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72章第四百六十六章 叹服(上)!

    第四百六十六章 叹服(上)

    单大师一脸的不明白,伸手拿出了自己的笛子指了指:“这里?”

    王胜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众人看着单大师,都是一脸的迷糊,单大师自己都是一阵糊涂,怎么可能?

    拿起笛子来,单大师随口吹了几个小调。听在众人的耳中,完全没有问题,笛子的音色清亮,一点都没有什么杂音啊!

    于大师皱了皱眉头:“奇了怪了,你再吹一段,简单的。”刚刚的那段笛子小调,分明没有什么问题啊!

    单大师也不废话,拿着笛子再次吹奏了起来。

    在场的这些大宗师们,每一个可以说都是精通几种乐器的超级宗师,一个笛子音色到底对不对好不好,怎么可能瞒得过他们的耳朵?大家全神贯注的停下来,根本没听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啊,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集中到了王胜的身上。

    “我说的影响,不是变坏,而是变好。”王胜冲着众人笑道:“单大师这支笛子以前音色应该没现在这么好吧?”

    单大师如同见了鬼一般的看着王胜。他可以断定,他和王胜见面就是在今天,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更别说和王胜说起笛子的事情来。别说是王胜,就连于大师他们,他也从来没有说过自己这支笛子的故事,王胜是怎么知道这笛子以前音色不行现在好了呢?

    不是每个演奏大宗师都是制造乐器的大宗师的,于大师这样的绝无仅有。单大师只是一个演奏吹管乐器的大宗师,却不是制造吹管乐器的大宗师。

    这支笛子以前的确是音色不怎么好,但他很喜欢笛子的手感,一直随身使用。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笛子的音色突然就变好了,单大师还以为是因为自己的长时间使用温养,所以才导致了一支极品笛子的诞生。

    本来他还打算把这个当成是自己身上的一桩轶事美谈等有机会说给众人听的,现在听到王胜的话,才意识到,恐怕不是因为自己把玩的原因,而是另有内因。

    难道真的是因为王胜说的里面有根长的细针,所以才导致笛子的音色变化?单大师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可是王胜言之凿凿,却又让他不得不相信。

    “应该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刺进去的。”王胜手指在单大师的笛子上比了一下:“从这里到这里,因为多了一些细微的空气扰动,所以导致笛子的音色变得清亮。另外,大师,你这支笛子连笛膜都没有,能吹出这个音色来,实在是了不起啊!”

    王胜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尽皆愕然。于大师等大宗师们面面相觑,笛膜是什么?

    单大师一直痴迷笛子,所以笛子是他的主要乐器,现在听说还有一种叫笛膜的东西,联想起于大师等人之前一直说王胜发明了钢琴等新乐器,此时再无怀疑。

    看着自己手中心爱的笛子,单大师一狠心,手中用力,直接将笛子捏碎。众人听到碎裂的声音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个看着单大师和王胜,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单大师捏碎了笛子,就是为了验证自己的笛子里面是不是真的有一根细长的长针。众人也都明白他的心思,都是默默的看着,谁也不说话。

    随着单大师小心的将笛子剖开,一根细长的竹针赫然进入了众人的眼睛。这竹针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扎进去的,恰好扎在笛子堵着的那头上,断在里面,看那个样子,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了。

    竹针的长度和位置,与王胜刚刚在笛子上比划的位置分毫不差,就如同王胜亲眼看到了一般。

    要不是可以确定这支笛子已经伴随自己多年,而且从音色差到音色好是单大师亲身经历见证的,单大师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笛子被王胜掉包,然后放到了他手中了。

    这一下,单大师看王胜的目光更如同见了鬼。这是什么耳力?竟让能如此精准的听出来笛子里面有了东西不说,还能听出来影响是好是坏。要知道,王胜可是第一次见单大师和这支笛子,可单大师拿着已经几十年,居然没有王胜了解的多。

    “公爷,我服了!”单大师就是那种直来直去的艺术家的脾气,王胜的这一手,直接让单大师佩服的五体投地,冲着王胜竖起了大拇指的同时,也不忘记道歉:“之前我先入为主,以为公爷只是浪得虚名,现在我服了!任凭公爷处置!”

    “大家都喜欢音乐,彼此切磋而已,有什么处置不处置的。”王胜笑着摆摆手,只要这些家伙们心服口服,以后不出什么幺蛾子,那就最好了。

    至此,气氛一下子和谐起来,也越发的活跃起来。几个当时和单大师存着同样心思的大宗师也都主动上前冲王胜道歉,气氛更是好的一塌糊涂。

    趁着这个机会,王胜也主动提出了邀请众人在皇家艺术学院任教的想法。此举不但能够大大的推广音乐,提升所有乐师的地位,还能给他们带来丰厚的报酬和荣誉男爵的爵位,可以说是名利双收,基本上众人还想不出来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几个大宗师觉得只是这样还不足以表示歉意,非要王胜再提要求。最后王胜也只能请众人帮忙指点一批女弟子。梦之坊姹紫嫣红馆时尚秀的乐队是王府当中的一群喜欢音乐的美女组成的,和交响乐团的水平不能比,但可以让这些大师们一对一的指点一番,相信能够大有进境。到时候,王府当中也搭建一个小剧场,这样就可以让她们也借助音乐修行了。

    对此,包括于大师在内,都是拍着胸脯保证一定将那些女子当成是自己的亲传弟子来培养,也算是报答王胜为这些人以及为所有的琴师们做的一切。

    其乐融融的气氛之下,于大师和单大师总算是找到了机会,问出了他们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想问却没问出来的问题,也是其他大宗师想问的问题:“公爷,笛膜是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