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47章第四百五十三章 《道》(下)!

    第四百五十三章 《道》(下)

    王胜越是这么说,凌虚老道越是期待。但既然都已经坐到这里了,老道也就不催促什么了。王胜说要喝酒,老道陪着他喝。

    媚儿和蔷薇姐似乎第一次见到王胜如此多才多艺,两个人都如同小女孩看着偶像一般,满眼的小星星,满脸的崇拜。

    于大师也同样不催促,他同样也很期待王胜的第二首曲子。索性就在乐队那边坐着,慢慢的等着。

    王胜喝酒越来越大口,之前还是用碗喝,喝到后来兴起,直接揪出来一个大酒坛子。里面纯正的五粮液的味道散发出来,连带的于大师他们那边也一个个的耸起鼻子,不停的抽抽着,不敢相信酒竟然会有这样的味道。

    酒坛子被王胜单手高高的擎起,如同电影中东方不败的那种喝酒方式,一股脑的倒下来,一坛子美酒浪费了小半坛,但大半坛的五粮液却已经让王胜进入了那种酒酣耳热的境界。

    咣,王胜扔出了酒坛子。酒坛子摔在地上变成了碎片,整个场地散发着清冽的酒香。王胜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慢慢的走到了前面。

    这次喝酒王胜可没有动用半点九字真言,完全是靠着自己的身体硬抗。没想到经过几次灵气淬体强化身体之后,酒量也强化了不知道多少倍,前后先大碗后酒坛,足足喝了小二十斤才达到这样的状态。

    于大师等人早已之前和王胜沟通过,知道这次是要等王胜先开口才会伴奏,一个个都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王胜这边开始。

    王胜摇摇晃晃的走到中间,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一小瓶的美酒。这个时候王胜酒醉心里清楚,冲着于大师示意一声,等所有的乐师都准备好了,王胜才猛地开口。

    “咿呀哈!道!”王胜一声醉意滂沱但又潇洒自如的声调一出,于大师那边的指挥棒猛地挥下。

    激烈又十分有特色的配乐响起,紧接着又是王胜不停重复的一堆道字。

    “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道!”趁着醉意,王胜耳中听着熟悉的节奏,口中快意潇洒的唱出了这首《道》。

    “道可道,非常道。

    天道地道。

    人道剑道。

    黑道白道黃道赤道

    ……

    我呸呸呸呸呸,胡说八道

    ……

    花道茶道,哈!

    阴道阳道,哈!

    ……

    你道我道豺狼当道,唏!

    我自求我道!

    我自求我道!

    道可道,非常道!

    天道地道。

    人道剑道。

    黑道白道黃道赤道。

    ……

    我呸呸呸呸呸,胡说八道!

    ……

    我自求我道!

    ……

    一道二道三道四道。

    东道南道西道北道。

    左道右道前道后道。

    都都都都都,是胡说八道!

    ……

    各自求各道!

    各自求各道!”

    王胜是带着醉意唱的,嗓音挥洒自如,同时夹杂着一些九字真言的效果,独特的节奏赋予了这首歌很强烈的韵味,可是歌词唱出来,却偏偏带着一种离经叛道的味道。

    初开始一听,这都是些什么,太过分了吧?可是听到王胜带着醉意唱出“我自求我道!”的时候,凌虚老道的心仿佛突然之间飘飞到了高空之中,说不出的心痒难耐,恨不能狠狠的拍着大腿当场和王胜再喝一大碗。

    这句话,简直是唱到了凌虚老道的心里。尤其是前面还有一句“我呸呸呸呸呸,胡说八道!”更是唱出了凌虚老道那些年看不惯大观主他们的所作所为的心态。

    怪不得王胜说这是给凌虚老道量身定制的歌曲,光是这两句,就把凌虚老道修道的心态唱的酣畅淋漓,再没有别修道的路上还有一个这般的知音更美妙的事情了。吾道不孤啊!

    哈哈哈哈!凌虚老道也不怕干扰了王胜的演唱,哈哈大笑出声,等王胜唱到了呸呸呸呸呸的时候,老道马上和王胜合唱一句“胡说八道!”简直是说不出的痛快。

    “我自求我道!”“各自求各道!”这两句点题,从一开始,凌虚老道就是佐歌下酒。王胜那边唱的肆意,凌虚老道这边听的痛快,一直到王胜演唱完毕。

    王胜唱完,只觉得神清气爽,说不出的快意。凌虚老道听完,更是大起知己之感,恨不能和王胜再次痛饮三百杯。两人都是哈哈大笑着,也不管周围的人什么感受,只管狂笑。

    狂笑声中,王胜已经用九字真言驱除了身体中的酒意。眼神也恢复了清明,拿起手中的酒瓶,和凌虚老道一示意,仰头灌下。

    很显然,于大师等人对这首歌的感悟就不如刚刚的那一首。这首的确是有些放浪形骸,听起来不够正统。

    前面那首《随缘》,将于大师和一众乐师们都代入了一种无欲无求清静无为的境界之中,这一首却没有那种效果了。于大师甚至皱起了眉头。

    但看着凌虚老道听的这么痛快,只差击节赞叹了,于大师也不好说什么。老君观辈分最高的凌虚老祖都是这种态度,那只能说明自己对道的领悟还不够深刻,还无法领悟这里面包含着的至理名言,应该不是王胜的问题,而是自己的问题。

    不过,这种曲风,节奏明快,听起来动感十足,估计能够吸引不少人的注意。不理会歌词的话,应该会有一部分人会被这种节奏感十足的乐曲吸引。说不定以后可以尝试一下这方面的东西。

    身为大宗师,可不是只欣赏只沉迷于一种或几种所谓的雅乐才能成为大宗师,各种各样的曲风都要尝试一下才有资格称作宗师。等到什么样的风格都能信手拈来的时候,再说大宗师不迟。

    “老道,这首曲子,还满意吗?”王胜慢慢的走到了凌虚老道的身前,和老道再次对碰了一杯之后问道。

    “满意!”老道也不矫情,连连点头道:“怪不得说是给老道我量身定制的,换个别的人,他都不敢随便唱。也就是老道我了!哈哈哈哈哈!”

    大笑完之后,老道催促王胜道:“赶紧找时间帮我写下来,我要学会之后回老君观去唱,哈哈哈哈!胡说八道!”

    唱了一句之后,凌虚老道才说道:“我有些感悟,闭关几天,你自己小心,让清字辈那几个防范的周全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