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62章第四百一十一章 住进美女窝(上)!

    第四百一十一章 住进美女窝(上)

    啤酒从京城开始风行天下,最开心的除了御宝斋和无忧城主之外,还有一个人就是天子。

    这不就是一个活脱脱的京城的流行影响到全天下的实例吗?王胜那次不是已经和天子说过了,要把京城打造成文化和经济中心吗?啤酒畅销,简直就是完美的经济中心的体现啊!

    天子简直开心的要跳起来了。这才是啤酒,据说还是王胜和御宝斋合作当中最简单最便宜的一种酒,还有几种绝世美酒,等着酿造好就会一一面世,到时候,只要王胜在京城,御宝斋会把东西放到别的地方推广吗?

    尽管美酒这桩生意给了御宝斋让天子有些心疼,这要是王胜和皇家合作的,那该多好?可是,天子现在眼光也开始放的长远,开始看向了更高的高度。

    王胜早就答应过要和御宝斋合作一桩生意的,就算不是美酒,也有可能是其他,一样还是能赚的盆满钵满的生意。现在天子已经不满足于一两桩生意的赔赚,更在乎的是布局天下。

    别人都在关注御宝斋的极品美酒什么时候出来,可天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皇家大剧院的落成了。他已经从眼线的口中知道于大师他们那个乐队演奏的乐曲有多精彩,迫不及待的想要让所有诸侯国的目光都盯到京城的艺术氛围上来。

    为了加快建造的速度,天子甚至特意加派了皇家的工匠去帮忙,眼看着这才前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皇家大剧院的整体结构和外观就已经全都起来了,只剩下内部装修。

    气势磅礴简约大方的皇家大剧院,吸引了不知道多少人的目光。京城里的百姓,自从整体结构起来之后,就有不少人成群结队的前来参观,哪怕进不去里面,甚至连工地也进不去,可这并不妨碍大家各种不停的猜测。

    这可是常胜侯设计建造的,据说是一个大剧院。可什么样的剧院能有这么大?怕不是能坐上几百上千人一起看戏吧?何等壮观?

    王胜接到消息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不到两个月整体结构和外观就完成了?地球上就算是有现代化的大型机械,还得加上现代化的水泥钢筋混凝土什么的,恐怕才能做到吧?

    可去看一圈之后,王胜也不得不服。大宗师就是大宗师,除了普通的建造方法,阵法的应用简直让王胜目瞪口呆。照这个速度,恐怕最多两个半月,内部装饰也会完工,站在现场,王胜除了竖大拇指之外,就再没有别的举动。

    刘大师和一批大宗师们得意万分,哪怕天子那边的嘉奖什么的,似乎也比不上常胜侯爷这一根大拇指的夸赞。那是懂行之人从专业角度的认可,这可比一万个不懂行的人一万句的夸赞都要来的让人舒心。

    剧院这边速度这么快,王胜反倒开始担心于大师那边,乐队是不是准备的足够完美。要知道,这可是这个世界第一次以这样的传统乐器交响乐团的方式开一场演奏会,那些乐师能不能快速的适应并且排练出曲子来,于大师的指挥能不能掌控全局,这些都是未知数。

    当然,更大的未知数是这个世界上的观众们能不能够接受这样的方式,能不能够接受这样的音乐。这一点,王胜不敢肯定,于大师同样也不敢肯定。

    “这些曲子感觉还不够。”王胜去找于大师的时候,于大师也是第一次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以前于大师从没把天下人看在眼里,因为他觉得,这满天下没几个人值得自己重视。事实上他也正是这么做的,以至于一直一个人住在京郊的山脚,生平好友也就那么几个而已。

    直到遇到了王胜,忽然发现,原来音乐的世界里还有这么多好东西。除了那些新奇的乐器乐曲之外,王胜更给了于大师一个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目标,那就是让音乐不再是曲高和寡的尴尬,而变成让全天下人雅俗共赏的娱乐。

    这不光是因为王胜,还因为有天子的参与。天子甚至又一次还特意派了大内李总管过来,承诺于大师,如果演出成功的话,乐队所有成员都将不再是琴师戏子,以后只会有一个统一的称呼,艺术家。

    王胜可以粪土万户侯,于大师也可以,可乐队当中的其他人,也能做到这么淡定吗?在他们反过来的影响之下,于大师也前所未有的认真。他不在乎什么天子,不在乎什么地位,但是他在乎好乐器好乐曲能不能被人认可欣赏。

    虽然王胜之前已经给了不少曲子,《梁祝》《清心普善咒》《赛马》《琵琶语》《十面埋伏》《春江花月夜》《蝶恋》,还要加上于大师自己改编的五首曲子,但于大师不得不承认的是,他还是感觉有些单薄,至少曲子里面缠绵的很多,赛马这样激昂的也有,可是缺少一首振奋人心慷慨激昂的曲子。

    “好吧!”王胜面对于大师的请求,也只能答应:“我再谱一曲。不过,于大师,你介意给第一批并不是天子和皇家贵胄的女子们演出吗?”

    “我不介意给任何人演出。”于大师直接给了王胜一个无比鄙视的回答:“只要他能安安静静的听我从头到尾演奏一遍,不会中途打断,更不会大放厥词,如果能听明白我演奏的曲子里面包含的意思,如你这般,随便他什么身份都可以。”

    拿着王胜给谱好的黄飞鸿版的《将军令》的曲谱,于大师不用乐器演奏,直接看着五线谱,手上如同本能一般的打着拍子,看样子已经将指挥的职能印到了骨子里。闭着眼睛将曲谱从头到尾的过了一遍,于大师满意的连连点头:“好!好!这就是我要的曲子!这就是我要的曲子!”

    然后就没王胜什么事情了,于大师转身就投入到了新乐曲的练习之中,再也不理会王胜。

    王胜很理解于大师的这种痴迷状态,也不以为意,想想自己已经有一个多月没去王府那边,也许是时候去看看澹台姐她们现在是什么状态了。

    ps:12点之前赶上了第一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