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90章第三百二十五章 你不是(上)!

    第三百二十五章 你不是(上)

    一声清晰而又刺耳的枪声划破了夜的寂静,在小半个京城里传开来。

    听到这声音的刹那,玲珑阁主屋子外面的那两个护卫,就第一时间转到了面对王胜的这个方向上来,拔出了武器,随时戒备着。

    可惜,他们的动作再快,也只是在听到枪声之后的反应。问题是,狙击枪子弹的膛口初速,比音速快。

    当,金属相撞的声音是如此的悦耳,如此的清晰,也如此的明明白白的告诉屋子里和屋子外的人,高速的.404特制穿甲弹到底打在了什么地方。

    玲珑阁主感觉不到杀意,两个护卫也感觉不到杀意,但是阁主的脸前如同划过了一道剑锋,剑并没有落在他的脸上,而是落在了墙上装饰的那块盾牌上。

    那块盾牌并不是一件随随便便的盾牌,而是一位已经死去的大宗师的作品。防护力极佳,同时又极具观赏性和艺术性,是不可多得的一面盾牌中的艺术品。

    大宗师的手笔,之所以能成为大宗师,是因为盾牌上有一个阵法。这个阵法,不需要持盾的人持续的输入灵气,甚至必要的情况下,完全不需要持盾人输入灵气。

    盾牌上的阵法会被动的吸收攻击的力量来启动阵法。这种情形之下,被动启动的阵法能够抵消攻击者至少三成的力量以及灵气攻击,再加上强悍的金属盾牌本身的硬度,给持盾人足够的防护。

    在玲珑阁主的心目中,刚刚当一声响,最差的结果,就是攻击到盾上面的那一支不知道什么的暗器被反弹掉落,而盾牌也会因为弹性的力量从墙上掉落下来,仅此而已。这面盾牌虽然是挂在墙上的,但在它诞生至今,至少挡下过上百次七重境高手的攻击。

    攻击盾牌,这是什么人想要表达什么?玲珑阁主冷笑了出来,幼稚!

    可是,玲珑阁主并没有听到盾牌落地的声音,这让他有些好笑,事实上,盾牌被弹落这是最差的结果,现在对方的所谓“攻击”,竟然连最差的结果都没有达到。

    玲珑阁主很想笑,从他这个方向,能够听到枪声的方向,正对着他的窗户,这是想警告自己什么吗?

    忽的,玲珑阁主想到了一个问题,这问题让他突然之间满身的冷汗。他竟然没有听到那个撞击盾牌的暗器落地的声音,这意味着什么?

    艰难的,如同转动一个生锈的螺栓一般,玲珑阁主慢慢的扭动了自己的脖子,转向了盾牌的那面墙。

    墙在,盾牌也在,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地上也没有掉落的暗器,盾牌上也没有。可是,玲珑阁主的汗却已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盾牌的正中心,那个原本镶嵌着一颗宝石作为点缀的地方,宝石没有了,现在是一个黑乎乎的孔洞。金属盾牌的边缘,似乎还有些隐隐的暗红,身为玲珑阁主,见识过不知道多少次那些打铁的干活,他一眼就能认出来,那是因为高温导致的。

    阁主脑袋上的汗如同小溪流一般的流淌下来,他刚刚还在嘲笑使用暗器警告他的人是个笑话,可现在才发现,那真的是警告,他自己才是笑话。

    站起身,玲珑阁主走到了盾牌边上,伸手摘下了墙上的盾牌,然后就看到了墙上的那个孔洞。那个孔洞直接通到了墙外,显然是穿透了盾牌之后又穿透墙壁,看这个角度的话,应该是从斜上方射向斜下方的,射出去的暗器应该射进了地里。

    这面阁主一直以为坚不可摧的盾牌,竟然被某种不知名的暗器洞穿?以玲珑阁主的见识,完全无法想象一枪能够打穿三百毫米均质钢板的穿甲弹是什么概念。至于那个被动的防护阵法,子弹击中盾牌,还没等阵法启动的时候,就已经打穿了盾牌,阵法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如果刚刚这种神秘的暗器不是对着盾牌,而是对着自己的脑袋的话,那结果会如何?

    虽然有些高手动用灵气防护的时候,能够抵挡很强威力的暗器,但这至少需要七重境的修为。事实上,阁主并没有这样的修为,就算有,他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的动用灵气防护。

    这时候,玲珑阁主才想起来,当年传说中,常胜侯王胜有一种能在数里之外取人性命的武器,莫非就是这个?戴家的戴四据说就是死在这种武器之下的。

    自己居然在死亡边缘走了一圈。王胜如果愿意的话,他的脑袋已经变成烂西瓜了。

    可笑的是,外面的两个护卫竟然只是关注响声的方向,警戒是够警戒了,可屋子里自己差点就死了,他们两个居然毫无所觉,多讽刺?

    王胜已经赤裸裸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不管如何,玲珑阁主也得明天一早去拜访常胜侯,亲自做一番解释了。

    晚上王胜睡的很踏实,相对的,玲珑阁主却心惊胆战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玲珑阁主就亲自赶到了常胜侯府门口,报上身份,求见常胜侯。

    听到是玲珑阁主驾到,王管事吓了一跳,急忙回报自家侯爷。不过,王胜明显不是那种倒履相迎之辈,慢慢吞吞的清洗整理好之后,才出来见客。

    王胜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玲珑阁主,但这么近距离还是第一次。四十多岁的人,温文尔雅,看起来就如同一个中年文士。外在表现出来的,至少有六重境的修为。

    为了表现诚意,玲珑阁主并没有带着护卫,只是一个人上门。见到王胜,起身微微施礼。这里毕竟是王胜的主场,而王胜本人,还是天子亲封的常胜侯。玲珑阁主就算是势力再强,再有钱,也不过是一个庶民百姓。

    “你不是玲珑阁主!”王胜忽的笑了起来,冲着上门来的玲珑阁主说道。

    阁主直接瞪大了眼睛,异常不解的看着王胜。从十几年前,他就顶着玲珑阁主的身份,谈生意,会见宗师,不管什么时候,出面的都是他。王胜居然见面就指责自己不是玲珑阁主,凭什么?

    “你没有那种掌握天下一成财富的气度。”王胜非常直接的解释道:“所以,你不是玲珑阁主。”

    PS:今天第一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