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0章第三百六十五章 查(上)!

    第三百六十五章 查(上)

    从朱少东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王胜的时候,各方代表基本上就能猜得到,这个傻瓜肯定是被人指使才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不然的话,本该属于宝庆馀堂的好处怎么会给了御宝斋?

    后面的几句质问,几乎就是想要逼迫王胜答应一些东西,或者解释一些东西,而有些话却又是各大诸侯国不好说或者说不出口的话语。

    之前众人还觉得朱少东做的不错,至少推动了大家和王胜的谈判历程。可现在好了,大家条件也谈的差不多了,就差最后一步了,王胜却忽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王胜说的有没有道理?有!至少王胜说什么事情都能商量这事是不假的,从带路到后来开营地到现在,不都是在商量中得到的结果吗?那王胜很不齿使用手段的人就很好解释了。正如王胜自己所说的,就是两个字,不爽。

    为了达到某些目的,谁家没使过几个手段?可这手段相当恶心人又被人当场提出来的时候就有些尴尬了。

    既然大家都能商量,王胜也从来没有堵上过商量的窗口,那玩这些手段就的确是让人不齿。这事肯定要给王胜一个交代,至少那些这次没用过这手段的诸侯国是肯定支持的。

    使手段的毕竟是少数,一家,最多两家,可是这一两家要是把大家所有的路都堵上了,那可就不能怪众人群起而攻之。

    “侯爷放心,我手下有几个刑讯高手,把那个家伙交给我,保证他什么都说出来!”马上皇家的代表就直接跳了出来。这事情上,皇家这边做的光明磊落,而且王胜给了皇家天大的面子,所以皇家理直气壮的跳出来要帮忙。

    “先不急,把那个家伙先保护起来。”宋家的代表不知道自家公主和王胜的关系,但是至少得到过交代,要对常胜侯保持足够的尊重,所以他们也是问心无愧的,同样也热心的出力。

    “之前他身边有几个高手,那几个高手肯定不是宝庆馀堂的,说不定是哪家的死士。”夏家已经塞了一个阿七到王胜身边,根本不用暗中再做这些不上台面的事情,此刻也是义愤填膺的出主意:“先把那几个人拿下,慢慢拷问。”

    ……

    一家又一家的势力跳出来说要为此出力,可就是没有一家跳出来承认的。

    谁能承认?就算是真的做了,难道在这个场合上自己跳出来打自己的脸?做了也得说没做啊!

    可惜,王胜似乎早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刚刚的话里面就有条件,不找出来,谁家也别想进千绝地。

    “也许不是在座各位的谋划,也许在座各位不知情,是自己的手下或者上司做的。”王胜缓缓的说道:“你们尽管回去调查,也别给我最后弄出来是宝庆馀堂的主意,我不是傻子。反正,哪天有了结果,哪天你们可以进千绝地。一天查不出来,那就一天维持现状。”

    一边说着,王胜一边站起身来,拉着媚儿往出走去:“总有人要为此付出代价,早承认了,还能给自己家族省下一亿金币。要是被别人挖出来了,那就是两亿金币。我很乐意看到没人承认,然后每家给我两亿金币,所以我不急,你们慢慢琢磨。”

    留下这些话,王胜和媚儿施施然的离开了会场。周围的守卫肯定不会拦住王胜,任由他离去。

    第二个离开的是御宝斋的吕温侯。临走之前,他同样也留下一句话:“虽然这里是我御宝斋的地盘,但这事和我无关,反正最后大不了维持现状,谁也进不去,但我御宝斋已经有一个营地,我也无所谓。我出去把每家的护卫叫进来一个,有什么事情你们自己吩咐。”

    吕温侯是主家,主家和王胜一走,剩下的这些代表们立刻面面相觑起来。皇家宋家和夏家几家二话不说,马上将朱少东保护了起来,然后飞速的命令进来听令的自家护卫调集高手过来保护,同时去抓捕朱少东身边那几个神秘的护卫。

    王胜可是说了,朱少东要是在调查清楚之前死了,所有势力都是十倍费用,甚至可能严重到无法进入千绝地。好不容易争取到现在的机会,随便哪家都不愿意让某一家玩阴谋的给破坏。

    各方已经在紧锣密鼓调查的时候,王胜和吕温侯已经面对面的坐着喝起酒来。

    “你们御宝斋上次那批营地建造的工匠,这次可以揽几个大活,赚几票了。”王胜免了御宝斋这边的费用,但是却没给他们争取到多少直接的好处,只能间接的提醒:“各种建造的材料什么的多囤点货,也能卖个好价钱。”

    吕温侯是生意场上的好手,稍稍提醒一下就知道该怎么办,闻弦歌而知雅意,马上冲着身边的灵儿示意了一下。

    灵儿立刻起身,去后面吩咐,让人去准备去了。这种时刻,各家恨不能自家的营地越早建造完成越好,御宝斋上次建造营地的熟手工匠,肯定是供不应求的。各种材料都能直接翻番卖,争分夺秒的时机,谁还在乎多花几个金币?

    “宝庆馀堂这边,你就真的把生意给我了?”看着灵儿去忙碌,吕温侯才转向王胜这边,笑着问道。

    说是问王胜,吕温侯的目光却是看着媚儿,他当然知道媚儿和宝庆馀堂朱老东主的关系。要不是因为媚儿,王胜会不会理会宝庆馀堂还真两说。

    “自己管教儿子不力,那也不能怪我。”王胜淡淡的说道:“他犯了几次错误,我肯给他机会已经不错了。可他既然连儿子都管教不好,还要带出来招摇,那就别怪我。反正事情不是我挑起来的,怪也怪不到我头上。”

    “你这一招真狠,背后那个主谋肯定被各方都恨死。宝庆馀堂以后肯定和他们势不两立,有的热闹看了。”吕温侯叹息道:“要我说,那个背后的指使真的是不知所谓,弄了这一出,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

    PS:今天任务完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