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38章第四百九十九章 宝庆馀堂的隐藏实力续十五!

    第四百九十九章 宝庆馀堂的隐藏实力续十五

    “就是这样?”王胜听完夏家三长老的话,皱起了眉头,很是不可思议的反问道。

    “就是这样!”夏家三长老苦笑着冲着王胜说道。

    夏家有些人追杀阿七的原因经过三长老发回消息夏国那边的调查,今天总算是给出了答案。

    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其中一个长老私下里接受了宝庆馀堂的好处,帮助宝庆馀堂通过夏家的渠道转移宝庆馀堂的财产,并在他的保护之下,让宝庆馀堂的大队人马穿过了夏国,然后进了南方的山越之地。

    阿七的那个朋友就是其中执行人之一,和阿七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其实已经算是宝庆馀堂的转移行动到了后期。

    不过,因为宝庆馀堂转移财产的事情太大,宝庆馀堂不想让任何人发现,更加给了夏家那位长老数额十分惊人的报酬,于是,夏家那位长老就派出了杀手去追杀阿七。

    听起来也很简单,其中的逻辑也说得过去。毕竟宝庆馀堂这次转移财产能够如此的成功,在各方的眼皮子底下完成这么隐秘的大事,稍微一点风声泄露就会万劫不复,由不得他们不谨慎。

    可是,如果只是这样的一个调查结果的话,夏家未免也有些太过于敷衍了。阿七在千绝地被追杀了半个多月,难道就是这么一个结果?

    “夫人受的委屈,我夏家负责赔偿!”夏家三长老一边说着,一边双手奉上一份礼单,这是给阿七的赔偿。礼物已经送到了外面那个门房院落当中,只等接收了。

    礼物绝对价值不菲,能送进公爵府的东西,真的要只是夏国的一点点土特产,那会被全天下的人笑掉大牙的。补偿阿七受到的惊吓,如果单从价值上算的话,也可以说是足够了。就是王胜感觉,夏国这个调查,实在是有点敷衍了。

    “宝庆馀堂其实是逃进了山越之地,对吧?”王胜顺着夏三长老的话反问了一句:“昨天我这里的那个刺客,也说是出自山越之地,宝庆馀堂在山越之地是怎么站住脚跟的?”

    “说起来惭愧,这件事上,夏家出力不少。”夏三长老虽然嘴上说的惭愧,可是脸上一点惭愧的表情都没有,有的只是痛惜:“那位长老不但派人在夏国境内帮忙转移财产,甚至还派了几个高手进了山越之地帮忙对抗蛮族,足足帮忙了一个多月,让他们站稳脚跟之后才退出来。期间还损失了两个传奇高手,两个传奇高手啊!就为了给别人家谋取好处。”

    “你说的这个长老,现在怎么样了?”王胜多嘴的问了一句,这家伙应该也算是追杀阿七的幕后黑手,主使人,怎么也不能安然无恙吧!

    “已经被国主下令拿下,还在审问到底都做了些什么,还有什么没说出来的。”夏三长老看起来很是为那个长老不值:“已经贵为长老,夏国重臣,只要再为夏国多立功劳,下一个分封的侯爵绝不会错过。可惜啊,一念之差!”

    这一下王胜就明白了,夏三长老说到下一个分封侯爵的时候王胜就彻底明白了。上次瓜分凯旋国的时候,夏国得到了一块凯旋国的地盘和一份分封侯爵的空白名字的圣旨,填上谁就是谁,这是给唐夏冯三国的奖励。

    夏国肯定是把这个侯爵的名额给了另一个人,不管什么人吧,总之是没有那个长老的份。于是,那个长老心里不平衡了,正好这个时候宝庆馀堂找上门来,于是那个长老立刻动心,开始帮着宝庆馀堂谋划转移,才有了宝庆馀堂突然之间消失的事情发生,各方还无论如何都查不出踪迹来。

    有一个国家帮忙隐瞒,其他国家要是能够短时间查出来才怪了。这一切就说的通了。

    夏三长老告辞的时候,还一个劲的抱歉,那个长老现在知道的东西太多,还需要仔细打问,所以,他的脑袋暂时还需要安在他的脖子上,等到彻底弄清楚了一切,夏国会把那个长老的脑袋奉上,彻底让阿七夫人消气。

    “就这样?”媚儿和蔷薇以及阿七听着王胜给的解释,和王胜一开始听到的一样,觉得夏国在敷衍。

    “就这样。”王胜对媚儿她们还能说什么,只能苦笑了一声:“好在他们给赔偿了。阿七,这些都是你的。”说着,把夏三长老带过来的礼单递了过去。

    “七妹妹,快看看,快看看,看看他们有没有诚意!”媚儿一看到礼单,眼睛立刻瞪大了,马上怂恿着阿七接过礼单查看。

    王胜刚刚也说了,这是夏家给阿七的赔偿,所以是阿七的东西,媚儿倒是没有手长到要抢阿七的东西,只是不停的怂恿她赶紧看。

    好歹也是一国的赔偿,三女很快就拿着礼单大呼小叫的去看实物去了,这边只剩下王胜和凌虚老道,面面相觑的看着苦笑。

    “夏国说的这些,你信吗?”凌虚老道和王胜结伴往练功房那边走去,路上老道才问了一声。

    “信一半。”王胜边走边说道:“总觉得有些话说的不尽然。”

    “哪一半?”老道又问了一句。

    “夏国帮宝庆馀堂转移财产应该是真的,出高手帮宝庆馀堂在山越之地扎根也不假,但要说只是一个长老不平衡所以才做出这种事情,鬼才信。”王胜笑了起来:“一个长老就能瞒住整个夏国,让夏国成为宝庆馀堂的通途,怎么可能?”

    “你觉得,这是夏国国主的意思?”老道似乎并没有往这方面想过,他一直不在意这些政治上的事情,反倒是这方面需要王胜的分析。

    “八成的可能吧!”王胜点头道:“甚至派出高手帮助宝庆馀堂站稳脚跟压制蛮族也是一样,只不过出发点并不是帮忙而已。”

    “懂了!”老道也不是傻子,王胜说这么明白了,他要是还不明白就说不过去了。

    “可能夏家也是低估了宝庆馀堂的隐藏实力,本想连着宝庆馀堂一口吞下的,结果忽然之间宝庆馀堂脱离了控制。”王胜猜测道:“估计他们现在也在头疼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