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1章第三百六十五章 查(下)!

    第三百六十五章 查(下)

    “聪明反被聪明误呗!”王胜从媚儿给自己送到嘴边的筷子上吃了一口菜,信口回答道:“用惯了手段做事,有一次不用就不舒服,总觉得不用点手段就达不到目的。”

    吕温侯点点头,这世上很多这样的人,也许是天生阴暗,反正总喜欢玩弄手段。可惜,这次碰到了王胜。

    “小小的教训,让他们知道对我玩手段会有什么后果。”王胜微笑着解释道:“以后他们就会学乖了,有事可以到我面前来大家商量着处理,总比我天天要防着小人舒服。”

    吕温侯伸了个大拇指,他相信,这就是王胜要弄出这事的原因。用几亿金币教会某些人做人,的确是会让其他人印象深刻。有的谈,何必非要用这样的手段,最后还要付出比正常的手段昂贵许多的代价,多来几次,只要是个人就知道该如何选择吧?

    用王胜理解的术语,这叫提高那些人使用阴谋诡计的成本,提升犯罪成本,当代价远远的高于收益的时候,就会主动的停止。

    吕温侯陪了王胜一会就离开了,他是主人,很多方面都要他出面照顾招呼,能陪王胜一会已经不错。

    等吕温侯离开,媚儿才靠在王胜这边,抱着王胜的胳膊,脸贴在王胜的胳膊上,满脸幸福的说道:“谢谢你!”

    “我们之间不用说这两个字了吧?”王胜笑着低头看了看媚儿,宠溺的说道。

    “反正就是要谢谢你!”媚儿把手臂紧了紧,越发的贴近王胜。

    因为朱少东的关系,所以王胜把一个本该给宝庆馀堂的合作机会给了御宝斋,但并没有就此关上所有合作的大门。这次千绝地营地,王胜还是给了几个商家每一家机会,其实媚儿很清楚,这就是在暗地里照顾宝庆馀堂。

    相信有了这个营地,宝庆馀堂在朱老东主的带领下,依旧还能维持在领头羊的队伍里。只要能恢复元气,原先宝庆馀堂就在很多行业都有领先的优势,又能慢慢的恢复。

    宝庆馀堂最大的问题还是要有一个合适的继承人,相信朱老东主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一定会看清楚很多,绝不会再选择朱少东。当然,就算是他想选估计也不可能了,王胜只说要那家伙在调查清楚之前活着,可没说过事后如何。

    侮辱了媚儿,还想活着?就算王胜不会主动动手,那个损失十倍费用的势力,会轻易的放过朱少东?

    “真想看到那个始作俑者现在的脸色。”媚儿也明白,朱少东是被人指使的,她现在就想看到那个站在朱少东背后的家伙如何的难堪。

    的确是挺难受的,或者确切的说,主使的人现在简直是难受的要死。从前方代表那边传回来消息之后,他就想要爆发,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爆发,只能压下一切愤怒,开始琢磨事情怎么解决。

    隐瞒肯定是隐瞒不了多久的,为了给朱少东保证,他甚至给那个草包派了几位死士。何况,想要让朱少东出死力,不惜得罪王胜这种强力人士,不给朱少东足够的保证是不可能的。那些人只要对朱少东拷问一番,很快就能问出来。

    可惜啊,本来安排的那几个充当护卫的死士就是为了灭口用的,结果御宝斋安排的会场却让他们根本无法进入,再好的安排也没了用处。早知道王胜真的是这么可以商量,他何必要多此一举?

    会场里的那个代表不知情,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是自家的安排。这下麻烦了,如果他当时在会场,肯定会站起来主动承认,使用点小手段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可当场没有承认,被人挖出来,自己家族要损失两亿金币不说,还被其他各方敌视,得不偿失啊!

    早知道会这样,唉,说什么也晚了。主使人懊恼无比的同时,一方面在想着如何善后,一方面却也琢磨着这个损失能不能从那个朱少东身上找回来。

    依旧按照原先的计划把朱少东扶上宝庆馀堂的位子,然后让宝庆馀堂弥补自己的损失?可现在出了这件事,宝庆馀堂绝对是防备重重,那个朱少东还能不能回到宝庆馀堂都是问题,从宝庆馀堂掏出金币来,更是难上加难。

    这么一大笔损失,回到家族,还不知道会被家族的那些人如何针对,枉费心机,枉费心机啊!

    “来人,给吕东主和会场那边送信,认下这桩事。”既然已经不可能逃脱调查,何妨大大方方的认下来?

    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就应该告诉会场里的那位实情,或者干脆自己参加会谈。还不是觉得这种讨价还价的场合可能会不愉快,也需要两三天的时间才能定下来,自己到最后的时候参与拍板就行,功劳还是自己的。

    谁知道王胜这边一点也不拖拖拉拉,谈好条件二话不说就点头,这也爽快的过分了吧?几桩好处都没赶上自己的事,坏事反倒是堆了一箩筐,流年不利啊!

    人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的确是一点都不假。这边送信的还没有送到会场,那边各方已经集合起来,从朱少东和那几个死士以及一批安排的人手中挖出来了答案。

    居然是邱家的人做的!按道理,邱家人之前和王胜合作的不错,几乎从来没有红过脸,这事情要是史家戴家甚至甘家都有很大的可能,可偏偏是和王胜并没有主动冲突的邱家,真的是让人无语。

    邱家那位会场的代表得知真相之后,直接傻在了原地,怎么会这样?就在他犯傻的这么一会,他的上司派人送来了信,让他主动承认。

    欲哭无泪啊!送信的来早上几步也行啊!非得在人家已经挖出幕后主使的时候才出现,会场这位代表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各方那些愤怒和鄙视的目光。

    他真的很冤啊!完全就是代人受过,可这话还不能回去和自己上司讲,这种郁闷的感觉,真的能让人疯狂。

    “把金币送到京城常胜侯府,你们就可以安排人进千绝地了。”王胜那边也已经得到了消息,派人送了口信过来:“邱家的买地费用,十倍!调查中出力最大的宋家,买地费用免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