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2章第三百八十六章 还缺个指挥(上)!

    第三百八十六章 还缺个指挥(上)

    媚儿对朱老东主依旧还是有些恻隐之情,这也难免,媚儿是他的养女,可以说是把她养大的。而且媚儿的那些经商的知识技巧什么的,也都是朱老东主教给他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如果媚儿真的无动于衷的话,那王胜可就要仔细考虑要不要和媚儿合作了。

    不过,同样也是这个朱老东主,冷酷的剥夺了媚儿在宝庆馀堂的一切。不顾媚儿劳苦功高辛苦奔波才拓展的江山,一句话把媚儿召回,然后把宝庆馀堂的家业交给了自己不成器的儿子朱少东主。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王胜也可以理解。养女毕竟只是养女,儿子才是亲生的儿子,老子辛辛苦苦打拼下的一切,肯定是传给亲儿子。这想法没错,王胜也说不出人家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可是朱少东一上台,首先就要把媚儿置于死地,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你可以庸人上位,可还要把比你强的人干掉,王胜这就敬谢不敏了。

    也许对宝庆馀堂来说,有一个媚儿时时刻刻都是威胁,死了最干净。可王胜和媚儿合作默契,宁可和媚儿合作,也不会和宝庆馀堂合作的。媚儿拉着自己的班底出来,也没有和宝庆馀堂唱对台戏,这已经是给宝庆馀堂面子了。

    “知道这朱少东是怎么死的吗?”王胜忽的问了一句:“是被邱家人,还是被朱老东主?”

    媚儿长叹了一声,有些不忍的说道:“综合各方面的消息,加上我对朱老东主的了解,恐怕是朱老东主亲自动的手。”

    “哦?”王胜顿时间对朱老东主刮目相看,虎毒不食子,能舍得把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主动干掉平息邱家的怒火来保存宝庆馀堂,的确是个人物。如果说以前王胜对于朱老东主的认识只是一个重男轻女会做生意的老头的话,现在勉强已经能把朱老东主当成一号人物来对待了。

    “有没有问问第一次带走那些村民的是什么人?”宝庆馀堂和王胜目前没有交集,王胜不再关心,转而关注针对润姿坊动手的人。

    “暂时还没有查清楚。”媚儿摇摇头:“等我们回去,仔细查一查,肯定有什么线索留下来的。”

    “不用那么麻烦。”王胜直接支招道:“让苏伯伯派人去问问那些被下狱的家伙,他们曾经严刑拷打过不少村民,肯定从他们嘴里问出来过什么。这世上还没有不留下一点痕迹的把三百多人弄走的法子,他们肯定知道了些什么。”

    “他们对我们恨之入骨,怎么可能会说?”媚儿知道王胜的办法可能有用,但唯一的顾虑就是那些人明知道必死了,怎么可能还会告诉王胜这些?

    “不怕他们不说。”王胜笑道:“明告诉他们,因为我们现在顾不上查探那些人的身份,所以他们就可以逍遥法外。都是对润姿坊动手,别人先动手却没什么事,他们后动手却要抄家灭族,他们要是觉得这很公平,那就闭着嘴巴等死。要是觉得不公平,就一定会说出来,多拉几个垫背的。不患寡而患不均嘛!”

    媚儿双眼一亮,果然是好办法。王胜这一招不患寡而患不均,果然是百试百灵。但既然如此,王胜为什么还要让邱家付出十倍的买地费用呢?这不是不均吗?

    转眼间,媚儿就想到了答案。正因为如此,才会让大家觉得没有不均。邱家用了手段,别家没用,凭什么别家要和邱家一样对待?以后有人想要再动歪脑筋的时候,就会想到邱家的教训,不会再动用。王胜这是用这样一种法子避免更大的麻烦出现。

    “这就派人去问。”媚儿不再多说什么,答应了一声马上去安排。

    王胜这次前后在老君观里面呆了差不多十天的时间,囚牛变完成,窍穴转换完成,王胜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

    和大观主说了一声,然后带着大观主又安排的上百名护卫一起回到了京城常胜侯府之中。

    这次王胜回来的路上并没有隐匿行踪,一百多人也隐匿不了。路上,王胜能很清楚的看到不少人看着他们的眼神都不对,眼中多了许多的畏惧。

    这就对了,真要把王胜当成可以随时宰杀的肥猪那才是大问题。人见人怕有时候比人见人爱可好多了。

    回到侯府的第一件事,王胜就是被于大师拉着去听他们这十天来的成果。一首有钢琴加入的古曲合奏,以及一首于大师改编的钢琴独奏古筝曲。

    于大师现在已经认定了钢琴乐器之王的名头。各种传统乐器重新记谱的时候,音准是以钢琴为准的,这样的乐器不是乐器之王那什么是?

    这次王胜的耳朵经过了囚牛变的强化,强悍的不是一点两点。钢琴独奏王胜听出了八处不够协调的地方,和于大师简单商讨之后,断定应该是指法的问题。没办法,现在钢琴的弹奏方法还在摸索之中,只能一点一点的完善。

    古曲合奏听出来的瑕疵就更多了。不是每个人都有于大师这样的水准,哪怕他们现在使用的乐器都是于大师亲手制作并校准的,可王胜依然能够从诸多人的合奏中听出来每个人犯的小错误。

    从那个主事开始,王胜挨个的给众人点评。什么时候哪个小节轻重快慢节奏高低,说的详详细细明明白白,甚至于王胜连他们在弹奏时候的呼吸节奏和琴音配合,手法瑕疵什么的都说了出来,听的每个人都惊为天人。

    别说御用琴师们,连于大师差点听的眼珠都瞪出来。他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当中进入到了那个境界,但是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呼吸心跳什么的和琴音的配合问题,他并没有王胜这样的耳朵。

    现在听王胜说出这一套来,于大师自己结合自己的实践一琢磨,才明白原来王胜说的居然都是有道理的。于大师立刻意识到,这恐怕是练习乐器到了一定境界之后的一个更高峰。幸运的是,自己已经不知不觉中达到了这个高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