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75章第四百六十七章 这是什么膜(下)!

    第四百六十七章 这是什么膜(下)

    原来这些大宗师们已经找到了合适的材料,王胜心中松了一口气。自己就算是再熟悉,也不可能比这些活了这么大年纪整天浸淫在乐器中的大宗师们更懂的什么材料好,他们要是能够找到合适的材料,那再好不过了。

    看着一群大宗师神神秘秘的不打算透露材料是什么,一副想要让自己震惊的架势,王胜也觉得好笑。平均年龄都超过八十五的一群老小孩,当真是容易满足啊!

    也许,正是因为他们这种纯真的心态,才能执着专注的沉迷在音乐的世界中,才能成为各种乐器的大宗师吧!

    说实话,王胜见过的大宗师,基本上全都是这种数十年如一日的专注于某个行业某个手艺持之以恒的高手,以他们在自己专注范围内下的功夫,不成为大宗师才是奇哉怪也。

    既然大师们有这个兴致,王胜当然不会扫兴,马上和众人一起直奔小剧场。反正只是听音色,也不用叫太多人,基本上,有这一群大宗师们集体评判就足够了。

    于大师直接背了一个布包,里面长长短短大大小小的笛子插了怕不有几十支,王胜看的眼睛都直了。于大师的作品,每一根恐怕都是笛子当中的极品,居然都拿出来献宝?

    很显然,王胜的目光让于大师十分的满足。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于大师多多少少也已经能够摸到点王胜的性格,不用问,这小子第一反应绝对不是这些笛子的音色有多好,而是权衡这些笛子的价值了。

    “于大师,如果你们肯在皇家艺术学院旁边开一个乐器的铺子,我保证这又是一个乐器界的乾生元。”果然,王胜一开口,说的就是和钱财生意有关的东西,于大师一点都没有料错。

    “乐器界的乾生元?”于大师一愣,旁边那么多的大宗师也是一愣。

    乾生元现在好大的名声,就算是不怎么习文断字的人也知道,那是书法界最顶级的品牌了。不说那些文房工具的精妙之处,光是那些东西代表的价值,就足以让全天下任何一个人为之侧目了。要是再算上真正懂的人知道的妙处,可以说,现在乾生元的物件,已经有一部分成了大家族的传家之宝了。

    学习音乐的人怎么可能是文盲?特别是成了大宗师的这些人,平日里就算是记谱什么的,也都需要书写,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乾生元的名号?

    如果王胜说的能够实现,乐器界的乾生元?那将是怎样的辉煌?一想到他们很可能做出来一个乐器界的顶尖品牌,这些大宗师也不淡定了。

    只从一个音乐能够带动灵气震荡帮助修行,大家就知道,音乐和乐师的崛起也不过就是时间问题了。如果再能做出来一个乐器界的乾生元出来,那是足以流芳千古的美名啊!

    很明显,众人都动心了。王胜看在了眼里,脸上的笑意越发的盛。

    这个问题以后再说,都是大师,很快大家就收拾心神,回到了眼前。先把笛膜解决了再说。

    最开始拿出来的几根笛子,都是植物膜。这其中那几位木工大宗师也是起了极大的作用,他们用他们的巧手把某些植物上薄薄的那一层膜完整的揭了下来,换成是一般人,恐怕还做不到这一点。

    笛子一开声,效果果然不同,音色瞬间就清亮了起来,比起单大师那根笛子当中多了跟竹刺效果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怪不得于大师他们一夜不睡,光是这个音色,就值得大家彻夜不眠。

    连着换了几种膜,都是植物膜,音色有亮有暗,各不相同。开孔的大小也有关系,有的音高,有的音低,让众人拿不准主意。

    “这样可以区分高音笛和低音笛,一个乐队不可能只有一种音色的笛子,不是吗?”王胜随口就给出了开孔大小那个好的问题。

    其实也是大师们自己钻牛角尖了,皇家交响乐团早有现成的例子,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不就是这么区分的吗?笛子只是大家用的时间长,有点固有思维,没有往那个方向想而已。

    一句话的提醒让众人又是眼前一亮,争执了小半天的问题就这么解决,让众人都有点荒唐的感觉。早知道这样,之前还争个什么劲啊!

    接下来,笛膜换成了动物膜。开始的几种,按照于大师等人的介绍,这是从某些强大的魔兽身上剥下来的筋膜。

    音色比起植物膜来,略有些差别,但结实程度却是千百倍的提升,至少动用灵气演奏的时候,也不会轻易的震破。如果不看音色的话,唯一的缺点就是吹奏的时候很费力,没有点修为,轻易吹不动这笛子。

    单纯的追求音色的话,显然这些动物膜比起植物膜来说要差不少。看于大师等人兴冲冲的样子,王胜有些想不明白,难道他们还会在乎能不能帮助修行?身为音乐家,不应该是声音为最高的最求吗?这也有必要让王胜来评判?

    看着王胜一脸想不通的样子,几个大师心中爽快无比,总算是报了王胜上次点评的“一箭之仇”了。能让王胜想不明白郁闷一番,说明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几位大师的这番暗中得意让王胜越发的不明白,好在答案下一步就揭晓了。这次单大师换了一根新笛子,再次开始了吹奏。

    这根笛子一出声,王胜就直接坐直了身体。这是迄今为止王胜听过的音色最亮最圆润最完美的音色,超越了之前听过的一切植物膜动物膜,只是王胜还没有看到这到底是用的什么膜。

    “就它了!”王胜不等单大师演奏完毕,直接站起来指着那根笛子说道:“这是最好听的音色,这是什么膜?”

    “哈哈哈哈哈!”一群大宗师看到王胜的模样,顿时间开心的哈哈大笑,丝毫不顾什么风度之类的东西,完全不顾形象了。

    “我就知道!”于大师拍着王胜的肩膀笑着说道:“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

    “这是什么膜?”王胜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是一种六星级夜蝉的内翅。”于大师也不卖关子,直接说出了答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