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三章 送别

    

第七百七十三章 送别



    江越听着耳熟,连忙抬头看去,果见东方溯站在对面,连忙就想起身行礼,膝盖还没伸直,后者已是按住他的肩膀,“坐着吧。”

    江越忐忑不安地坐回椅中,小心翼翼地问道:”七爷怎么来了?”

    东方溯接过小二端来的酒,给江越和自己各倒了一杯,“没在客栈里见到你,猜着应该是来了这里。”

    江越目光一黯,低声道:“下官知道他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但还是……想陪陪他,毕竟以后都没这个机会了。”

    “我明白。”东方溯叹了口气,“难得你能够大义灭亲,给天下官员树立了一个好榜样。”

    江越苦笑道:“都是因为下官教导无方,他才会误入岐途,榜样二字,下官实在汗颜。”

    “我说过,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你虽为兄长,却不可能替他做每一个决定。”停顿片刻,东方溯忽地道:“我记得江叙的元配夫人给他生了两个儿子是吗?”

    江越豁然站了起来,起得太急,碰翻了酒盏,琥珀色的液体沿着桌子边缘滴落,他看也不看,焦灼地望着东方溯,“七爷开恩,祸不及无辜,还请您饶他们一命,弟妹是下官当年亲自挑选的,深明事理,下官她教出来的儿子一定不会差,再说那两个孩子都还小,什么也不懂。要是……要是您不放心,下官今日就送他们出城,远去边疆,从此不踏入金陵半步。”

    东方溯好笑地道:“我何时说过要杀他们?”

    听到这话,江越心头微松,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七爷的意思是……”

    东方溯重新给他满上酒,淡然道:“你把那两个孩子带回金陵去,好好教导,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不要让他们再走江叙的老路。”

    “多谢七爷恩典,下官……下官实在不知如何感谢七爷恩德。”江越激动地浑身发抖,恨不能跪下谢恩,从知道江叙犯事起,这两个孩子就一直是他的心病,既不希望他们一直背负着犯官之子的名声,又不知怎么向东方溯求情,如今终于是能放下这块大石了。

    东方溯知道他的心思,否则也不会主动说那句话,“行了,今儿个咱们好好喝一杯!”

    江越连连点头,举起酒盏恭敬地道:“下官敬七爷!”

    东方溯举杯饮下,随着几杯酒下肚,身子渐渐热了起来,君臣二人一边喝一边说话,倒也自在。

    “七爷。”满身风雪的林默突然走了进来。

    看到本该在客栈的林默出现在这里,东方溯眉心微微一蹙,“怎么了?”

    “金陵传来急报,太后急病,甚是凶险。”林默的回答简洁明了。

    东方溯握着酒盏的手微微一紧,“怎么会这样?”

    “暂时还不清楚,皇后娘娘还有几位太医都去了畅春园,情况……”林默低声道:“不太乐观。”

    在短暂的寂静后,东方溯道:“传令下去,明日一早起程回京。”虽然陈太后做了无数错事,可终归血浓于水,无法割舍。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江越留在扬州善后,东方溯带着慕千雪一行先回京,在出扬州的路上,恰好看到冯岚押过,曾经目空一切的她,这会儿蓬头垢面,狼狈不堪,犹如过街老鼠。

    冯家倒台,冯百万被斩首,她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余生都会和其他盐商的家人一样,在织造局的浣纱局度过。

    “叮叮”风吹动车铃,清脆悦耳,引得冯岚抬头观望,恰好看到坐在车中的东方溯与慕千雪,先是一怔,继而露出又恨又惧的神情。

    曾几何时,她高高在上的要求东方溯休妻迎娶,认为东方溯能够被她看上是几世修来的福气,结果她不仅没有嫁成,还为冯家招来抄家之祸。

    她痛恨东方溯的绝情,却又无可奈何,因为后者是一个她绝对惹不起的人。

    倾心也看到了冯岚,皱着小巧的琼鼻道:“大哥你瞧她的样子,怕是到现在还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呢。”

    予恒揉着她的头发道:“无论她知错与否,都会为以前的事付出代价。”

    予瑾撇一撇嘴道:“要我说,是父皇太仁慈了,像这种死不悔改的人,就该斩立决!”

    予恒笑弹着他的额头,“什么斩立决,就知道胡说!”

    “哪有!”予瑾不服气地道:“她是冯百万的女儿,她吃的喝的用的,哪一样不是从百姓身上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可不就应该以同罪论吗?而且看那冯岚的德行,平日里一定没少欺压下人。”

    “要按着你的说法,得杀多少人。”予恒替倾心紧一紧紫狐皮的披风,“冯岚固然有错,但错不至死,其他盐商的家人也是一样,所以父亲才放他们一条生路;再者,也可避免残暴嗜杀之名。”

    予瑾知道他说得在理,但心里还是不太痛快,嘟囔道:“但那样实在太便宜他们了。”

    “未必。”予恒淡淡道:“母亲说过,死不过是头点地的事情,可活着,就要在漫长的岁月里忍受种种痛苦和悲哀。所以有时候,活着才是最大的惩罚。”

    马车在途经秦淮河的时候,河面上传来清灵悠扬的琴声,令人忍不住驻足停留。

    慕千雪倾听片刻,露出诧异之色,脱口道:“《广陵散》。”

    东方溯满面惊讶地道:“此曲不是早就失传了吗?”

    “是,妾身也只早年机缘巧合之下听过一次,但那人怎么也不肯教妾身指法,一直引为憾事。妾身以为此生再无耳福,想不到竟会在扬州听到。”说着,慕千雪急忙掀帘下车,她迫不及待想见一见弹琴之人。

    琴音是从一艘画舫里面传出来的,河边已是站满了聆听琴音之人,河面上细雪纷飞,令这一切看起来如真又如幻。

    一曲《广陵散》令所有人如痴如醉,连画舫什么时候来到近前都不知道,直至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后许久,方才回过神来,目光炙热地盯着画舫,想知道究竟是谁人在弹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