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25章第三百九十二章 大宗师不仅是大宗师(下)!

    第三百九十二章 大宗师不仅是大宗师(下)

    一切都在按照执法堂主的计划进行着。

    头一天观察,并在几十丈之外监听,确定了院子的结构和人员组成。确定了里面的人全都是真的乐师和工匠,并不是什么埋伏。确定了王胜每天会定时的到这边来,貌似想要组织一次全新的乐曲表演。

    琴师那边人太多,六十多个乐师,人多杂乱,如果趁着在乐师那边攻击的话,说不定无法攻击到正主就会被王胜借机开溜或者反击。最好的攻击时机,是在王胜和那十五六个老工匠一起研究如何造剧院的时候。人少,干扰也少。

    最好的时机,其实就是大家商量累了然后喝水休息的那一刻。京城大院的高墙挡不住六个传奇境界的高手,六个人分成三个方向冲进去,全部冲着王胜致命一击,然后飞速离开,这就是最简单的计划。

    想想也让人激动,连神威狱的世尊都没能做到的事情,六个凯旋宫执法堂弟子却在京城一击得手,就在一群老工匠的惊骇欲绝的目光中,就在王胜的六个护卫冲过来却已经来不及的悲愤欲绝目光中,六个高手飞身离去,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何等的震撼,何等的潇洒?

    而让所有诸侯国头痛的心腹大患常胜侯王胜,瞬间变成了没有性命的尸体,京城皇家震惊,京郊老君观震惊,却无法找到刺客的踪影,没有一丝痕迹残留,干干净净,清清白白,谁能怀疑到凯旋宫头上?

    就算是怀疑到凯旋宫头上又能如何?只要凯旋宫打死不承认,谁还能逼迫凯旋宫承认吗?是做了几百年傀儡的天子?还是一心弘道的老君观?

    这个世界如此之现实,谁会为了一个已经死去的常胜侯和一个诸侯国过不去?相信真到了那个时候,京城之中那些皇族绝不会是跳出来寻找凶手,第一件事就是先瓜分王胜的产业,润姿坊和乾生元肯定被肢解,大家你争我夺大打出手,这才是京城内的正常表现。

    老君观从前朝开始就那么不愠不火,只要不直接招惹到老君观头上,还从来没见过老君观如何的。王胜已经死了,为一个死人,老君观能改变上千年来的做派?

    逃跑的路线已经规划好,两个人直冲闹市,制造混乱,然后借着混乱的人群脱身。两个人冲进早已经安排好的民宅,从两天前挖好的密道赶到另一处民宅潇洒离开,还有两个人擅长隐匿气息,则是脱离追兵视线之后改扮成官兵的模样,大摇大摆的离开。

    卖消息的那个地下消息掮客已经被灭口,尸首也已经被切碎喂了狗,没人能追查到谁从他这里买了消息,买了什么消息。

    行动的时候,润姿坊会被一拨人冲击,那是早年凯旋宫在京城里安排的死士,没人知道他们的身份和出身。他们冲击润姿坊,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引得京城骚乱,牵制各方的注意力。

    润姿坊一动,皇宫肯定也会戒备,京城必然会调动高手。那个时候,高手众多,谁又能从那么多高手当中分辨出是哪几个杀了王胜?

    在执法堂主眼中,最难的地方就是时机要配合的刚刚好,不过这点已经从那个卖消息的掮客口中得知,王胜做事很有规律性,哪怕是休息的时间,也不会相差半柱香。生活规律是好事,可惜,被人利用的时候就是致命的弱点。

    一切都已经准备停当,凯旋宫的六个执法弟子,再次检查了退路,再次检查了身上的武器和装备。六个人分成了三组,只等着发动的那一刻到来。

    简直好像在配合凯旋宫执法堂主的计划一般,王胜很准时的离开了侯府,来到这个大院之中,例行的开始指点那些乐师们演奏。

    执法堂主和那个听力好的弟子一起,一直在聆听着弟子的转述。王胜和那些人说了什么,是不是有什么异常,有没有发现自己一行的行踪,都要小心的判断着。一旦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执法堂主马上就会下令离开,放弃行动。

    从上午开始听下来,王胜一点都没有表现出发现众人的情形。很正常的指点着一干乐师,说的还是昨天的曲子,有夸奖进步的,有责骂不长进的,总之,一切都很正常。

    总算是吃过了午饭,王胜和十六个老工匠开始研究剧场的建造。今天比昨天更具体了,梁柱用什么材料,墙壁用什么材料,舞台怎么摆设乐器,如何借助阵法来扩音让整个剧场的人都能听到……一切的一切,都让人觉得没有任何异常。

    休息的时间到了,众人开始停下来喝茶休息。就是这个时刻,执法堂主猛地发出了攻击的指令。

    嗖嗖嗖,六道身影从三个方向上,几乎是不分前后的跳上了院墙。六个执法弟子都看到了院子里坐在中间的王胜以及周围坐着的十六个老工匠,看到了王胜面前那个精致无比的一眼看上去就很漂亮的建筑模型,同时也看到了所有人惊讶无比的目光。

    六个身影化为六支利剑,也不管那些老工匠们,冲着中间正要起身的王胜飞扑而去。人还在空中,至少已经有三十多件暗器向着王胜那边笼罩了过去。

    每个人的眼中,不管从哪个角度看,王胜下一刻都会变成死人。六个传奇高手的暗器攒射,区区六七重境的王胜,就算是加上最强的防护衣也无济于事。至于说防护阵法,更是笑话,连阵石恐怕都没机会拿出来。

    下一刻,漫天的暗器忽的从众人的眼中消失,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消失的干干净净。

    还没等六个执法弟子反应过来,每个人的眼前就多了一种他们以前从来没有看得起的工具。要么是锤子,要么是凿子,有小小的刻刀,也有一根黑乎乎的铁尺,上面还有刻度,最夸张的是一块铁砧,而最细的则是一根几乎看不清的细线。更可怕的是,这些攻击过来的工具,数量还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执法堂主瞬间便陷入了绝望之中,因为他在这一刻,终于发现,他们之前从来没放在眼里的一群老工匠,居然每一个的修为都不比他们这群执法弟子低。

    ps:昨天第二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