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73章第四百六十六章 叹服(下)!

    第四百六十六章 叹服(下)

    从于大师问出这个问题之后,王胜才意识到,自己之前一直没有关注过笛子,难道这世界的笛子还没有笛膜吗?

    地球上的笛子,最开始的时候也是没有笛膜的,是到了某个朝代以后,才开始使用笛膜。笛膜最开始是用竹膜或者是苇膜,竹膜便宜但易破,声音也没有苇膜清脆,所以用苇膜比较好。但后来出现了人工材料制作的笛膜,可以满足各种要求。

    有笛膜和没有笛膜的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的,笛子中有不开笛膜的,称为“闷笛”,音色较暗,不够明亮,但对练笛子时的“气功”有帮助。现在单大师用的这个笛子,就属于闷笛,没有笛膜。

    看来是这个世界的笛子还没有发展到那个地步,王胜摇摇头,把笛膜的作用给说了一遍,然后就看到一群老头的眼睛如同狼一般的发亮。

    如果说吉他钢琴小提琴什么的这些都是王胜新造的乐器,那么笛子就是传统乐器当中的传统乐器。王胜能打造新乐器,对于大师等人的吸引力很大,但如果王胜还能改造原本的传统乐器的话,那对于大师等人的吸引力,就是超级超级巨大了。

    单大师可以说是一辈子玩笛子的人,听到还有笛膜这样的东西,哪里还忍得住?马上就想要出去弄一批来试试,还好周围一群老头,总有明白人,纷纷将他劝住。这大晚上的,去哪里弄什么笛膜?

    王胜抛出个笛膜的概念,以及使用的材料,然后自己和媚儿凌虚老道他们离开了,留下一群激动万分的乐器大宗师睡不着觉,大家纷纷琢磨,这个笛膜到底能有多好。

    说到后来,连于大师都忍不住了,直接连夜拉了一位木工大宗师在他以前做的一根长笛上开孔。大晚上根本就找不到竹膜苇膜,别说晚上,就是白天,没有在那段特定的时间内去采,也不可能有专业的竹膜苇膜。不过,众人倒是想了一个替代的方案,先找了一种魔兽身上的筋膜,十分薄,韧性也不错,将就着先试试。

    公爵府里专门备着魔兽肉,说不定能够取下一些筋膜来用用。于大师靠着自己的脸面,说动了负责伺候他们的公爵府下人,给他们去找能用的筋膜去了。

    于大师等人做什么,王胜不在乎。王胜现在更感兴趣的是凌虚老道闭关领悟了什么。上次老道听了两首歌,确切的说,应该是只听了一首新歌,就迫不及待的去闭关,难道离经叛道也能让凌虚老道琢磨出什么来?

    “其实还是两首歌的缘故。”凌虚老道和王胜没什么可隐瞒的,两人能聊的深,也能聊得来。当然,最重要的是,两人从骨子里都不是那种死板教条循规蹈矩的主。

    要是换成几个清字辈的老道,他们就未必敢轻易更改道藏心法,那可是祖师爷传下来的功法,就算是要改,也不是自己这种普通弟子能改的,怎么也得是道法有成的前辈高人改过来才行。说到底,就是守成有余,进取不足。

    凌虚老道就没有这些顾虑,他本身就是修行天才,而且还是惊才绝艳的那种天才,没有任何人帮助就能自己突破十二重境的超级天才。修为早已经突破了普通人的常识极限,所以他这个时候完全就没有什么循规蹈矩修行的束缚,如果循规蹈矩的话,他也到不了这个境界。

    王胜同样是无法无天的主,他从修行一开始就是元魂逆天升级的主,更是没有什么条条框框的约束,和凌虚老道成为忘年交的朋友是必然的事情。

    “你的两首歌让我忽然意识到,可以把太极和道藏心法融合到一起。”凌虚老道说起了当时的顿悟:“你之前也不是说,窍穴阴气不足,所以阴阳不平衡吗?如果每个窍穴都分阴阳太极的话,道藏心法能够更加的圆满。太极阴阳本身就是我道门的概念,不是吗?”

    王胜当然点头,太极阴阳当然是道门的概念,和道藏心法融合在一起,倒是天造地设的姻缘。

    “成功了吗?”王胜好奇的问道。

    “勉强算是成功了吧!”凌虚老道也不避讳旁边小鸟依人一般的媚儿,喝着她倒的酒,说的很轻松:“不过还是面临和你一样的问题。”

    “阴阳不平衡?”王胜笑着问道。

    “恩!”凌虚老道点了点头。旁边的媚儿听到这话,眉头顿时间皱了起来。

    “时间还会太短,第一次修行,还没能完好的阴阳相济。”凌虚老道是实话实说:“再给我几个月的时间,修行熟练之后,以我的修为,很快就能阴阳相济了。”

    “道长,你修为这么高,可是公爷没你那么高的修为,他得要什么时候才能阴阳相济?”旁边的媚儿忽然插嘴问了一句。

    “这小子修为太低,现在这个状况,怎么也得重新恢复实力之后,然后修行到八重境。”凌虚老道倒是不虞有他,直接回答道:“到了八重境,基本上就可以勉强的达到阴阳相生的境地,但距离阴阳平衡还有那么一段,真正想要阴阳相济,恐怕要到九重境了。”

    “那一直阴阳不平衡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媚儿还是担心的问道。

    “能有什么影响?从小到大没有阴阳相济的时候不也长这么大了吗?”凌虚老道哈哈笑着回答道:“哦,是不是媚儿着急嫁人了?怕影响到这小子?”

    一番话说得媚儿面红耳赤,头都不敢抬起来了。不过凌虚老道说到这里,倒是摸着胡子仔细琢磨了一番说道:“媚儿倒也不用太担心,无非就是成亲的时间再迟一点而已,以这小子的资质,也不会太迟的。”

    凌虚老道权当是笑话说了,媚儿却听的仔细,记在了心里。

    接下来,凌虚老道和王胜说起融合太极阴阳以及道藏心法的时候,媚儿乖巧的没有在旁边听着,找了个借口离开了。这是宗门内部传功,外人在的话,不方便。遇上一个严苛一点的宗门,杀人灭口都是小事。

    公爵府的练功房中,王胜仔细的聆听了凌虚老道讲解两种功法的融合,整整听了一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