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0章第四百一十五章 最难的一步(上)!

    第四百一十五章 最难的一步(上)

    磕过一个头之后,众女就很乖巧的站了起来。王胜瞬间察觉到,所有人的气质仿佛忽然之间就有了变化。

    那种感觉很玄妙,就好像一开始大家都当自己是客人,忽然之间就成了主人一样,自然不做作。至少王胜很喜欢这样的变化。

    “侯爷,你的头发还没有梳好!”蔷薇姐站起身来,很自然的走到了王胜的面前,就如同妻子对丈夫说话一般,说完,径直的拉着王胜的胳膊,将他拉到寝宫的椅子上坐好。旁边的另一个美女同样自然而然的走到了王胜背后,将王胜的头发挽起,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胸口已经紧贴在王胜的肩膀上。

    “蔷薇姐,你没必要这样的。”王胜很明白蔷薇姐她们现在的心态,只能是苦笑着说道。

    “往前!”蔷薇姐却没有理会王胜的苦笑,只是伸手将他脑袋往前稍微推了推,将王胜被自己的后背和椅子背夹住的头发取了出来。

    王胜夜里的举动,加上大观主的配合,已经让王府当中所有的女子对王胜再没有什么试探或者二心,一个头磕下去之后,再起身,所有人都已经默认自己从身到心都属于王胜,再也不会离开。

    既然都已经是王胜的,那么还有什么不自在不方便的?别说只是梳头洗脸什么的,更亲近的事情,众女也会甘之如饴。这也是王胜感觉到众人心态气质变化的根本原因。

    不过,王胜感念众女的这些变化,也能欣然接受。可蔷薇姐和澹台瑶不同,她们从一开始就不是别人送给自己的礼物,而是王胜在无忧城的朋友。连她们两个都那般的拜下去,王胜却是有点受之有愧。

    “妾身也是凯旋宫隐堂弟子。”一边熟练的为王胜梳理着头发,蔷薇姐一边用平常的口吻和王胜聊着天:“姐妹们都在一起,我也不例外。以后,除了师父之外,妾身姐妹们可就都交给侯爷你了。”

    “真没必要!”王胜还是苦笑,头发被蔷薇姐梳理不说,已经又有两女端着热水进来,泡上毛巾拧干,开始给王胜擦脸了。

    前几天王胜就一直是住在王府里面,王胜起床后也一样有人服侍,可那时候总感觉隔着那么一层。可现在,每个人都忽然之间就融合进来了,不管是梳头洗脸还是其他,都好像已经是身边多年的人,那般的轻松,不刻意,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样子。

    “师父现在可以彻底的放心了。”蔷薇姐帮王胜把头发梳好,用丝带扎了一个漂亮的结,这才笑着道:“从到了无忧城她就没睡过一个好觉,现在总算可以睡着了。”

    这么担忧自己弟子的师父,算得上一个好师父,可惜,她在凯旋宫的时候并没有彻底的护住自己的弟子们,导致弟子们被自家的宗门高层祸害。当然,以她当时的实力,也是无济于事,如果强行出头的话,恐怕澹台瑶自己也逃不过去。

    “大家就因为昨天晚上的那件小事吗?”王胜的身体不再僵硬,也慢慢的适应了大家的转变。没办法,刚刚众人的表现实在是太突然了,突然到王胜刚起床都来不及进入状况,蔷薇姐拉着王胜的时候,王胜的身体都是僵的,直到此刻才慢慢软下来。

    蔷薇姐和身边的另外几个美女当然感受到了王胜身体的变化,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那不是小事!”蔷薇姐很认真的回答道:“也许在侯爷你心目中那是小事,可在妾身姐妹们心中,那是天大的事情。”蔷薇姐这边说着,旁边的几个美女都是忙不迭的点着头,赞同蔷薇姐的看法。

    “唉,算了,不提了。”王胜摆了摆手,坐在椅子上,如同木偶一般,任由几个美女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褶皱都一点点的抹平。一边顺着众女的指挥抬手,一边问道:“你们就不怕所托非人?说不定我是先骗你们上钩,然后兽性大发,把你们全都霸占,比在凯旋国的时候还惨吗?”

    “妾身愿意!”王胜的问题一出口,就听到了几声带着笑意的齐刷刷的回答的声音。

    王胜一阵白眼,然后周围却是一片银铃般欢快的笑声。

    等到王胜被蔷薇姐和一群女子把周身都侍弄妥帖了,王胜才走出寝宫,后面自然有几个美女开始收拾房间。

    王府当中似乎已经又恢复了正常的生活。众女该修行的修行,该值守的值守,该干活的干活,井井有条,丝毫不紊乱。

    但王胜就是能够感觉到那种和前几天完全不同的自在感觉,众女已经都认可了王胜,王胜走到哪里,碰到的女子都会甜甜的娇笑施礼,氛围十分的舒服。

    有很多事情王胜都想要找澹台瑶问问,现在却找不到人。随便找了个美女一问,很快王胜就知道了澹台瑶的所在。这位不老妖姬此刻正在王府的中堂那边等着王胜,似乎她已经猜到王胜会有很多的疑问。

    远远的好像就已经知道王胜过来了,澹台瑶连茶水都准备好了,温度恰到好处。

    “澹台姐,我有些不太明白。”王胜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澹台瑶的对面,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大口,然后才问道:“怎么一夜之间,大家就好像完全不一样了?”

    “恭喜侯爷!”澹台姐素手拈起茶壶,给王胜续了一杯,这才笑道:“侯爷被这么多姐妹归心,天大的好事啊!”

    “其实根本没必要这样啊!”王胜还是这样说,他是真的这样认为的:“只要大家维持以前的样子,我们也一样可以很好的合作啊!”

    “不一样!”澹台瑶飞快的摇头道:“那完全是两回事。”

    王胜没说话,等着澹台瑶的进一步解释。

    “永春心法很特殊。”澹台瑶也没有让王胜多等,自己也小口喝了一口茶水之后,慢慢的开口道:“其中最麻烦的一个步骤在于,修行永春心法的女子,终其一生,只能对一个人钟情。妾身之前一直才发愁这一步如何跳过,现在已经不用发愁了。”

    ps:昨天第三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