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六十六章 生于战争

    纪临几乎是奔进来的,进殿后顾不得请安,赶紧上前扣住东方溯手腕,仔细诊了一会儿后,眉头微展,舒了口气道:“还好还

    好,不是太严重,臣开几服药,陛下按时服用,静心休养,避免劳累、动怒,应该就能好转。”

    慕千雪心中一松,拭一拭泪,问道:“医十可有消息传来?”

    纪临一怔,不明白他怎么当起东方溯的面问起医十来了,这件事他们可是一直牢牢瞒着。

    见他迟迟不语,慕千雪知道顾虑,“陛下都已经知道了,说吧。”

    听到这句话,纪临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想不到瞒来瞒去,到底还是瞒不过。他定一定神,道:“前两天医十派人送回来一些

    珍贵药材,都是他在外面搜集采摘到的,对陛下病情颇有益处,但除根的药……暂时还没有找到。”

    慕千雪神情一黯,这个“暂时”已经用了一年又一年,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亦或者……永远不会有头。

    “知道了,你下去开方吧。”在纪临离去后,慕千雪接过张进递来的热毛巾替东方溯拭去残余的血渍,随即道:“纪太医刚才的话

    ,陛下都已经听到了,必须得静心休养养,不可劳累费神。”

    东方溯看一眼在烛台下结成倒挂珊瑚的烛泪,道:“你不想朕出征?”

    “不是臣妾不想,而是陛下的身子无法支撑。”慕千雪哀求道:“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您让臣妾,让大周怎么办?”

    东方溯沉声道:“朕明白你的担心,可朝廷的情况你是知道的,青黄不接,除了老九带去的那些,能用的将领已经没多少了。万

    一输了这一战,不知又要等多少年,甚至……以后都没这个机会。”

    齐国的水船,一直是东方溯的心头大患,而且根据前线传来的战报,那些水船不止可以藏匿水中,还装载了火炮,威力巨大。

    慕千雪仰头,目光坚韧而果敢,“朝中或许没有合适的将领,但陛下眼前有一个。”

    东方溯料到她会这么说,并不感到意外,“你已经为朕冒了太多次险,足够了,这一次,让朕自己去解决,亲手除去大统路上最

    后一个障碍。”说到这里,他眼中透出深深的期望,“朕希望在死之前,可以看到天下归一。”

    慕千雪不假思索地道:“臣妾答应您,一定会为陛下踏平临淄,双手奉上齐帝人头。”

    “朕知道你的能力,但……”东方溯扶着她的手起身走到朱红长窗前,外面冷风呼啸,吹得投在窗纸上的树影剧烈摇晃,苍白的

    手指触到窗棂,在片刻的犹豫后,用力往外推去,一瞬间,寒风灌了进来,如恶虎一样迅速吞噬着殿内的温度,烛火被吹得猛

    烈摇晃,忽明忽暗,随时都会熄灭,桌案上的纸更是被吹得到处都是,漫天飞舞。

    “陛下!”慕千雪惊呼一声,赶紧关紧窗子,阻隔了寒风的肆虐,从开窗到关窗,不过短短片刻,蜡烛已是被吹熄了好几枝,张

    进赶紧取出火折子掌灯,同时让宫人把掉了满地的纸捡起来。

    见东方溯没有大碍,慕千雪心中一松,嗔怪道:“陛下怎么一点不爱惜身子,这外头天寒地冻的,万一冻坏了怎么办?快去炭盆

    旁边坐着暖一暖身子。”

    东方溯笑一笑,在回到椅中坐下后,他道:“你知道朕幼时,第一件记得的事情是什么?”

    “是什么?”

    “是战争!”东方溯带着久远的回忆道:“四岁那年,有贼子趁着父皇外出狩猎,兴兵作乱,亏得神机营的人拼死守卫,禁宫及时

    赶到,方才化险为夷。朕记得那个时候,母后一直紧紧抱着朕,一直到今年,朕都记得那个怀抱……是世间最温暖的地方。”想

    到曾经的陈氏,东方溯忍不住叹了口气,“可惜啊,后来母后钻了牛角尖,又被小人利用,导致性情大变,做下许多错事。”

    “太后心里还是有陛下的,否则也不能迷途知返。”

    东方溯点点头,继续着刚才的问题,“后来,东凌犯境,我奉父皇之命出征,那一战算是给自己挣了一点地位;再后来就是去西

    楚救你,也是刀光血影,生死一线,之后就更不用说了,一次又一次征战,可以说大周今日的太平盛世,皆是以战争换来的。”

    “战争——是一种以戈止戈的手段,它意味着杀戳,但又能带来和平,让百姓从此安居乐业。”

    东方溯定定望着慕千雪,目光清明如水,“朕生于战争,长于战争,朕想在生命走到尽头之前,再征一次战,换来一个真正的太

    平盛世,而不是……这样在床榻上腐朽的死去!”

    慕千雪内心矛盾而挣扎,她懂东方溯,懂他内心的期待与热血;可同时,她又不希望东方溯去冒险,毕竟他的身子……

    到底……到底她该怎么决择?

    殿中寂寂无声,连风也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有炭盆里银炭偶尔爆出“哔剥”的一声轻响。

    不知过了多久,慕千雪终于有了决定,一字一字道:“臣妾明白陛下心意,臣妾不会再阻拦,但臣妾有一个要求。”

    “你说。”

    “臣妾要随陛下一起上战场。”这个话刚一出口,便被东方溯厉声拒绝,“不行!”

    “陛下可以出征,臣妾为什么不可以?”

    “朕说过,你要留在这里辅佐予怀,自从赈银失窃那件事后,予恒精神便一直不大好,总是丢三拉四,也不知怎么一回事。”东

    方溯叹了口气,又道:“再说了,一个人上战场冒险不够,非得再带上一个吗?”

    “既然陛下也知道冒险,就该明白臣妾的心意,再说有臣妾相随,胜算也大一些不是吗?”

    东方溯被她说得语塞,闷声道:“总之朕说不可以就不可以,没有商量的余地。”他说得急了,忍不住又低咳几声。

    慕千雪正在争辩,张进捧着刚刚煎好的药来到她身前,“娘娘,陛下该服药了。”说罢,他小声道:“出征一事,还有好些日子,

    娘娘慢慢再劝就是了,无需急于一时,万一再惹陛下动气,那可就不好了。”

    “也只能这样了。”慕千雪轻叹了口气,不再提这件事,服侍东方溯服下药后,便退出了承德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