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62章第四百六十一章 传奇不是极限(上)!

    第四百六十一章 传奇不是极限(上)

    这时候已经是差不多快要半夜,子时是王胜修行的时候,媚儿也知道王胜的这个习惯,所以乖乖的去张罗一切。

    四字诀的效果比三字诀要强出至少十倍,王胜虽然现在境界提升了,但修行的速度也一样成倍数的提升。不过,王胜修行中还要验证一些其他的组合,这方面的东西必然会造成灵气不时的失控,却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媚儿已经沐浴过,换了一身清爽的轻纱,在房间里静静的等着。她不知道王胜为什么要让她沐浴,心里有点紧张,还有点期待。

    王胜总算是修行完毕,回到了寝殿中。媚儿已经吩咐人掐着点送来了酒菜,然后遣退了侍女,一个人静静的等着王胜。元魂升级这种事情多重大,绝不可能让第二个人知道的。

    听着王胜的脚步声传来,媚儿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如同一个小妻子给丈夫开门一般,打开了寝殿的大门。

    王胜刚刚修行完毕,走回来看着这一幕,冲着媚儿笑了笑,帮着媚儿关上了大门,一起走到了桌边。

    “媚儿,你相信我吗?”和媚儿简单的喝了几杯,王胜才正色冲着媚儿问道。

    “当然!”媚儿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有多相信?”王胜忽然又问了一句:“如果前面有个火坑,我告诉你要走过去,你会走过去吗?”

    “会!”媚儿很简单的回答了一个字,然后才冲着王胜问道:“公爷你怎么会这么问?”

    “因为全天下所有人都觉得元魂是不可升级的,我却告诉你可以升级,这和让你跳火坑有什么区别?”王胜很认真的回答了媚儿的问题:“你也知道,我这是挑战全天下修行人的极限常识,所以我一定要问问,你相信我吗?”

    “如果不信会怎么样?”媚儿当然不会不相信王胜,只是想知道不信任的后果而已。

    “不信就什么也不会发生。”王胜笑了笑。

    “听起来似乎并不怎么严重。”媚儿笑了起来:“公爷是不是忘记了,我的元魂原来是四星的,现在已经变成了五星。所以,公爷说的那些极限常识,对我来说可是不存在的。”

    王胜一愣,随即释然。皇后娘娘这边有秘法,能让元魂提升一个星级,这已经是相当挑战世间常识的事情了。既然能提升一个星级,那么提升多个星级也就不是那么无法理解的事情了。

    这样一来,媚儿的元魂升级会简单许多。至少她暂时不存在那种认知上的局限和障碍。

    站起身来,王胜走到了媚儿身边,忽的一伸手,将媚儿从座位上横抱起来。媚儿嘤咛一声,自然而然的搂住了王胜的脖子,将小脸贴在了王胜的颈项之间,闭着眼睛,任由王胜抱着自己往床边走去。

    小心的将媚儿放在床上,王胜坐在了旁边,低着头看着这个艳绝天下的小妖精。虽然这段时间来媚儿已经很少挑逗王胜,但一副女强人做派的媚儿认真工作的时候那种致命的吸引力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强。

    王胜要不是使用九字真言,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这也侧面说明了幻灵狐元魂的厉害之处。才五星元魂五重境修为,就已经如此的勾魂夺魄,如果当真按照王胜指点的往九尾天狐的方向提升元魂的话,那到了九尾天狐的境界将会如何的颠倒众生?

    媚儿被王胜的目光看着羞涩无比,加之她可是穿着纱衣,隐隐约约的露出雪白的肌肤,本就有些期待,此刻更是无法压抑,呼吸也急促了起来,脸红的不敢看王胜,闭着眼睛歪过了头,似乎在躲避王胜的视线。

    “媚儿,你从小到大在宝庆馀堂长大,什么时候知道你不是宝庆馀堂朱老东主的亲身女儿的?”王胜的右手,轻轻的落在了媚儿的腰肢上,开口低声的问道。

    “当我一开始接手宝庆馀堂做少东的时候。”媚儿闭着眼睛回答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找你的亲身父母?”王胜继续问道。

    “没有!”媚儿直接摇头:“天下这么大,我连点线索都没有,怎么可能去找?”

    “那你恨他们吗?”王胜又问了一句。

    “说不恨是假的。”媚儿睁开了眼睛,好奇的看着王胜问道:“不过现在我已经习惯了。公爷你怎么会想到问这个的?”

    王胜的手已经慢慢的落到了媚儿的腿根部位,轻轻的撩开媚儿的纱衣,稍稍的拨动了媚儿内裤的边缘,就看到了媚儿左边腹股沟那边有一颗明显的黑痣。

    影子老太监在无忧城里的酒桌上给王胜写过,真正的公主腿根处有黑痣暗记。现在王胜已经看到了那颗黑痣,加上和皇后一模一样的天生媚骨的体质,王胜有九成的把握可以肯定,媚儿应该就是当年天子丢失的公主。

    “我听过一个故事,你要不要听听?”王胜回来这么长时间,其实早就想找媚儿确认一下的,一直拖到这个时候才确定,也是心中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媚儿这些。

    现在王胜打算告诉媚儿元魂升级的秘密,在此之前,王胜也希望媚儿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让她了却心中的憾事,然后一心一意的冲击那些在这个世界的修士看来遥不可及的境界。

    王胜说了这么多,问了这么多,甚至还在自己身上摸索了这么一会,结果媚儿就等来这么一句话,这让媚儿相当的意外。但王胜似乎从来在认真的场合说过什么废话,媚儿也察觉到可能有些重要的事情,索性坐起身来,靠在枕头上,静静的等着王胜讲故事。

    这次王胜抓住了媚儿的小手,也算是给了媚儿一个最坚强的后盾,然后才把从凌虚老道那里听到的关于皇家的秘闻娓娓道来。听到天子曾经被迫杀了自己的宠妃,连带公主都被杀死,紧张的抓住王胜的手,心情好久没有平复下来。原来苏伯伯当年这么可怜?

    “那个公主其实并没有死。”王胜看着媚儿,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当年那个负责处理此事的太监,我已经找到了,他说真正的公主身上,有暗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