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68章第四百六十四章 大宗师不服(上)!

    第四百六十四章 大宗师不服(上)

    每一位大宗师过来,都是于大师亲自接待的,王胜并没有出面。

    王胜很清楚,这些玩音乐的大宗师比玲珑阁那些做手艺的大宗师可难相处多了。否则也不会分散在全国各处隐居,估计脾气上来了,同行也不会给好脸色。王胜和他们又不熟,一头撞上去,没得被顶撞回来,王胜才没那么傻。

    于大师估计也知道他这些朋友的臭脾气,一开始并没有让他们和王胜接触。这些朋友们乐器上的功底那绝对没说的,可个顶个的眼高于顶,看不起人,甚至有的比当时的于大师还要过分。

    所以,尽量还是不要先和王胜接触,免得出问题。这里可是公爵府,王胜的地盘,要是那些人对王胜有什么出言不逊的地方,于大师难做,估计他那些朋友们也讨不了好。

    如果不是要使用公爵府的小剧场,于大师也不会一直住在公爵府中接待这些朋友。皇家大剧院动用一次代价太大,不合适,也只能在公爵府中。

    还好,一开始这些大宗师过来,立刻就沉浸在新乐器新乐曲和新记谱方式以及剧场效果之中,一头扎了进去。连续的十几个都是如此,没有例外。

    可是,于大师千算万算还是没有料到,后面陆续赶过来的朋友之中,有人对这些东西居然有了质疑。

    质疑的目标集中在了王胜的身上。曲子是好曲子,这点所有人都公认。钢琴什么的也的确是旷古烁今的乐器,试过以后都说好。五线谱的记谱方式更是美妙无比,把他们以前有些笼统不准确的曲子全部都能准确的表达出来,更是好上加好。问题是,这些东西都是王胜提出来的,这就值得推敲商榷了。

    如果说这是于大师弄出来的东西,这些大宗师肯定没二话,直接会把于大师推崇到一个超级宗师的境地。

    毕竟于大师本身就是一位制造乐器的大宗师,随便出手一件乐器都是人间极品,所以于大师能够造出来一架钢琴绝对不让人意外。但这要是出自一个几乎不懂音乐的人手上,那就有点不正常了。

    同理可证,乐曲也好,五线谱记谱方式也好,这就不是一个蛮子能够弄出来的东西。什么时候蛮人也懂得音乐了?他们不是只懂得脸上身上画着稀奇古怪的花纹然后敲着木头围着篝火嚎叫吗?那也敢叫音乐?

    都是好东西,可当于大师一次两次多次的强调这是常胜公王胜的功劳的时候,特别是不光于大师,连带整个皇家交响乐团的乐师全都对王胜推崇备至的时候,就有人十分不爽的爆发了。

    “一个蛮子出身的家伙,就算现在攀上了高枝,成了常胜公,你们也不至于这么吹捧拍马吧?”来自远方的一位擅长吹长笛的单大师很不爽的质疑道。

    还有几个大宗师,估计心中都是同样的想法,只是看在于大师的面子上没有开口而已,现在有人跳出来,他们自然也乐得看好戏,一脸戏谑的等着于大师解释。

    “常胜公是有真才实学的。”于大师和单大师只是在音乐方面结交的朋友,平日里并没有深交。本身于大师也不怎么擅长和人交流,只是简单的分辨了一句,就再不多说什么。可他的表情却已经清楚的表明,他绝不是在开玩笑。

    “我们不信!”单大师也是一个自负无比的音乐家,也不会和于大师如何的吵闹辩解:“除非他能证明。”

    “证明什么?”于大师很不爽。本来是好事,他还想顺带着照顾一下这些朋友,结果他们竟然如此的想法,真的让于大师非常的不开心,超级不开心。

    “不用多复杂。”单大师看了看几个同样心思没开口的同伴,笑着说道:“你请那个常胜公过来听我们一曲,如果他能听出我们的曲子有什么问题,那我们就承认他有真才实学。如果他听不出来,抱歉,东西再好,我们也不会承认是他的。”

    再怎么说也是高雅的音乐大宗师,不是那些没文化的村夫,单大师哪怕是考验,也是做得如此的文绉绉,没有半点烟火气。

    “让公爷听你们一曲?”于大师当场差点笑起来。别说于大师,连带的那些皇家交响乐团的乐师们全都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架势。

    这么长时间,他们整个交响乐团练习的时候,哪次不是在公爷面前正式演练,然后被公爷指出一大堆的问题毛病?而且还是在那么多人同时演奏的过程中,什么位置什么音符怎么错的,公爷都能一个一个的指出来,难道换了几个人,公爷就听不出来了?这不是开玩笑吗?

    “行!挑一首曲子吧!”都不用请示王胜,于大师就自作主张的帮王胜应承下来。不就是听他们演奏一曲吗?太简单了。

    “这些都是他听熟了的,当然容易听出来。”单大师直接摇头,飞快的自己拿出来一份乐谱:“这是我昨日按照五线谱记谱法记下来的一曲乡村小调,你们都没听过,我倒要看看,他到底能听得出什么。”

    于大师直接摇头,这些人没见识过王胜的厉害,真以为王胜是浪得虚名?真想看到他们在王胜面前被王胜一一的指出不妥之处的样子。

    新曲子,于大师也没有听过,其他人平日里没怎么联系,自然也没听过,大家分出各自的乐器谱,然后开始分开来练习,等到熟悉之后,再去找王胜验证。

    毕竟都是成名的乐器大宗师,真的要是表现的太过不堪,未免会让王胜小觑。所以众人也练习的十分的投入。哪怕是为了争这口气,也得要练的完美无缺,让那个常胜公好好的见识一下,什么是大宗师级别的乐手。

    众人来的时间不长,这才刚刚学会了五线谱,还没来得及学习演奏中融入灵气。但只这些也足够了,大家要看的是王胜在音乐上的造诣,而不是其他。只用了一天的时间,这首曲子就被这一群大宗师练习的滚瓜烂熟,只等王胜检验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