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1章第三百三十章 碰瓷的必须死(下)!

    第三百三十章 碰瓷的必须死(下)

    “真言丹很贵,但用在这些人身上就未必贵。”这是王胜的原话。

    要知道,真言丹是对七重境的高手起作用的,想要将七重境高手迷晕并让其出于那种说话不过大脑实话实说的状态,需要的药力有多强?

    一颗给七重境高手使用的真言丹的确是要价值一百万金币。可对一个普通人或者二三重境的小高手来说,十分之一或者更少的真言丹就能够达到同样的效果,甚至于丹药的药量减少了,可药效反倒是更强了,达到的效果更好了。

    任何时候,都要考虑剂量和使用对象的关系,这才是正确的药物打开方式。

    破相女子服下的这一颗,最多只有一颗真言丹的二十分之一,撑死五万金币。这么点金币的支出,对润姿坊毫无压力。

    “刚刚人群中挑事的是你的同伙吗?”迎宾继续大声的问道。

    “是的。”处于真言状态的破相女子有问必答,而且回答的十分详细:“一共五个,刚刚都说话了。”

    人群中有几个女子听到这话,正想要不动声色的转身离开,双臂一紧,却是每个人都被两个女护卫挟持,嘴巴一捂,直接带到了破相女子对面。

    “是这五个人吗?”迎宾强行的揪着破相女子的头发将她的脑袋揪了起来,让她能够正对着五个被挟持的女子。

    破相女子几乎是用吃奶的力量才把自己的眼皮抬起来,看着对面的五个人,飞快的回答道:“是的,就是她们。”

    “恭喜,你上路的时候多了五家人。”迎宾冷笑着冲着破相女子说道。一松手,破相女子就掉回了躺椅上。

    不过,这个不是问题,所以破相女子什么回答也没有,只是呵呵的傻笑着。可是,听到这话,刚刚被抓的五个女子一个个全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想要挣扎,却被两个修为高强的女护卫牢牢的挟持着,根本挣脱不得。想要叫嚷些什么,却被捂着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有三个当场眼泪就流了下来,目光中充满了求饶的神色。可是,迎宾对此却是视如未见,再次转向了破相女子问道:“谁指使你们来这里敲诈的?”

    “是美妍香粉店的东家。”破相女子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状态,反正是有问就答,而且根本不会说谎,一句话就把幕后主使供了出来。

    “原来是同行!怪不得东家说同行是冤家。”迎宾看似在吐槽,可是声音却很大,周围众人听的清清楚楚。

    “你再说一遍,你的脸和润姿坊的美白粉底有没有关系?你有没有用过润姿坊的美白粉底?”迎宾知道了结果,基本上破相女子就没用了,相当于死人一枚。不过,迎宾还是聪明的再次的大声确认了一遍。

    “没有关系。”破相女子恍恍惚惚的回答道:“我从来没有用过润姿坊的美白粉底,拿来的那一瓶是美妍香粉店的掌柜给我的。”

    “各位听清楚了,她的脸和我润姿坊的那款美白粉底毫无关系,她没有使用过我们润姿坊的东西。”迎宾大声的冲着周围那些看热闹的女客户们说了一遍。

    “你们真的要把他们全家都杀掉吗?”有一个客人大声的问道。

    “不会!”迎宾非常爽快的回答道:“我们会把她们都送官,相信官府会给她们应有的处置。”

    “如果官府偏袒她们呢?”另一个客人似乎觉得就这么放过这几个碰瓷的家伙不甘心,大声的问道。

    “我们有天子的圣旨。”迎宾再次的重复了一遍润姿坊的后台,然后才笑着说道:“不过如果官府的处置结果我们东家不满意的话,那东家不介意买他们所有人全家的性命。”

    没有人再问了。润姿坊有天子的圣旨,这官府的关系已经通了天了。这里可是京城,皇家的地界,哪个不要命的官员敢在京城地界上偏袒这几个人?是打算和这些人一起比赛谁的脑袋掉的比较快吗?

    送官,这处置方式可比买无忧城的杀手高明了许多,也光明正大了许多。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说润姿坊处置的不对,御使想喷个滥用私刑都喷不着。

    可是,送了官这些人的结局就能好吗?润姿坊的大股东,可是有一个叫做皇后的家伙,而且还是天子最宠爱几十年不变的后宫之首。这事都不用天子出面,随便一个太监,就能把这事办的让皇后满意,让媚儿满意,让王胜满意,让整个润姿坊满意,还不会有任何的后患。

    天子就算是不看王胜的威胁,光是看在一个月就几千万金币利润的份上,也会把这些敢打自家老婆金币主意的家伙粉身碎骨挫骨扬灰。

    第二天一早,媚儿就知道了这件事的处理结果,直接告诉了王胜。

    “连同他们的家属算上,一共九十七个人。”媚儿问王胜道:“你要看他们的脑袋吗?”

    “没那个兴趣。”王胜直接摇头。

    “我们会不会太狠了?”媚儿似乎还是不习惯这么强势的做生意,有些惴惴的问道:“他们的家属应该是无辜的吧?说不定有不知情的。”

    “如果他们成功了,他们的家属只是看着他们本人享受那些金币,自己高风亮节的完全不理会,那是我们太狠了。”王胜对碰瓷的人相当的痛恨,直接回答了一句:“如果不能做到这些,还要心安理得的享受那些金币,那凭什么无辜?一句不知道就想置身事外,这天下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

    “一次办的狠,以后在有人想要作恶的时候,就会想想后果,想想自己的家人,也许作恶的心思就会打消。”王胜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并没有要改变媚儿什么的意思:“如果作恶之后只是轻飘飘一句话了事,你觉得这世上还会有好人吗?”

    媚儿静静的听着,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所以,这些敲诈碰瓷的家伙必须要死。”王胜的话说的斩钉截铁,毫不留情。

    ps:昨天第三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