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70章第四百六十五章 说干货(上)!

    第四百六十五章 说干货(上)

    不过,演出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让这些大宗师抽身离开那是不可能的,众人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台,希望他们的卓越演奏技巧能让王胜说不出任何话来。

    “曲谱!”王胜知道单大师做了一首新曲,王胜根本没听过,但他还是把所有的曲谱都要了过来。

    在开始演奏之前,王胜把厚厚的一叠各种乐器的曲谱很随意的翻看了一遍。在外人开来,王胜就是很随意的看了看,拿起来一页,放到眼前上下一扫,然后就放下,继续拿另一页,十分的随意,甚至看起来有一种不怎么尊重人的表现。

    这态度,让几个大宗师本来已经软化的态度又强硬起来。什么意思,曲谱拿过来不说好好的看一看,就这么随意的扫一眼?难道是没把我们演奏的曲子放在眼里吗?还是只有你王胜谱写的曲子是曲子,我们谱写的就不是?

    带着这股情绪,一个准备调整古筝的大宗师,一下子没控制好力道,嘣,一根古筝的弦就绷断了。

    这时候王胜已经把曲谱都还给了于大师。听到这一声弦绷断的声音,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边。

    “我来换!”交响乐团的成员当中不乏有眼色的,一看这情形,马上自己跳出来表现道。

    “暂时不用,等演奏完再换吧!”王胜也是随着众人的目光一起往那边扫了一眼,马上出声拒绝道:“这首曲子没用到那根弦。”

    众人闻言都是一怔,随即于大师和弹奏古筝的那位大宗师仔细的回想了一下乐谱,果然,乐谱当中古筝的确是没有用到这根弦,换不换琴弦,其实对古筝来说影响根本就不大。

    旁边的几个大宗师也是懂行的,都是玩乐器的大宗师级别的人物,怎么可能只精通一种乐器。几个人琢磨了一下,的确如此。顿时间,众人再看王胜的时候脸色就又不同了。

    要知道,王胜这是第一次接触这首曲子,拿到二十多种乐器的曲谱总共没超过三分钟,这么多乐谱,足足有二百多页,王胜每一页都只是扫了一眼而已,完全没有多看,怎么就知道曲子没有用那根弦呢?

    王胜刚刚毫不在意曲谱的态度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难道说,刚刚王胜随意的扫那么一眼,就已经把所有的曲谱都记在了心中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王胜可不仅仅是在音乐乐感上出色,简直就是个天才了。他们这些每天浸淫在乐器乐曲中的大宗师,也没几个人有那样的本事,就算是熟知的于大师,也是在和大家合作了大半天之后才逐渐的熟悉了所有的曲谱的,哪有一眼就能熟悉成这样的?

    王胜知道这些人想要称量一下自己的深浅,媚儿和蔷薇也都知道,不过她们可不像是王胜这么好脾气,要不是王胜压着,估计早就跳起来了。现在两女看着还没开始演奏,王胜就露了这么一手,将好几个人都震的哑口无言,心中的舒爽自然是无法形容,脸上的笑意几乎停止不下来。

    一个小插曲而已,既然用不到那根弦,那么自然不用换琴弦浪费时间,等各位大宗师各自坐好,于大师依旧还是按照指挥的规矩,开始敲打曲谱架的边缘,提醒众人做好准备。

    随着于大师手臂挥下,全新的乐曲开始奏响。这是一首带着南方乡村风情的小调,很是有一种地域特色。

    当年媚儿在经营宝庆馀堂的时候,去过那边一次,也听过类似的调子,重新听到,而且还是大宗师的演奏,感觉又是不同。

    王胜是十分仔细的聆听着,从曲谱到音乐的转化,还是需要极强的想象力的,王胜这里有足够的想象力,此刻正在把自己想象中的乐曲和真正演奏出来的乐曲相比较。不愧是全部由大宗师演奏出来的乐曲,果然是不同,每一个的技艺都是登峰造极,哪怕只是一首乡村小调,也是极具感染力。

    凌虚老道关注的却是另一方面。大宗师们演奏,并没有把灵气融入音乐之中,但是,既便如此,他们精湛的演出技巧就已经带动了小剧场中的阵法,散发出一阵淡淡的灵气震荡。

    这可不是众人的修为引发的灵气震荡,完全是极致的音乐声波带动的灵气震荡,纯粹,没有干扰,让凌虚老道的感觉越发的清晰。

    众人全都听的如醉如此,大宗师就是大宗师,哪怕单一的乐器独奏,都能带给人完美的音乐体验,更别说这么多大宗师在于大师的指挥协调下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更是让人如听仙乐,欲罢不能。

    乡村小调表达的是当地的农民在劳作了一天之后,带着收获的快乐踏上了归家路途的那种劳作之后的充实和幸福。大宗师们演绎的的确是不错,众人听着,无端的就跟着乐曲的旋律开心幸福。

    在众人的依依不舍之中,一首乐曲最终还是走向了尾声。随着一声如泣如诉的笛声慢慢的低下来,整个乐曲全部完结。

    听着的观众,不管是王胜这边的还是那些允许旁听的交响乐团的成员们,全都陷入了一种无言的宁静当中,如同在享受着平静的乡村夜晚带给大家心灵上的宁静。

    好一会之后,众人才从这种氛围中缓缓的清醒过来,随之而来的就是热烈的掌声。

    于大师带着演奏的一干大师们,起身冲着鼓掌的观众们施礼,鼓掌越发的热烈,直到大师们再次坐好,掌声才慢慢停止。

    那些大宗师们也很喜欢刚刚的氛围,观众们鼓掌致意,表达自己的喜欢,乐师们起身回礼,这才是乐师和观众们最正确的互动方式。听说连这个规矩,也是常胜公定下来的,貌似感觉很不错啊!

    “公爷,刚刚的演奏,还请点评。”于大师代表众人,向王胜提出了点评的要求。众人都在企盼,特别是那些演奏的大师,他们更想要从专业的人口中听到对他们演奏的专业的意见。

    王胜站起身来,看着一干大师们眼中的企盼,这才清了清嗓子,先说出了自己的总体评价:“叹为观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