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3章第两百八十三章 散息香

    第两百八十三章 散息香

    东方洄起身走到他怀恩身前,居高临下地盯着他,“以你的心思,应该早已猜到朕对你起了疑心,可是你为了救陈氏,仍然决定铤而走险,对母后每日取用的人参里下毒;怀恩,你可真是忠心!”最后一句话,他说得咬牙切齿,如果目光可以杀人,怀恩这会儿已不知死了多少遍。②⑤⑧鈡雯?

    怀恩面如死灰,颤声道:“你们果然知道了。”

    东方洄冷冷道:“你知道母后每日要饮用参汤,就趁夜潜入宁寿宫,以长针刺入人参顶端,然后灌入药粉,以此让母后产生被恶鬼缠身的幻觉,好让你安排的人入宫,一步步达将陈氏送出宫去。”说着,他拍一拍手,立刻有太医走了进来,行了一礼后,蹲下身探陈氏颈脉,过了半晌,他起身道:“启禀太后、陛下,陈太妃看似气息全无,脉博停止,但每隔十息,颈脉就会有微弱的跳动,由此可见她并未真正死去。”

    卫太后冷笑道:“让陈氏代哀家而死,然后光明正大地送出城去,嗯,这个计策倒是不错,可惜棋差一招。”

    怀恩勉力坐起身,道:“你既没服药,怎么知道那药会产生幻觉?”只要卫太后病症稍有一丝不对,他就会停止后续的计划,但卫太后表现出来的症状与药效完全吻合,令他误以为计划顺利。

    卫太后微微一笑,朝尹秋看了一眼,后者会意地退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带着一个蓬头散面的女子进来,后者看起来似乎不在正常,一边走一边神色慌乱地挥舞着双手,叫喊道:“不要过来,你们都不要过来!”

    怀恩认得那名女子,是卫太后身边的亲信宫女,难怪这些天一直没见到,原来是被卫太后当成了试药人,他长叹一声,“难怪太后可以装得惟妙惟肖,原来如此,太后这份狠心,老奴学了几十载,还是自愧不如。wˇwˇw.㈡㈤㈧zw.cōm”

    “你这隐忍的功夫,也是令哀家佩服不已。”卫太后淡然道:“当年你投靠哀家,总以为你是想在先帝百年之后寻一个靠山,不曾想竟是先帝故意安插的内应,今日若非哀家早有防备,皇帝这会儿已是伤在你手上。”

    “太后岂是今日才有防备的。”怀恩咬牙道:“你究竟做了什么手脚?”

    卫太后捧着白瓷盏碗,似笑非笑地道:“尊者也来过宁寿宫许多次了,不觉得今日这香气与往常有些不同吗?”

    怀恩脸色一变,仔细闻着一直索绕在鼻下的香气,果然与往常的檀香有所不同,只是差别太过微小,之前根本没有注意到,“你在香料里动了手脚?”

    尹秋笑道:“太后神机妙算,料到你不会束手就擒,所以将散息香混入檀香之中,此香对寻常人无碍,可若是懂武功的人闻了,就会内息尽散,武功全失。”

    怀恩知道这个香,江湖传闻甚多,但真正见过的人少之又少,不曾想竟被卫太后得到,且用在自己身上,嘲讽道:“太后为了对付我一人,还真是煞费苦心。”

    “你可是堂堂神机营尊者,哀家当然要费点心。”卫太后笑一笑,叹息道:“想你本是一个大好男儿,却因先帝一句话,净身入宫做了太监,从此子息无望,六亲无缘,哀家真是替你可惜。”

    “太后不是一向铁石心肠的吗,何时变得这样软了?”怀恩不理会卫太后微变的脸色,漠然道:“既是落在了你们手里,随你们怎么处置,只是别妄想从我嘴里问出什么;太后跟随先帝多年,当对神机营有所了解,慎刑司也好,刑部也罢,那些个刑罚在我等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哀家知道。”卫太后微笑道:“神机营的人悍不畏死,纵然伤痕遍身,也不会皱一下眉头,所以……”她伸出涂抹着艳红丹蔻的手,指向假死未醒的陈氏,“哀家打算用她的性命来威胁你。”

    怀恩眉头一拧,旋即已是舒展开来,淡然道:“不错,我是很想救陈太妃,但她还不足以重要到让我拿整个神机营来换,你们还是省省心吧。”

    东方洄一脚踹在他身上,喝斥道:“狗奴才,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他只要一想到这些年怀恩对自己的欺骗,就恨不得将他身上的肉一片片刮下来。

    东方洄这一脚极是用力,又正中怀恩胸骨,当即令他再次呕出一口血来,后者却连眉头也没皱一下,神色平静地道:“陛下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

    “你!”东方洄气得牙根痒痒,抬脚欲踢,被卫太后拦住,垂目半晌,她淡然道:“你真以为哀家拿你没办法?只要神机营尊者被抓的消息一传出去,你手下那群人,必会前赴后继赶来营救,同样可以一网打尽,只是到那时候,你也好,陈氏也罢,一个都不能活。”

    “难道我现在招供,就能够活吗?呸!”怀恩往地上啐了一口,厌恶地道:“连冬梅都懂得的道理,我岂会不懂;赶尽杀绝从来都是你们排除异己的办法。”

    “还有,你说神机营的人会赶来营救,那只能说你根本不懂得神机营的规矩,不论是谁被抓,除……非有十足把握,否则不得营救,所以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在说“除非”二字时,怀恩声音有极其细微的停顿,

    东方洄早就憋了一肚子气,这会儿再被他如此奚落,哪里忍得住,恨声道:“母后不必与他废话,就按您的意思去安排,朕就不相信‘尊者’的名字会引不来神机营的人。”

    卫太后凝神片刻,忽地笑了起来,“哀家懂了,不是除非有十足把握,而是除执掌神机营的人被抓以外。”

    怀恩骇然色变,他已经极力掩盖那个意思,竟然还是被卫太后发现了,这个女人实在利害,难怪先帝也不敢与她硬碰硬。

    “东方溯——他才是消灭神机营的关键,多谢尊者告之。”卫太后语气温慈感激,仿佛是真心道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