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只此一次(上)!

    第三百零一章 只此一次(上)

    突生的变故,王胜甚至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中招。

    宋嫣是王胜少有的几个不会设防的人之一,所以对宋嫣王胜根本没有半点防备之心,进了屋子就他们两个人,王胜也完全没有从宋嫣的身上察觉到任何的杀意,毫无所觉之下,竟然被一击制住。

    论修为,宋嫣已经是六重境后期甚至巅峰,比王胜高出来一个大境界。论经验,宋嫣可是从小就修行,比王胜不知道丰富了多少倍,用一根小小的银针暗算王胜,王胜连反抗之力都没有。

    不过,直到现在,王胜都没有从宋嫣的身上察觉到半点的杀意。也就是说,从头到尾,宋嫣都没有要杀王胜的心。

    一根银针插在王胜的后颈上,仿佛控制了王胜所有的运动中枢,王胜除了双眼皮和嘴唇能稍稍的翕动一下,其他的地方竟然是动也不能动。

    宋嫣的美丽面孔出现在王胜的面前,看着王胜忽的嫣然一笑,笑容中又带着些许的苦涩。在王胜的注视下,宋嫣的娇躯慢慢的靠近王胜,然后紧紧的贴在了王胜的身上,王胜能够轻松的感觉到宋嫣胸口的伟岸。

    娇艳的红唇缓缓的移动到了王胜的耳边,冲着王胜低声的说道:“我等这一天很久了。我不要你只做我名义上的未婚夫。”

    口鼻中呼出的热气,让王胜感觉到宋嫣的滚烫热情。wˇwˇw.②⑤⑧zw.cōm可是,面对这样的旖旎场景,王胜却只能看只能听,一动也不能动。

    放开王胜,宋嫣从桌上拿起一杯酒,在王胜面前亮了一下:“这个,就当我们洞房花烛的交杯酒。”

    说完,宋嫣张开红唇,将那杯酒倒入了口中。红唇慢慢接近,轻轻的吻在了王胜的双唇之上,一口香甜的美酒随着丁香小舌,轻松的度入到了王胜的口中。

    就一入口,王胜变态的味觉马上就品尝出,酒里有东西。感觉着这口美酒入喉然后带来身体上的燥热反应,王胜心中立刻断定,这里面有挑起人欲火的成分,也就是常言说的春药。

    “我知道你一入口就能尝的出来,所以只能出此下策了。”因为酒的缘故,宋嫣的脸上再次出现了一团红晕,将宋嫣衬托的越发的美艳无双。双眼中娇嫩的仿佛能滴出水来,红唇却恍如烈火熊熊燃烧,几乎要将王胜的整个人都融化。

    宋嫣为什么要这么做?王胜不明白,但很明显宋嫣是预谋许久的。连王胜的味觉特别出色都考虑到了,生怕王胜发现,所以在喝酒之前动手。王胜很想问一句为什么,可惜他现在除了被动的感受宋嫣的热情,几乎什么都不能做。

    身子一轻,王胜已经整个被宋嫣横着抱起来,一如当年王胜在宋家千绝地营地之中公主抱着宋嫣一般,只是反了过来。

    抱着王胜走进了里面的套间,王胜一进去就越发的肯定,这绝对是蓄谋已久的。这哪里是一个普通的套间,根本就是布置成洞房花烛之夜的婚房。

    红色的墙壁,红色的床,红色的被褥,连枕头都是红色的。整个房间内,都透着一股喜庆,可偏偏两人现在却又是如此的别扭。

    宋嫣仿佛察觉不到这种别扭一般,轻轻的小心的将王胜横着放到了床上,仔细的调整着枕头,让王胜躺着舒服一点。

    随后,宋嫣就如同一个贤惠的小妻子一般,轻轻的帮王胜脱下靴子,摆的整整齐齐。然后又帮王胜解开上衣,慢慢的脱掉,解开皮带,把王胜的裤子扒掉。没一会的功夫,王胜就变得赤条条,雄壮的身体就那么毫无遮挡的躺在了宋嫣的面前。

    让王胜有些难堪的是,不光是因为酒里春药的缘故,他自己也被宋嫣这种旖旎的行为激发了情绪,居然有了反应。

    宋嫣的脸红的如同一块红布,但还是强忍住羞涩,从旁边弄来一盆热水,烫好毛巾,开始仔仔细细的帮着王胜擦拭身体。

    等到把王胜擦拭的干干净净,宋嫣才收起这些,站在王胜面前,当着王胜的面,缓缓的解开了自己的衣服。

    一具匀称,美丽,光滑,弹性,细腻的娇躯,赤裸裸的伏在了王胜的身上,感受着王胜身体上散发出的热力,宋嫣仿佛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双唇狠狠的吻在了王胜的唇上,许久之后才分开。

    “我不要你做我的名义上的未婚夫。”宋嫣看着王胜的目光忽然的坚定起来:“我要你做我的男人,我这辈子唯一的男人。”

    看着宋嫣眼中的一往无前的光芒,王胜忽的做了一个让宋嫣无法置信的动作,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一声长叹:“你这又是何苦?”

    被宋嫣制住的这段时间,王胜除了看着宋嫣的这一系列动作之外,心中也在不停的动用着九字真言控制自己的后颈肌肉,一点一点的将扎在自己体内的那根细细的银针缓缓的逼出体外。

    者字诀,除了有恢复伤势的用处之外,其实最大的用处就是自如的控制自己的身体。哪怕王胜自己的神经中枢已经被银针截断无法控制,可是肌肉还是能在者字诀的控制下轻微的动作。

    直到宋嫣爬在了自己身上,王胜才算是将银针逼迫到了体表。最后这一口气,终于将银针彻底的逼出,人也立刻恢复了行动的能力。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王胜和宋嫣,那是有着共患难的革命友谊,而且宋嫣一直把王胜当做是未婚夫,心意已经表达的很明确。加上春药和宋嫣身体的刺激,王胜就算是恢复了行动能力,又哪里能够忍受这种诱惑?

    不是王胜不能用临字诀硬生生的控制住自己,但王胜也知道宋嫣的性格,她是一个刚烈的女子,如果自己真的在这个时候悬崖勒马,宋嫣恐怕唯一能做的就是寻死了。

    “我一直都是处子。”感受到王胜热情的拥抱住自己的身体,宋嫣羞的只能闭上眼睛,任由王胜将自己压到了身子下面。搂着王胜,在王胜的耳边轻轻的说道:“要我!”

    oEeu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