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5章第三百六十二章 随便什么生意(下)!

    第三百六十二章 随便什么生意(下)

    轰,朱少东这一句话,立刻引得现场沸腾起来。

    这天下谁不知道,乾生元也好,润姿坊也好,那都是常胜侯府的产业。乾生元和润姿坊的礼物,那就应该是常胜侯府的礼物,这家伙怎么跳出来说这些,故意说出来煞风景吗?

    “闭嘴,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宝庆馀堂的朱老东主也在刚刚的贺客里面,听到自己儿子忽然问出的混账话,顿时间眼前一黑,站起身来就喝斥道:“还不赶快赔罪?”

    不久前贵宾厅发生的一幕,朱老东主还没来得及和他这个不省心的儿子算账,只是让人先把他带走,等着完事以后带到王胜和媚儿面前磕头赔罪的,可不知道怎的,这家伙竟然跑了出来,还来这里胡说八道,这不是把宝庆馀堂放在火上烤吗?

    “天大地大,道理最大,这不是侯爷自己的话吗?”朱少东却是根本不理会自家老子的喝斥,只是冲着王胜挑衅道:“乾生元和润姿坊都是御宝斋的商家朋友,送上礼物理所应当,可侯爷似乎是空着手来的,没有给御宝斋面子啊!”

    吕温侯的目光瞬间变得锐利,在自己的接任大典上闹事,找死吗?两边两个眼色使过去,外围马上有两个奴仆打扮的人慢慢的往朱少东坐在的位置走过去,就要将人先带出去控制住。

    只是,朱少东的身旁,却忽的出现了四个低着头的下人打扮的身影,分成四个角把朱少东牢牢的护住,两个奴仆刚走过去,被其中两个各自伸了一只手,就给拨退了好几步,差点就摔倒在宾客身上。

    这是要撕破脸吗?不光是吕温侯,连吕老东主都怒了,冰冷的目光扫了一眼宝庆馀堂的朱老东主,然后转向了朱少东。

    谁都看出来了,吕家两代掌舵人都要爆发了。接下来,朱少东恐怕要承受前所未有的疯狂报复。

    “你说的也没错。”就在众人觉得现场马上就要爆发的时候,王胜却忽的开了口:“我的确是没送上礼物,有些失礼。不过现在送也来得及,正要借花献佛,给吕兄一份贺礼。”

    “空口白话,这就是你的礼物?”看着王胜接口,而且承认自己没有带礼物,朱少东却是越发的嚣张,厉声追问起来。

    “都说了是借花献佛。”王胜笑了笑,转向吕温侯冲着他笑道:“本来是有个小生意和宝庆馀堂合作的,现在看来合作不了了,那就转送给吕兄。”

    “多谢多谢!”吕温侯的脸变的比王胜还快,刚刚还冰冷如霜,面对王胜的时候就是温暖如春了。

    一桩生意,本来打算和宝庆馀堂合作的生意,听到这个,现场宾客再次哗然。王胜从出道以来点出的几桩他能称得上是生意的,哪个不是赚的盆满钵满的大产业?雪糖霜,精盐,蛇药,防护服,乾生元,润姿坊,哪怕最没有创新的千绝地的那个营地,也是日进斗金啊!

    现场的商人可不少,听到王胜这话,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不能他们自己就是吕温侯。王胜的一桩生意,那绝对是让人垂涎到死的羡慕啊!不是商场的人怎么可能知道王胜点金手的大名?真要是王胜愿意给他们一桩生意,让他们马上把女儿送给王胜都乐意啊!老婆王胜要不要?要就敢送!

    宝庆馀堂的朱老东主这一下更是气急攻心,直接一口气出不上来,晕了过去。本来应该是属于自家的生意,就被自己这个不知道什么鬼迷了心窍的儿子一句话给转送了别人,朱老东主除了晕过去还能做什么?恐怕只有醒来之后将这个逆子打断腿永远不许他出门了。

    朱少东显然也没有意识到他挑衅王胜的话竟然会变成这样的结果,顿时间也傻了眼。王胜的话说的很明白,本来是给宝庆馀堂准备的,这岂不是说,他自己挑衅了一下王胜,然后把本该给自己的大笔好处就扔了出去?

    “什么生意?”一时之间,朱少东也忘记了自己应该继续和王胜叫嚣以便达到那些帮助自己的人的目的,失神的问了出来。

    就算是损失,他也得知道自己损失了什么吧?不愧是生意人出身,哪怕是这种情况下,也要先看看自己少赚了多少。

    “随便什么生意。”见这家伙现在还能问出这种问题,王胜也是哑然失笑,就是一个被人耍的团团转的蠢货,真没必要和他一般见识。

    “什么意思?”朱少东一下子没有明白过来。不是要送御宝斋一门生意的吗?怎么不说是哪种生意?随便什么生意是什么意思?

    朱少东没有反应过来,可并不意味着那边那些商人宾客们没有反应过来,同样的,吕温侯也瞬间就明白了王胜的意思,心中顿时间一片火热,满脸的惊喜交加。那些宾客们更是一个个羡慕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王胜说随便什么生意,那就是说御宝斋随便想做什么生意,都可以和王胜一起合作来做。王胜一定有比现在的产业更高端更赚钱的产业,能够让双方都赚的数不过来。

    以前没有盐糖生意吗?以前没有胭脂水粉吗?以前没有文房用品吗?可雪糖霜和精盐一出,不是马上日进斗金?润姿坊一出,马上就成了全天下女子心中的圣地,比旁边的皇宫还要让人向往的地方啊!至于乾生元,你现在随便找个读书人问问,给他一套乾生元的精品,他愿意不愿意给你效死命?

    朱少东毕竟也曾经是生意人,哪怕不怎么合格,可他依旧还是商业世家的,耳濡目染之下,不可能什么都不懂。当他问出什么意思之后,忽然之间就自己省味过来了,原来是这个意思。

    啊啊啊啊!朱少东忽然想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早知道王胜已经给宝庆馀堂准备了这样的大礼,早知道这次自己的父亲过来可能会得到这样的合作,他何苦要为了那个所谓的地位答应那些人的条件和他们合作?那些人答应最多的,不就是让自己掌控宝庆馀堂吗?

    可问题是,一个烂摊子的宝庆馀堂,和有了王胜合作的宝庆馀堂,那是两回事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