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八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小元子思忖道:“奴才觉得殿下性子变得很冷漠,听到陛下龙体欠安,也没有一句询问的话,要换了以前,一定很担心。还有

    ,殿下先前看夏月的眼神,很陌生。”

    花蕊眼珠子骨碌碌一转,突然道:“我知道了,有人狸猫换太子!”

    小元子一怔,旋即哭笑不得地道:“你这脑袋瓜子在想些什么,还狸猫换太子。”

    花蕊不服气地道:“戏文上不是这么演的吗?再说以前古先生不就被人换过吗?”

    “太子禁足的那段日子,禁军与神机营日夜在东宫看守,我倒想问问,要怎么样才能把太子换出来?”

    “这……”花蕊被小元子问得答不上话来,不服气地道:“那你说说,殿下这是怎么回事。”

    小元子自是答不出来,见慕千雪面有忧色,安慰道:“殿下应该是有什么事情烦恼,等解决就好了,主子别太担心。”

    “也只能这样了。”慕千雪叹一叹气,对小元子道:“趁着这会儿天色还早,你去一趟张府,请张相入宫。”

    “是。”在小元子退下后,花蕊好奇地道:“主子您找张相做什么啊?”

    夏月轻斥道:“自然是有事,哪来这么多话。”

    花蕊也自知多嘴,吐一吐舌头不敢再问,慕千雪倒是没有生气,纤指抚过供在青花瓷瓶中的百合花瓣,眸光轻抬,望向高远明

    丽的天际,一群不知名的鸟雀正振翅飞过,“来而不往非礼也。”

    盛夏之后,便是秋季了,四季之中,唯独秋季是丰收之季,百姓欢喜,国库丰盈,最是让人高兴。

    可这个秋季,齐帝却是怎么都高兴不起来,先是北周在边境增兵,虽说暂时没有进攻,却犹如悬在头顶的一把利剑,令他压力

    倍增;紧接着当年在争储之中败给他的凌王拥兵造反,险些打到临淄。再然后是齐帝最喜欢的小儿子在外出打猎的时候,被几

    个歹人袭击,在一众护卫拼死保护下,捡回一条性命,但也受了惊吓,回来后大病一场。

    一连串的事情,令齐帝焦头烂额,但这还没完,一向平静的临淄城不时闹出刺客事件,被刺杀的都是朝廷重臣,短短一个月里

    ,就有两位大臣遇刺身亡,还有几个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一时之间人心惶惶,齐帝为了安抚人心,将一向只负责守卫皇宫的

    血骑士给调了过去,再辅以禁军日夜巡逻,这才算太平下来,但那些刺客还在,一旦他们松懈,刺杀事件就会继续。

    “陛下,王丞相来了。”太监独有的尖细声音在昏暗的大殿中响起。

    靠在龙椅中的齐帝缓缓双目,沉声道:“宣!”

    “遵旨。”在太监躬身退下后不久,一名四旬左右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在殿中间站定,拱手行礼,“参见陛下。”

    在示意他起身后,齐帝开门见山地问道:“造得怎么样了?”

    王丞相恭敬地道:“火枪和火炮都已经造好,也试过了,确实威力极大,至于水船,船体都已经造好,只差最关键的部分便可入

    水试验。”

    “他还不肯?”齐帝冷冷问着,面容在光线昏暗下无法看清。

    “是。臣问他讨要过许多次,他都以陛下还没将二十万大军交给他为借口推搪。”说着,王丞相拧眉道:“看这样子,不给他兵马

    ,他是绝不会交出图纸的。”

    齐帝沉默片刻,道:“朕交待你办的事呢?”

    “臣都依着陛下的吩咐去做了,但萧若傲既不亲近女色,也不饮酒,就连吃的东西,也都要银针才过之后才肯入口,实在是无从

    下手。”

    齐帝冷笑一声,“他倒是谨慎得很。”

    “这件事确实很麻烦,不然……”王丞相瞅了他一眼,试探道:“臣再想想别的办法。”

    齐帝眸光微动,凉声道:“你想用刑?”

    “陛下英明。”王丞相复行一礼,抬头道:“人总归是人,不是铁打的,只要皮肉之苦足够,不信他不说。”

    “水船是他东山复起唯一的指望,他是不会说的。”齐帝毫光犹豫地否决了他的主意。

    “可咱们也不能真给他二十万大军。”王丞相无奈地道:“一来拨出去这么多士兵,必然会严重损耗咱们大齐国力;二来萧若傲不

    是善与之辈,他的目标也绝不止北周一个。”

    “朕知道。”齐帝抚过光滑如璧的扶手,沉沉道:“所以朕才召你来商议,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王丞相一怔,正要问他后面这句话的意思,身后传来脚步声,回头看去,竟是血影,衣角随脚步而动,带起一阵淡淡的血腥气

    ,细细看去,银灰色的袍子溅了不少血迹,看来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连衣裳都没来得及换。

    血影走到王丞相身边,单膝跪地道:“启禀陛下,卑职刚才抓到一名杀害董大人的刺客,可惜被他伺机自尽,未能活捉。”

    “其他刺客呢?”

    “暂时还没消息,不过那人临死之前,有一句话让卑职转叙陛下。”

    齐帝盯着他道:“说了什么?”

    血影如实复述,“来而不往非礼也。”

    齐帝眼底掠过一道精光,喃喃道:“果然是她了。”

    王丞思忖着齐帝话里的那个“她”,忽地灵光掠过,一个名字脱口而出,“璇玑公主?”

    “不错,万三身份暴光,她知道是朕的人,所以寻思着来报复了。”齐帝起身走到一座青铜雕云纹祥鹤烛台前,烛台里的蜡烛因

    为燃得久的,烛芯焦黑蜷曲成一团,令烛光黯淡昏暗,不复之前的明亮。他取过搁在旁边的铜挑子,挑一挑烛芯,正好秋风从

    没有关严的门缝中吹进来,双管齐下,烛苗“忽”地被拉长,比原先更加明亮。

    王丞相恍然道:“臣明白了,难怪陛下说时间不多,是得赶紧完成水船,对付北周。”

    齐帝拍一拍手,凉声道:“错了。”

    王丞相一怔,任他怎么想都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只得道:“请陛下明示。”

    “就算咱们现在完成水船,也需一段时间来适应,不是立刻就能够动用的;万一北周先动兵,那咱们就被动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