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58章第四百五十九章 皇家艺术学院(上)!

    第四百五十九章 皇家艺术学院(上)

    那还用现在想吗?早在梦中天子就不知道憧憬过多少次了。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了?应该是从王胜这里拿到了分封诸侯的大礼仪之后吧!

    各种人才要是都从京城出的,那天下岂不人人说起来都是京城,都是天子?到时候那些诸侯们就算是再不乐意,又能如何?

    “你可别忘记了壮大自己,否则到时候你的这些地盘财产女人什么的,都会是别人的。”王胜看着天子那副做美梦的猪哥相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及时的出声提醒他道。

    天子不是傻瓜,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各大诸侯就会联合起来讨伐他了。所以,有些事情想想可以,在没有彻底的保护自己的力量之前,还是老老实实的脚踏实地为好。

    “听你的,这个皇家音乐学院,皇家建筑学院?”说起建筑来,天子才觉得皇家建筑学院似乎有些不好听,或者说不够大气,迟疑了一下:“叫这个不是很合适吧?”

    “那就叫皇家艺术学院,里面分成各种乐器,指挥,作曲,舞蹈等等细分的专业,建筑也算在其中。”王胜转眼就给天子出了个主意。这种东西,地球上一抓一大把,随便想想就有了。

    “还有舞蹈?”天子愣了一下,王胜这是打算把他们以前当做歌姬舞姬的那些人全都提升到艺术家的地步吗?

    “独特的音乐能够激发灵气震荡。”王胜笑了笑回答道:“其他形式也可以,只是我们还没有找到方法而已。”

    “那就算上!”天子二话不说点头。不就是弄几个舞姬试验吗?说不定能成功。

    真正的舞蹈高手说不定本身修为就高,自然不敢呼来喝去,但普通的一抓一大把,以前该怎么玩现在还是怎么玩,没什么区别却给人多了一份念想,也挺好。

    “京城里划一个坊出来,把里面的人都迁走,改一改就能变成这个皇家艺术学院。”王胜也不在乎天子的想法,继续说道:“地方这些倒是好办,问题是,你打算从哪里找这些相关的高手做先生?”

    各行各业的高手哪里最多?除了各大诸侯国之外,那就只有玲珑阁了。王胜很早以前就提醒过天子,让他想办法争取玲珑阁,也不知道争取的如何,正好借这个机会问问。

    “玲珑阁那边还没有吐口。”天子脸色一红,这方面的进展实在是差强人意,玲珑阁那边软硬不吃,天子这边也不可能强行的逼迫,只能是僵持在这里。

    “那你就只能先出钱了。”王胜很失望的摇了摇头,如果连个玲珑阁都搞不定的话,朝廷也就只能忙碌一些敲边鼓的事情了。不是王胜不带他们,而是他们自己太挫了。朝廷搞不定的事情,王胜却轻而易举,也许这就是区别。

    “还有爵位!”天子绝对不是笨蛋,下面人办事不力并不意味着天子没脑子,赶忙补充了一句:“荣誉爵位,如同那位于大师一般,只要在皇家艺术学院任教,就给一个荣誉男爵。”

    “行!”王胜点了点头,这个荣誉爵位惠而不费,但却能极大的提升那些大师们的身份地位,对他们来说正合适。

    三言两语间,已经敲定了一所皇家艺术学院。两人之间现在的默契惊人。

    “你说,到了什么时候,朕就不用担心全天下的诸侯了?”天子忽然之间心有所感,问了王胜一句。

    “当你敢把京城的城墙拆掉的时候。”王胜抬头看了一眼天子,直接回答了一句。

    “拆掉京城的城墙?”天子的眼里顿时间亮光一闪,死死的盯着王胜。

    王胜毫不在意,该喝酒喝酒,旁边的周管事却直接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天子这样的眼神,分明是怒了。常胜公说什么不好,竟然说要拆掉京城的城墙,上次二皇子才谋逆,还没处置结果,王胜这不是往天子的伤口中撒盐吗?

    不过很快,天子的目光就柔和了下来。他似乎想明白了王胜要说什么。王胜说的是京城的城墙,并不是皇城的城墙。而且说实话,现在京城的城墙还有什么用处?除了防住那些普通的老百姓之外,能防得住各大诸侯的那些高手?分明就是个摆样子的东西而已。

    当真有一天,天子敢放心的拆掉京城的城墙的时候,说明天子已经把京城当中的居民民心收拢的差不多。民心所向,有没有城墙又有什么区别?反倒是没有城墙的话,会让那些民众更加的归心。

    “但愿有朝一日吧!”天子感叹了一句,不再多说什么。心中却也不停的庆幸,幸亏一开始遇上王胜的时候王胜把自己给吓住了,否则那会要是不管不顾的对付王胜的话,恐怕这会天子早就是另一个人了。哪会有现在的分光,以及以后的希望?

    这次的会面,给了天子一个希望,却也让天子有些萧瑟。当然,主要的原因并不是王胜,而是他那些负责办事的朝臣。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没有拉拢到玲珑阁,还不如王胜一个人管用,当真个个都是饭桶。

    至于王胜为什么会忽然说到拆掉京城的城墙,天子并不会简单的以为王胜就是想说城墙而已,虽然王胜说的的确有道理,可天子总觉得这是王胜在提醒他什么。

    “他这是什么意思呢?”天子召集三大供奉问道。

    三大供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说话,谁也不敢说话!他们可都是年老成精的主,会看不出来天子正在为难?

    上次二皇子谋逆的时候,王胜解了天子之危,当时天子说二皇子他们会先审问几天,项上人头等审过之后就会送上, 可现在倒好,王胜去了千绝地核心区域一去就是半年的时间,二皇子和那几个皇族老祖还老老实实的在天牢当中关着,何尝给人家送过去了?

    这会天子问起这个?天知道王胜是不是要二皇子的脑袋,谁敢回话?

    “你们说,如果谋逆之后什么惩罚都没有,日后会如何?”天子忽然之间似乎想通了,问三人道。

    “那也许人人都会想着有机会就谋逆一次了。”李总管这次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反正不会有什么损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