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6章第三百六十三章 我的(上)!

    第三百六十三章 我的(上)

    是非只因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现在朱少东的境遇,就是这个的完美解释。

    本来这场面根本就没他什么事,非要跳出来,这下好了,鸡飞蛋打,自家的东西给了别人不说,弄了个里外不是人。

    刚刚朱少东问了一句“什么意思?”现场根本就没人回答他。想明白的想不明白的,都没有搭他话茬的意思。这里是御宝斋的传位大典,朱少东跳出来给这么多人添堵,谁敢和他沾上边谁倒霉。

    “吕兄,恭喜恭喜!”王胜更是看都不看这货一眼,直接冲着吕温侯拱手道贺。

    “多谢多谢!”吕温侯也是自然的回礼。

    两人之间动作娴熟自然,却是连理都没理那边跳出来的朱少东。

    接下来就是宋国公的代表,然后是皇家的代表,一个一个的过来,朱少东也不知道是知道惹不起还是心神大乱,反正是一直没敢再多嘴。

    除了朱少东跳出来的那个小风波,基本上到目前为止,御宝斋的传位大典算是顺利的到了尾声。接下来自然就是御宝斋大宴宾客,招待各方的贵宾。

    商人们当中,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琢磨,这次王胜到底打算和御宝斋合作做什么生意,会不会对自家的生意有影响。

    要知道,前几次王胜的主意,雪糖霜和精盐一出,谁还吃普通的灰糖和粗盐?润姿坊一面世,京城的胭脂水粉店都快开不下去了。要不是外地这边还没有完全辐射到,各地也够呛。唯有一个乾生元算是没有挤占普通文具店的生活空间,但读书人哪个胸怀大志的不把一套乾生元的精品当做理想?

    除此之外,大家就是对宝庆馀堂叹息。朱老东主是个不错的前辈,经营上也算是兢兢业业,才把宝庆馀堂带到那个规模。换成后辈媚儿之后,雪糖霜和精盐的生意更是如日中天,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啊!可惜,一个刚愎自用的儿子朱少东就把这一切都彻底的毁了,朱老东主现在还在晕厥之中,显然是气得不轻。

    叹息之余,众人都在奇怪,那个朱少东现在去了哪里?人群中并没有看到他。众人都猜测,估计是没脸见人,不知道躲哪里了。可惜!朱老东主人不错,但这儿子真没教育好啊!

    谁也不知道的是,众人奇怪找不到人的朱少东,此刻却正和王胜在一起。当然,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一群。

    王胜此刻正和各大诸侯国以及皇室的代表在一起,不但有这些官方的代表,还有几个大商号的代表。御宝斋吕温侯就是其中之一,巧合的是,宝庆馀堂似乎也有这个资格,朱老东主身体微恙不适,那个让人讨厌的朱少东竟然理所当然的作为代表参加了这个会议。

    说到底,各诸侯国和皇室派代表来参加御宝斋的这个传位大典也只是个由头。御宝斋就是再强势,撑死也就是一个大连锁商号而已,能让皇家和各大诸侯放在眼中?不过就是借着这个由头,正好事情还和御宝斋有关,大家聚集起来一起商量个说法而已,难道御宝斋还真有这么大的面子?

    刚见到吕温侯的时候,王胜其实就知道这些事情了。两个人很默契的只用了各自两句话就把调子定了下来。聚在一起商量,也不过是看看如何能让这些家伙们再出一次血而已。

    光是诸侯国的代表就十几个,再加上四五个商户的代表,皇室,王胜和媚儿,这就二十多人了。御宝斋准备了一个大的会客厅,才安顿众人坐下来。

    不过座次也是仔细安排了一番,依旧还是按照各方代表的爵位。皇室最大,宋国第二,王胜第三,其他的依次往下排。商户们的代表当然是敬陪末座,御宝斋也就是占了个主场的便宜,吕温侯得以能以一个商户东主的身份做一次临时的主持人。

    会场周围,已经被各方带来的护卫团团围住,没有里面人的允许,谁也靠近不了。别说进入会场,就是靠近会场百丈的距离,都会被人盘查。这里是御宝斋的私人地方,打着天大的幌子也不可能有人理会。

    “关门!”吕温侯一声喊,会场外面的大院的门户就被全部都关上。

    众人也都精神起来,过了寒暄的阶段,该说正事了。

    “各位,藉由我御宝斋传位的机会,将各位集中起来,也正好大家一起商量一下关于千绝地里面营地的事情。”吕温侯这种场面不知道见过多少,一点都不怯场,大大方方的说道:“各位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

    “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咱们在这里怎么吵都没关系,但要是出了结果却有人不乐意非要闹事的话,那可就别怪大家不给面子。”吕温侯似乎学到了王胜的经验,什么丑话都说到前面:“真的要是犯了众怒,被群起而攻之的话,到时候可没人帮你喊冤。”

    一群人都在点头。大家都是想要个结果,实在不满意,就在这里重新吵闹个结果出来就行,犯不着过后再做那种没品的事情。这里可是有天子的代表的,没的让人看了笑话。

    “既如此,那我就先说说。”吕温侯见大家都点头,也不再继续纠缠这个规则,开口道:“御宝斋的那个营地,可以说是现在千绝地里面对外经营的独一份。”

    “经营了这么些年,勉强说是顺风顺水。”吕温侯看着各方代表说道:“不过,我也知道,大家都觉得那个营地的规模还不够,还不足以满足各方的需要,所以都想要加入进来扩充一下。这个倒不是不能商量,具体怎么做,就看看大家有什么主意了。”

    听到吕温侯终于吐口可以商量,大家心中都是一宽,总算是开了这个口子,就看大家怎么争取了。

    “话是这么说。”可没等众人开口,刚刚在大典上让人很不舒服的朱少东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我就想问问王胜,你一个人,凭什么独霸千绝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