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08章第四百八十四章 敲打黎叔(上)!

    第四百八十四章 敲打黎叔(上)

    影子不是无忧城的人,从来都不是,只是卧底在无忧城而已。以前就有足够的地位,现在加上和王胜的关系,更是能能接触到无忧城的核心。

    关键影子接近王胜,当时表面上是无忧城主的意思,是城主的安排,所以他到现在都没有暴露。

    有这个关系,加上媚儿和影子的特殊关系,王胜倒是可以让影子在给皇家传递消息的时候,不忘记给自己这边也盯着点。所以才有了媚儿送影子离开的举动。

    影子也的确是对皇家忠心,但他更知道自己远离京城远离天子十几年,自己和媚儿的这层关系,可比和天子要稍微近那么一些。反正媚儿是货真价实的公主,忠于公主和忠于天子能有多大区别?无非就是送点消息而已,完全没有问题。

    不知不觉中,当着管家的面,王胜就在无忧城布下了一个眼线,管家却完全不知道。

    现在管家要忙的事情不少,当然最重要的是赶紧告诉城主大人这边商谈的消息,以及王胜的条件。送完信,管家就开始安排人调查这些日子里和皇家交响乐团的乐师有接触的人,在动手的人赶过来之前,管家就要确定所有的目标。

    此外,这可是在京城里大规模的动手,不管无忧城如何的藐视皇权,也要和朝廷打声招呼。好在朝廷这边只要不傻没有派人去勾引那些乐师,那么无忧城动手只会对朝廷有好处,只要打好招呼,完全不用担心天子这边不答应。

    消息传回无忧城,年轻的城主大人看到这条件,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愤怒,而是微笑。似乎很享受这其中的感觉一般,享受了好一会之后,才让人把黎叔请来。

    “做什么?”黎叔一看就是很不耐烦的,不知道是做什么事情被打断了,赶来的时候脸色十分不好看,说话也没什么好语气。

    其实不止是这个时候对城主这样的态度,从京城赶回来之后,黎叔的脸色就一直没好过。

    城主大人早已经从随行的那两个女红牌杀手的口中知道了黎叔在京城中遭遇的一切,当然知道他脸色不好的原因。无论是谁,被揍的鼻青脸肿还不能反抗,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的。

    “这是今天管家从京城发回来的,黎叔你看看吧!”年轻的城主背对着黎叔,随手将管家传回来的信函扔到了黎叔座位边的桌子上。

    黎叔剜了城主的背影一眼,然后拿起了那封信函,只看了几行,就已经怒不可遏。砰,重重的一掌连同信函都拍在了桌子上,桌子整个的变成了粉末,可柔软的信函却好像很坚硬,没有丝毫的损坏。

    “我这就去杀了他!”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黎叔大怒,几乎要跳起来暴喝了。

    “我完全支持!”城主连头都没有回,只是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到笑意:“那家伙现在就在京城,据说修为还有些损耗,除了无忧城的其他人不能出手之外,你需要什么样的帮助?情报,消息,金币,阵法,什么都可以。”

    城主这么表态,按道理黎叔是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可是黎叔一想到京城的那个恐怖的凌虚老道,一想到自己被迫答应的三年之内不对王胜出手的条件,就一阵迟疑。

    暴跳如雷是暴跳如雷,可是他能现在马上返回京城,然后干掉王胜吗?不能!所以,城主的这些支持完全就没有意义。所以,再暴怒,黎叔也只能是口头上表达一下,然后颓然的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

    “去啊!”城主往前走了几步,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也许是设计巧妙,也许是这个时候的太阳恰好到了这个位置,一道阴影将城主大人的脖子以上遮蔽的严严实实,从黎叔这个方向角度看,根本就看不到城主大人的面孔。

    “我还要看守武库。”沉着脸,黎叔咬着牙说出了这几个字:“武库当中的阵法还需要重新设计。”

    “原来黎叔您还记得您要看守武库啊!”城主大人揶揄的话语直接传了过来:“真是难得啊!那前几天黎叔你一声招呼都不打,强行带着一群高手去了京城是干什么?真的是打算欣赏音乐会吗?”

    “我去杀独狼。”黎叔被城主的语气刺激,怒火再次冒了起来:“怎么?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城主大人针锋相对的话马上反击了过来:“你和无忧城的承诺当中,有可以随时离开一段时间的协议。可你既然去了,为什么不动手?”

    “没找到机会!”黎叔的气势慢慢的软了下来,面对这个年轻的城主,虽然他随时可以出手杀城主一百次,可他却始终不敢对城主出手,甚至于现在连对着城主大人发怒都不敢了。

    “哈,没找着机会!”城主打了个响亮的哈哈,冲着黎叔问道:“独狼那边说,在京城他至少放过你性命两次,知道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放过你?”

    放过自己两次?黎叔瞬间就明白了是哪两次。第一次是凌虚老道直接面对他的时候,第二次应该是在音乐会的现场,当时凌虚老道要是不帮他,他就只有被一千个高手活生生的给磨死。

    “因为无忧城。”黎叔彻底没了脾气。他脾气火爆是火爆,但也看对谁。对那些普通的高手可以,对普通人可以,甚至对王胜也都可以,可对城主,他没这个底气。正如城主大人所说,要不是因为无忧城站在他背后,他早就死了好几次了。

    “你也知道是因为无忧城!”城主揶揄的话语再次响了起来:“我很不明白,黎叔,无忧城哪里让你不够满意了,你非要给无忧城惹下这么大的麻烦?你知道这次为了给你解决后面的事情,我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我派出了我的贴身管家,从小伺候我长大的管家,去京城里向独狼求情,必要的时候甚至不惜下跪,让独狼去踩我的脸!”不等黎叔回答,城主就已经暴怒了:“就因为你守在武库的时候还他妈的不讲规矩!我的管家亲自带过去的人,你他妈老老实实拿东西给人就那么难吗?会死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