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4章第三百六十二章 随便什么生意(上)!

    第三百六十二章 随便什么生意(上)

    王胜终于回头了,众人看到的是王胜冷漠的表情,以及眼中闪烁的杀意。只要是个杀过人的,基本上就能看出来王胜眼中的光芒。

    被王胜冰冷的目光一瞪,刚刚才大放厥词的宝庆馀堂前少东,忽然之间就什么话也说不下去了。只觉得心中一阵慌乱,死亡的恐怖瞬间占据了上风,双腿一软,差点就瘫在地上。

    总算是旁边有个椅子让他撑了一下,这位少东主才不至于当场出丑。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怪叫一声,转身疯狂的就逃,一路上跌跌撞撞,也不管路上撞到了多少家具摆件,也不知道撞到了多少客人仆役。

    一个夹杂着临字诀的眼神就让这个少东主屁滚尿流,这家伙也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真不知道他们家老子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把这么个草包扶上东家的位子。

    不过,显然以后不可能了,除非宝庆馀堂不想和王胜合作,否则那个家伙再没有爬起来的机会了。

    王胜眼中的杀意可不是假的,他是的确动了杀心了。这家伙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自己和媚儿是狗男女,死一万遍都不够。

    如果只是骂王胜,王胜不会和他一般见识,可他不应该把媚儿也牵扯进来。哪怕他换个环境,自己一个人呆在屋子里想怎么骂怎么骂,反正王胜估计他在家里肯定也是这么做的,可你敢在大庭广众下跳出来骂,你不死谁死?

    狗男女这话,吕温侯的小女朋友灵儿也在车子里和王胜开玩笑一般的说过,王胜就没有在意。灵儿虽然骄纵,可知道场合,私下里怎么开玩笑都行,敢拿到这个场合来说一句,就算是灵儿也得死。

    心中已经给这家伙判了死刑,王胜反倒更不会把他放在心上了。和一个死人有什么可计较的?

    刚刚的插曲仿佛随风逝去,谁也没当回事,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互相攀谈着交流着,等着大典开始。

    媚儿的情绪不高,王胜也明白她的心情。有心想帮一帮养父,可是这位所谓的哥哥却如此的恶毒,让她也矛盾起来。

    “对了,我还一直不知道,宝庆馀堂的东家姓什么?”王胜琢磨一下,还是开口问道。

    “姓朱。”媚儿飞快的回答道。这些东西她以前从来没有和王胜说过。

    “那你以前叫朱媚儿?”王胜这还是第一次叫媚儿的全名。

    “以前是。”媚儿似乎又想通了什么一般坚定起来:“我现在没有姓,我就叫媚儿。”

    “恩,活好自己就行。”王胜肯定道:“没必要和一个死人计较,不是吗?”

    “你要杀了他?”媚儿稍有些惊讶。

    事实上,媚儿恨不能亲手杀了那个家伙,可是她始终还顾念着朱老东主的养育之恩,怕他难过,所以一直也没有动手。真要是起了杀心,以媚儿现在的财力,那家伙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还用我动手?”王胜冷笑了一声:“这么多人都看到了,只要随便有一个想要巴结讨好我,那家伙的脑袋在脖子上就呆不到明天。”

    有人会巴结王胜吗?开玩笑,刚刚这个贵宾厅里,有一个算一个,如果提着那个家伙的脑袋王胜就欠他们一个人情的话,那家伙有一万个脑袋也被砍了。

    “你也不用多想。”看到媚儿似乎有些为难,王胜直接劝道:“我还没有贱到被人大庭广众之下指着鼻子骂了以后还唾面自干的。他自己选的路,自己承担后果。”

    听到王胜的话,媚儿本来还想劝的,却是及时的打消了这个念头。第一那个家伙实在是太可恶,第二,又不是王胜动手,难道王胜还能限制别人动手不成?

    真要让王胜为了那个家伙开口求恳大家不要杀他,那王胜和她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奇怪,他平常就算是蠢,接受了上次的教训之后,也不应该表现的这么傻呀?”媚儿放弃了那个少东之后,忽的想到了一个问题:“不是说朱老东主还想和你合作一次吗?他这么跳出来是为了什么?”

    明知道自己的父亲要和王胜合作的前提下,这个朱少东还这么傻缺的跑到这里来骂王胜和媚儿,这里面,一定有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被人利用的过河卒子而已,炮灰。”王胜几乎不用想,瞬间就得出了结论:“估计是答应了他帮他抢回东主的位置,所以他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挑衅我们。等着看吧,很快就能知道他的下场。”

    媚儿点了点头,不再说这些。

    这个时候,也到了吉时,接任大典开始。

    在各方宾客前来观礼的万众瞩目中,御宝斋老一代的东主亲自将象征着御宝斋管理权限的一面上面刻着一个篆体“宝”字的金牌交给了吕温侯。从此以后,老东主退居二线享受退休生活,吕温侯彻底走到了前台。

    以后称呼吕温侯,就不能再称呼御宝斋的少东主,而是御宝斋的东主吕温侯。

    礼成之后,先是御宝斋的各方掌柜冲着吕温侯施礼,再冲着以前的老东主施礼,代表着各方的掌柜也承认了吕温侯的地位。

    然后才是各方宾客。几乎来的每一位,都上前恭喜吕温侯,恭喜老东主,然后礼宾就会念出宾客带来的礼物。吕温侯和老东主答谢,基本上就是这个流程。

    王胜和各诸侯国的都是贵宾,先等商业上的各方朋友们道贺之后才轮得到他们。自然,顺序也是按照各诸侯的爵位,从低到高的顺序。其他人都是代表国侯前来,而王胜本身就是侯爵,所以排在倒数第三位,后面是宋国公的代表,比王胜高一级,最后面则是皇族的代表。

    一切都进行的井然有序,但到了王胜和媚儿的时候,礼宾刚刚念完润姿坊和乾生元的礼单,那些商家的代表和各诸侯的代表还在琢磨这一份礼单价值的时候,朱少东那个讨厌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这是润姿坊和乾生元的礼单,不知道常胜侯你自己准备了什么礼物?各位诸侯可全都是有大礼相送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