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10章第四百三十五章 媚儿的身份(上)!

    第四百三十五章 媚儿的身份(上)

    包括阿七在内,管家老哥,影子,寒冰李以及管家带来的十个绘图的高手,都看到了王胜绘制的那副地图加上阵法分布图。

    一个十分明显的环状的圈子,千绝地核心外圈四十多里的区域,几乎全部都包含在里面。上面可以说密密麻麻的画着至少三四百个小圈子。

    大家都明白,每一个小圈子,都意味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效果的阵法覆盖范围。如果从地图的角度看的话,无论从哪个方向进入,都不可能找到一条笔直的能够直接通往千绝地核心区域的路。如果不想要被那些阵法干扰或者攻击的话,除了绕圈子,别无他法。

    地图的详尽程度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除了凌虚老道一直看到王胜是如何绘制的之外,其他人根本无法想象这么详尽的图是怎么画出来的。

    “没办法!阵法太多,三个月的时间,只画了这么多。”王胜冲着众人略有些抱歉的说道:“到后来身体和修为实在撑不住了,只能回来。”

    即便如此,众人也已经足够惊讶了。说实在的,眼前这几个,管家老哥和绘图高手除外,阿七,影子和寒冰李全都通过御宝斋的营地做跳板,见识过千绝地核心边缘的人,只是站在冰雪盆地边上的丛林上看下去,就已经知道里面有多恐怖了。

    王胜和凌虚老道在里面足足呆了三个月,完全靠着王胜敏锐的感觉来躲避妖兽,同时还要绘制这么大规模的地图,简直就是奇迹。

    至于说里面圈子里什么情况,众人都已经暂时不关注了。王胜还有些抱歉,有什么可抱歉的?看看这各大家族哪个没有派人进去过?又有哪个能绘制出哪怕小半张类似的地图了?

    何况,这样不是挺好?千绝地核心外圈的地图卖一轮,里圈的还能再卖一轮,一张完整的图可以赚两次,多好!

    惊叹之后,管家老哥双手一拍,指挥着众人开始动手。分派好工作之后,几个人就在王胜的花园里,复制王胜已经绘制好的这份地图加阵法分布图。

    影子已经开动了他的独特功法,将这里的所有声音都屏蔽。至于寒冰李,当然不是没有任何的任务只喝酒,他一个人坐在高处的屋顶上,警惕的看着听着四周,确保不会有人窥视这边。

    这还只是王胜的院子里面,王胜的府邸外面,早在管家早上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安排了至少二十多个八重境的护卫四处守着。周围的两家都已经得到了叮嘱,协同参与防护。除此之外,至少有四个九重境的红牌杀手在暗处守着,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动手,毫不留情。

    安排好一切,管家老哥就离开了。这里的人将会在王胜这里呆上至少五天,每个人至少复制五份地图之后才能离开。

    当天上午,无忧城就把消息传了出去。常胜公王胜已经安全回到了无忧城,地图正在由无忧城的人复制,五天之后开始销售,各家早做准备云云。

    各大诸侯这边等这张地图已经等得要不耐烦了,终于等到了确切的消息。一个个开始欢天喜地的准备,当然,无忧城这边放出的消息也不忘记告诉各方,只是千绝地核心外圈四十里的地图,免得各方觉得上当受骗。

    不过,尽管只是外圈地图,但无忧城特别提醒,地图的详细程度超乎所有人想象。王胜的军用地图绘制方法,远不是这个世界的知识体系能够媲美的。哪怕王胜已经省略了许多东西,也足以让这个世界的人看到目瞪口呆的。

    光是为了探路,各方折损在千绝地核心当中的高手加起来已经不下数十。这可不是普通的高手,至少也是传奇境界初期的高手。随便损失一个,都让各方心疼致死啊!花点金币就能买到详细的超乎想象的地图,值得!

    大家都在默默的等待,该筹款的筹款,该派高手的派高手。都知道,地图只会给每家一张,到时候要是买到了图却被人抢走的话,那可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阿七招呼着家里的侍女殷勤的招待这些高手,王胜则一边做出修养的样子,一边和影子以及寒冰李喝酒。当然,寒冰李高高的在屋顶上,只能拿着酒杯远远的示意一下就算是碰杯了。

    还不错,这批绘图高手当真是好手。王胜的图很复杂,可这些家伙们还是有办法平均一天复制一份,具体的方法,那就是这些人的秘密,王胜也不去探查。

    这几天这些人都要住在王胜的府上,也让阿七越发的放心。王胜肯定不会在家里有这么多人的情形之下对她如何的。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王胜每天除了拥着她半裸的娇躯睡觉之外,别的事情一概不做。几天下来,连阿七自己都有点奇怪,怎么就喜欢上在王胜怀里那种能睡的安稳的感觉了呢?

    三天之后,大家各自忙碌自己的事情。王胜和影子在屋里的酒桌上继续谈笑风生,一边喝酒一边聊一些千绝地里的趣事,没人觉得有什么异常。

    嘴里说笑着的影子,忽然看到王胜的手指,沾着酒水在酒桌上写了几个字。哪怕是倒着写的,影子也能瞬间认出来。

    “媚儿是不是公主?”

    就是这几个字,王胜写完,抬头看了看影子,确认影子已经看到了,然后伸手一抹,酒桌上就只留下一片酒渍,再没有什么字迹。

    “来,走一个!”王胜端起酒杯,和影子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喝了一杯。目光却始终盯着影子的动作。

    影子忽的摇了摇头。这是表示不是吗?王胜心中一松。正要继续,却看到了影子的动作。

    老太监同样也沾着酒水在桌上写字。王胜顿时明白,自己会错意了。摇头分明表示的是不知道,而不是否定。

    眼看着老太监嘴里一边说着自己在千绝地遇到的一个奇怪的虫子,一边手指在酒桌上写下:“暗记,黑痣,腿根。”

    写完这六个字,影子老太监随手将所有的字都擦去。两人仿佛从来没有交谈过这个话题一般,继续喝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