在出发之前他们也头疼过,没想出来一个完美的结果。如果只是两家的话,也许大家可以双方共享一下。可是加了一个老君观,变成了三家,恐怕这办法就未必好了。

    一方面是势力太多,会大幅度的降低这批功法的价值。另一方面,各家未免有私心,谁都想要独占林家的超强功法,谁能愿意和平的让其他两家占便宜?

    “有一个最简单粗暴的办法。”王胜也知道气氛有些微妙,同样笑着开了口。

    两个大长老精神一振,就等着王胜开口,如果真有道理,也未尝不可。

    “这个区域大概是个长方形。”王胜指了指坍塌的卷轴部分区域:“长边量一下,分成一百份,我拿最左边的二十五分,剩下的你们自己平分,也不用管内容是什么,如何?”

    “不行!”王胜的话音一落,两个大长老就直接摇头否决。

    王胜的法子看起来公平,实际上极不公平。谁都知道,边缘肯定没什么好东西,真正的好东西都在中间。王胜这边拿边上的东西两家肯定是没问题的,可问题是,剩下的怎么分?两家谁拿中间的?谁拿边上的?

    史家甘家两家分赃不均打起来的话,恐怕正中王胜下怀。坐山观虎斗,然后本身还有外面的妖兽接应,多好的算盘?

    他们两家在外面准备了那么久,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怎么可能到了最后关头分赃的时候玩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手段?

    “对公爷不公平,我们也过意不去。”甘家大长老笑嘻嘻的否定道:“不合适!不合适!”

    旁边的史家大长老虽然没开口,却也是频频点头,他也是这个意思。

    “我们没有太多时间了。”王胜知道他们的心思,忍不住出声提醒道:“一个一个的看过来鉴定过来,恐怕会夜长梦多。而且就算是鉴定出来了,恐怕也是一场好打,你们想清楚了?”

    两人互相看了看,心中未尝不同意王胜的观点。可是,知道归知道,要让他们现在就损失自家的利益,两人谁也不乐意干。

    “要么换一种方法。”王胜再次开口:“一家出一个人,蒙着眼睛,也不看卷轴是什么,在里面乱捡。按照我们三家的分配数量来摸,找到什么是什么,这样也不伤和气,如何?”

    让三个人在里面蒙着眼睛乱摸,反正看不到卷轴的标题,不打开卷轴也看不到卷轴里面的内容,纯属撞大运,就看谁家子弟运气好。

    相对来说,这倒是一个在这种情形之下略公平的方法。既然都知道好东西在最里边,那大不了一开始三家人都在最里面摸,慢慢再到周围好了。

    两个大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心动,但是还是有些心有不甘。这个就是纯粹的碰运气,看似公平,可真的运气差的那家,难道就真的安心接受这个结果?

    “还不行吗?”王胜催促了一句,语气中已经有些不耐烦。

    两家高手都不说话,都在等着自家大长老的决断。反正都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就算是明知道最终免不了一个同归于尽,可他们这种级数的高手,又怎么可能临阵脱逃?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甘家大长老知道,自己不说点什么不行了,直接开口很明确的表达意思道:“比如,相对公平,但又能让我们略微主动一点,不用这种撞运气的办法?”

    说白了,两家都想要自己明确的看到名字再挑选卷轴,这样才能更主动,挑选更好的东西。可问题是,他们两家自己都琢磨过,也互相商量过,总是找不到办法,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想看着名字挑?”王胜挑了挑眉毛,笑着问道。

    “那当然是最好了!”史家大长老笑着接话道。

    “我倒是无所谓。”王胜笑了笑,冲着两人问道:“关键是,你们两家,谁先挑?”

    其实所有的一切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他们两家之间的先后,解决了这个,基本上也就彻底解决了所有的矛盾。至于说王胜,王胜想要的东西根本不是这些,而是那个金钗和长剑。相信凌虚老道也未必就会觉得这些卷轴会如何重要,对老道来说,道门传承的那些东西还没完整的拿回来,又拿外人的东西能有多大的意义?

    不公平,其实是甘家史家两家人别苗头。难道他们还真想和王胜同归于尽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